待军归 发表于 2017-6-11 16:00:48

待军归之刺探军营

我和叶的故事,没有虚构的必要,只是想把一段感情记录下来,即便得不到,至少曾经我们也是有故事的人!
这篇属于《待军归》的后续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对叶的思念,恬不知耻的给他打电话说:“我想回部队看看,你有没有时间接待我?”
    叶说:“有!现在属于外训准备阶段,很忙,但是你来就行了!”
    这应该是战友之间很正常的对话了吧,但是我竟然听得有些莫名的感动,虽然我到死都忘不掉这王八蛋【叶如果听到我这么叫他,估计能把我吊在电风扇上抽一夏天的】前几个月结婚了!最可气的是,他结婚的时候竟然还给我发了请帖!卧槽,老子喜欢你你不知道我能理解,但是你让我去参加你的婚礼?我拿什么勇气去笑着祝福你新婚快乐?你知道我听到你说要结婚的时候,我的心都啪啪地碎成渣了吗?而现在你竟然把结婚请帖发到我手里,你让我怎么办?当然是腆着个大脸去啦!我突然发现爱上一个人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只要对方高兴,你折磨起自己来就是这么顺手,丝毫没有男儿当自强的痕迹,狠得有点令人发指!
    叶穿着部队的春秋常服举行的婚礼,至于新娘是谁,叫什么长什么样子,我全都忘了,我的心思从头到尾都没在她的身上,看着司仪在台上“调戏”叶他们两口子,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在心里小声的告诉自己:这个男人你永远得不到了!
    叶还是那个文武全才的叶,整场婚礼都是他自己设计的,丝毫找不到普通婚礼的影子,空间的跳度很大,时而战地厮杀,时而营房佳话,从头到尾我都感觉像是回到了部队,一大群战友嘻嘻哈哈肆无忌惮的在庆祝叶结婚一样,我甚至有种想冲上去一拳把司仪放倒在地的冲动,尼玛,老子的心流血呢,你他妈撒盐还撒上瘾了?
    结婚仪式完了以后,我追着叶的屁股喝了新郎新娘的喜酒就头也不回的跑了,把所有人都看愣了,转圈敬酒这是新郎新娘的活,结果我跑的比叶还勤!连叶都一头雾水的看着我!我只是怕,怕我看到叶喝醉的样子,我想我会条件发射的冲上去挡在叶的面前说:“这杯我替他喝!”更怕我会突然抱住叶不可遏制的哭起来,甭管哪一个都足以把我和叶置于两难的境地!这哪是虐心啊,这简直就是把心虐成渣的节奏啊!
    我发誓:叶结婚了,所以我要彻彻底底的忘记这个王八蛋!哪怕只是自欺欺人的把戏!再怎么说我也是叶带出来的兵,小三这个职业我做不了!把对叶的那份感情彻底忘掉,习惯一个人,或许看上去很孤单,但至少,心不会疼!
    可现在,叶刚结完婚不到两个月的现在,我竟然又没心没肺的给他打电话说我要回老部队,连我自己都分不清,叶到底是我失去的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但他现在结婚了,有些事我必须跟他说清楚,哪怕最后的结果让自己疼的死去活来,我也得咬牙笑着跟叶说幸福!
    五一假期刚过,错过了高峰期,我就跟老板说:“老哥,部队召唤我回去执行重要任务!特请假一周,您怎么看?”【我们老板和我是一个部队的,只不过他比我早当兵十多年,平时对我也很照顾,后来熟了就经常开玩笑】
    老板白我一眼说:“滚蛋,又他妈手痒想回去打枪放炮去了吧?”
    我嬉皮笑脸得说:“老哥英明,回头买点东西孝敬您!”
    老板直接让我马不停蹄的滚,我艹,感情我这是拍到马蹄子上了?临走的时候,老板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替他问老首长好!
    买了一张回部队驻地的车票就连夜往部队赶!等我到地方的时候刚好天黑了,天赐良机啊,我打电话给叶“调戏”他说:“班长,我到了,但是我好像迷路了,你能过来接我吗?”【我们部队驻地离火车站大约有三四十里地,开车很快的】
    叶有些疑惑的问我:“你的脑子跟你不是坐一趟车来的?找个地方先住下,明天你的脑子就进站了!”
    我有些歇斯底里的喊:“你就不能拿出对嫂子的万分之一来对我吗?”【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小两口感情怎么样,但新婚燕尔,应该也是如胶似漆吧,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很空很痛!】
    叶似乎也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激动,没有了以往那样严厉的口气,而是用有些生疏的温柔说:“一会儿还得夜训,你自己找个地方先住下,明天过来,听话!”
    我的眼泪差点下来,叶如果能一辈子这么哄着我,那我心甘情愿给他当一辈子的兵,刀山可上,油锅可下,出生入死又何妨?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拿着唯一的一件“行李”【一条腰带,出发前给叶买的,买其他的在部队都用不上,结果一狠心,半个月工资都进去了,现在拿着都肉疼,我对自己从来没这么大方过!】回了老部队!刚到老部队大门口的时候就被哨兵拦下了!
    哨兵【士官】一提枪问我:“同志,你找谁?”
    我一听哨兵【士官】这么问就烦,没好气的回他:“我找你叶大爷!”
另外一个哨兵【列兵】下意识的想去拉枪击!在军事管制区,哨兵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他们有权先斩后奏!
哨兵【士官】一提枪又问我:“那你是谁?”
    我瞪眼吼他:“我是叶他弟,也是你大爷!你是不是忘了你列兵的时候,我怎么抽你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当着你手底下兵的面,拉你一趟十公里?”
    哨兵【士官】立马服软:“别介啊班长,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一看见您来就知道肯定是找叶的,刚才我就让他们去找叶了,您稍等,立马来!”
    这个哨兵【士官】是我以前待过的一个兵,虽然很多年不见了,但是一眼就能认出来。部队上的兄弟就是这样,相知相识了一两年之后,感情比普通的朋友要深些,毕竟是一起训练一起挨骂过的兄弟,在这个战友只是一种称谓的和平年代里,依旧能够把战友当成过命之交的,或许也就只有我们一线应急部队和特战旅了吧,毕竟很多重大任务之后,能活着回来见到彼此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安慰了!
    叶没有来接我,而是派了个小列兵过来,我满心的不乐意全写在了脸上,瞪着那个小列兵问:“叶呢?”
    小列兵一看我瞪眼也有些发毛,敢在部队真枪实弹的哨兵面前跟战士瞪眼的绝不是什么善茬,所以这个小列兵有些紧张的说:“在卫生队,崴脚了!”
    没想到叶也有今天!我在心里觉得好笑,但同时也感到一丝悲凉:那个曾经文武全才,冲锋陷阵不受丁点伤的小赵云,那个曾经说过骨未折、气未断都不敢说自己负伤的叶,竟然会因为崴脚而住进了卫生队,那我现在去见叶,他会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人都到这儿了,我不可能不看一眼叶掉头就走吧,不好意思就不好意思吧,都“同居”【我和叶在一个班,住一个宿舍,自我安慰一下叫同居】快两年了,谁有多大能耐又不是不了解,所以我一推那个小列兵说:“带我去见他!”
小列兵估计是真吓毛了,拔腿就跑,我在后面紧紧地跟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这个小列兵有过节,满部队的追着他打一样!
轻轻的推开病房的门就看见叶坐在椅子上,军医正在给叶的脚踝涂药,我一看叶的脚踝,心狠狠地紧了一下,眼泪差点下来,这他妈哪是崴脚了,这不是骨折了吗?肿起老高,跟个桃似的,旁边站个小列兵,满脑袋的汗,应该是他刚刚把叶背过来的!叶已经二十五六岁了,奔三的人了,还在为了部队为了国家拼命,不是说好只是因为南海的事把他召回来的吗?现在南海那边不需要叶驻守了,为什么还不让他退役,而是派遣回了老部队?如果叶真有点什么意外,我怎么办?他的家人怎么办?
    叶抬头看了看我,脸上布满了汗水,眉头紧锁,硬挤出一丝惨笑,咬牙坚持着说:“你先回宿舍,我一会就回去……”
    我当时就急了:“回他妈什么宿舍?”然后对着那个军医敬了个军礼说:“首长,叶的脚……没事吧?”
    军医看看我,有些疑惑的问:“你是?”
    “报告,2014年八连退伍老兵!”
    “哦,没事,目前先消肿,他说疼的不厉害,应该没伤到骨头,只能先观察观察!”
    我对着那个小列兵说:“辛苦你了兄弟,你先回去吧,回去跟连长说我回来了,留在卫生队照顾叶!连队不需要出人照顾他了。”
    “班长,你叫什么?”
    “你就说我是叶的徒弟,连长知道我是谁,等叶的脚好了,我和他一起回去!”
    小列兵一看叶没反对就走了。叶可能也是脚疼的厉害,什么也没说,只是眉头紧锁的咬牙挺着,我坐在他的旁边,手紧紧的握着叶的手,叶也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抓的我很疼,但是我不敢出声,或许我也就只有这一次分担叶的痛苦的机会了!
    军医涂完了药就走了,整个房子里就剩下我和叶了,我微微有些幸福的问叶:“还疼吗?”
    “疼!”
    “那为什么不跟军医说?万一他妈骨折了,落下一辈子的残疾怎么办?”我直接毛了,从叶的手里抽出手来就想去找军医,好让他们赶紧把叶拉到医院去拍片确认是不是骨折了?
    叶紧紧的拉住我的手说:“别,别去,马上就要半年考核了,这个时候我不能走!”
我狠狠地想甩开叶的手,但是没成功,我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那如果你的脚骨折了,留下什么后遗症,我怎么办?”说完就扑到叶的怀里哭了起来!
    我趴在叶的身上哭了好长时间,叶都没有推开我,只是轻轻的拍打我的后背说:“行了行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动不动就哭,哪还有点军人的样子?”
    “我不管,你现在就去医院,你不能有事!”
    “等这药的效果下去了再说行吗?”
    “不行,现在就去!”
    “那你从我身上起来啊,你压着我怎么去?”
    我的脸立马就红了,赶紧从叶的身上起来说:“谁让你抱我抱得那么紧啦,我去叫医生!”
    “叫医生干啥?”
    “去医院啊!”
    “去什么医院,等药的效果下去了再说!”
    “……你耍赖!”
    “有意见啊?忍辱负重的日子过去了,也该轮到解放军耍流氓了吧!”
    “你这是脚不疼了吧,嘴又开始贫了,你就不怕连长听到这话收拾你?”
    “说的不对吗?咱们忍辱负重的日子也该结束了,小美都敢指挥着小菲来找茬了,还没到咱们耍流氓的时候?”
    “……等等,我现在退役了,军国大事就别说了,我现在最在乎的就是你的脚到底疼还是不疼?”
    “好多了,稍微还有点疼!”
    医生给叶涂完药已经很长时间了,但还是肿的很厉害,我赶紧泡了条毛巾在冷水里,拧干了放在叶的脚踝上说:“看你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大事了,那就在观察一下吧!”
    “这毛巾不会是军医的吧?”
    “我刚到部队我怎么知道?”
    “那你就敢用?”
    “不是你说的吗?到咱们耍流氓的时候了!”
……
我和医生一起把叶弄到病床上,医生又给叶检查了一遍,问叶疼的厉不厉害,叶打死了都说稍微有点疼,所以医生也就没太当回事,只是嘱咐我说:“隔一段时间就给他换一下冷敷的毛巾。”听医生的口气,这条毛巾绝对不是他的,那我就放心了,我刚才也是壮着胆子开玩笑的,我还真怕这医生回手抽我一屁股蹲!
叶一看医生走了,没心没肺的就睡了,昨天夜训忙了一夜,估计也是困得厉害,所以我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看着他,叶睡着的很快,没一会就睡着了,我看着安安静静睡觉的叶,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叶如果能一辈子这么安静的跟我在一起该有多好。我觉得自己的心里好酸,酸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受的感觉,我轻轻的把叶的手握在自己手里,小声的跟他说:“叶,你知道吗?我列兵那时候就喜欢上你了,不过可惜,那时候我年龄小,胆子也小,不敢跟你说,只能小心翼翼的喜欢你,你知道吗,咱们两个人单独做东西的时候,我每次困了,都会故意的挨着你坐,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摔倒,我希望每次醒来的时候都看到你能抱着我,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有好几次我醒的时候,看到我枕在你的腿上,我就会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虽然我知道,我在你心里和其他的小列兵一样,只是你带的兵,是你的兄弟。但是我还是很自私的想让你只对我一个人好,我知道你即便能接受我的身份,也不可能喜欢上我,所以我总是又很怕你会对我太好,我怕我会沉迷在你的温柔里,一辈子无法自拔,模模糊糊的喜欢了你那么久,你竟然选择了退役,我不是不想去送你,只是我怕看到你离开的样子,我怕我会追着车跑出去,我看不到你离开,可以骗自己说你只是外出或者借调了,很快就会回来,虽然我知道自己是在骗自己,但至少心里不会那么空那么痛!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的能力和名声都太大了,昭通地震你竟然千里驰援的去救灾,甚至上了解放军报的头条,南海争端你作为陆军竟然也被召回,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受吗?我觉得我的世界好像已经离不开你了,但是又能怎么样呢?你不是照样结婚了吗?如果你能一直这样安安静静的多好,我这样抓着你的手,你也不会把我推开,那我心甘情愿为你做任何事!”我一边说一边小声的哭,到最后都觉得自己像个把最心爱的玩具弄丢的孩子一样!
叶翻了个身,我赶紧把他的手撒开,然后就听到叶叫着“哎吆哎吆”的坐了起来,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压倒崴的那只脚了。
妈蛋,睡个觉也不让我省心!我在心里小声的抱怨。然后赶紧给他揉脚踝,叶咬着牙看我给他揉脚!过了会竟然憋不住的乐出声来,我一看他跟个大尾巴狼似的笑,就问他:“什么毛病?没事笑什么?”
“没毛病老铁!果然还是自己带出来兵用着顺手啊,不跟连里那帮傻列兵似的,我喊疼他们还问我是不是不舒服,艹,老子好端端的会喊疼吗?出门不带脑子的一帮傻小子!”
我忍不住笑:“你这兵真是越当越回去了,跟谁学的这些俏皮话,怎么还跟一帮子小列兵生上气了?你觉得我用着顺手,那你准备用我多久,一天还是一辈子?”我故意调戏叶!
“什么时候脚好了什么时候不用你!”
“我去!”
“你去哪儿?不是说好咱俩一块回去吗?”叶眨着他的那双大眼傻乎乎的看着我。
我委屈的眼泪差点下来,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生闷气,使劲憋着让自己不要哭出来!也不看叶,没见过这么傻得,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懂我的意思?你还要我怎样?难道非要我脱光了求你?
叶叹了口气说:“咋还生气了?你刚坐火车过来,我不是怕你累着吗?让你多休息会咋还不高兴了?”
我看着傻傻的叶,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扑倒叶的怀里就哭开了。叶你个混蛋,人家都是先给一颗糖再给一巴掌,你是先给一巴掌再给一颗糖,你什么时候能按套路出牌啊?你这颗糖别说给我一巴掌,你就算抽死我,我也能含笑九泉了!
叶想推开我,但是我死力抱住他,他的脚又疼,所以试着推了一次没推开就没有再推,只是叹了口气说:“你跟谁学的这个技能啊,有事没事的就喜欢往别人怀里扑?”
我一个人哭得正高兴,听到叶这么说,不要脸的劲头又上来了,又把叶抱紧了些,差点把他勒死!这一刻如果能停止一小时,我愿意用我剩下的一辈子去换!
叶可能让我抱的久了有些不舒服,但又推不开我,竟把手放在我的腋下挠我痒,果然是亲班长啊,这么多年不见,我的弱点还是记得一清二楚!我强忍着不肯松手,但是叶的手跟钢勾似的抓的我又痒又疼,我实在没憋住那口气,劲儿一泄,叶就从我的手里挣脱出来!我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那么久不见了,抱你一下怎么了?又不让你少肉!小心眼的样。”
叶换了一种让我有些心慌的眼神看着我说:“我发现你退役了以后,这人做得挺横啊!要不班长现在给你磕一个?”
我一看叶真有生气了,赶紧卖乖说:“我错了班长,你别生气,要不我给你唱个歌?”
“算了,你老实待着就行了!”
我去,老子好歹也是上过军营大舞台的人,师长钦点的部队好嗓子,咋给你唱个歌都不听?毫无掩饰的鄙视啊,扎心了老铁!
叶把脚伸到我面前说:“揉!”
我去,果然是亲班长啊,指挥起我来还是这么顺手,我嘴上虽然埋怨他的脚臭不想给他弄,但手已经不自觉的揉开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至少叶还是我当兵时认识的那个叶,那个文武全才、低调,为我着想的叶!
我跟叶整整扯了大半天的淡,换了一次又一次的毛巾,揉了千百遍之后,叶的脚终于消肿了,医生又检查了一遍,确定叶的脚只是崴伤没有骨折之后,我扶着叶出了卫生队的门,一瘸一拐的回连队!
我扶着叶刚回到他们班坐下,连长就进来了,叶想起来敬礼,我赶紧把他按住,敬了个军礼说:“连长好!叶的脚还没好。”
“没好?那给你们的假期就算了,安心在班里养病吧!”连长说完就想走!
我艹,连长你竟然“调戏”我和叶?我退役了以后,部队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那个平时老摆出一张臭脸的连长跑哪里去了?不过连长既然给了我和叶假期,不能不要啊,所以我赶紧把叶拉起来说:“其实叶的脚马上就要好了,连长给几天的假啊?”
连长白我一眼说:“滚蛋,你现在又不是我的兵了,我跟叶说话你别插嘴!”
我去,我这才刚刚退役几年啊,连长接着就跟我划清界限?我当兵的时候那么乖,又没惹你生气,至于吗?但我还是乖乖的说是!生怕这厮拉出一张臭脸来骂我一顿!
连长一看我满脸的不高兴就补了一句:“要不是因为你来,我能给叶假期?”
连长果然还是那个按套路出牌的连长,一巴掌抽脸上,接着就给块糖!而且逮谁喷谁的老毛病还在,这要是其他人这么说我,上去就是一巴掌,妈蛋,不服咱就干!这是我们连的连训啊,但这话是老部队老首长说的,我就得老老实实的听着,要得就是这个味!还是老部队老首长亲啊!
我已经准备好下午和叶跑出去玩了,叶站了起来说:“连长,半年军事考核马上到了……”
“你歇歇吧,你们班现在放在全军都是数一数二的了,给其他班留条活路行不行?刚好趁着这个机会,让你们班的兵也歇歇,一天到晚累得跟条狗似的,你就一点也不心疼?”
叶有些为难的点点头,我也不管那套,拉着叶就让他去换衣服,回头问连长:“连长,您看让其他班歇三天够吗?”
连长白我一眼说:“滚蛋,你咋不说三年?就今天和明天,明天晚饭前叶回来报到,你麻利的滚,马上外训了还有一大堆事等着呢,别给我添乱!”
叶换衣服的时候,我把腰带给他,叶有些惊讶的看着我问:“你知道送腰带的意义吗?”
我装傻,一脸纯真的说:“不知道啊,送腰带还有什么意义吗?”
“哦,不知道就好!”
“说说吧,什么意义啊?”
“没啥,当我没说,其实也没什么意义,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我暗笑,当兵的真傻,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等会,貌似前几年我也是当兵的……
换上便装的叶完全找不到了军人的影子,走路一摇三晃的像个痞子,说话口头语很重,警察见了都多盯他两眼,【这是叶对于一个军人是否合格的标准,最职业的军人,不是三军仪仗队的走路有板有眼,也不是兵痞那种无所畏惧的心态,而是两种人的完美结合,尤其是像叶这种半个侦察兵入伍,特种侦察兵退伍的军人来说更是如此,有血性懂牺牲而且能保护自己的军人才是合格的军人】再加上叶本来就是个逆生长的存在,我们两个走在一起,有时连我自己都会错误的觉得我是领着弟弟出来玩的,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啊,明明我比叶小好几岁的。
吃饭、看电影、打游戏、看书、喝咖啡……叶的业余生活还是很丰富的,至少不像一般的兵一样,有了假期出来以后就是吃顿饭,然后就傻乎乎的等着回单位报到了!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叶能够见多识广的原因,涉猎的多了自然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无论是军事还是生活!
玩了大半天,天黑的时候我们便早早地找地方住下,对于叶来说即便是五星级大酒店,和荒郊野岭和唯一的区别就是不用担心蛇虫鼠蚁和食肉动物的威胁!所以我们找了一家小宾馆住下,标准的两人间,我本来是想要个大床房的,但是年轻的女收银员一直盯着我们看,我没好意思!
到了房间以后,叶问我饿不饿?我说有点饿了,叶便带着我又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我特意要了一箱子酒,叶问我:“要酒干啥?”
“咱们俩这么长时间不见了,喝点酒加深一下感情啊!”其实我是为自己晚上耍流氓找个借口罢了!
“我结婚的时候咱们没见面,没喝酒?这才多久啊,又喝的哪门子酒?”
“我不管,你不陪我喝,我就自己喝,反正我酒量差,要是我喝死了,你记得把我埋了就行!”
“你这小孩,跟谁学的?怎么老说这种乱七八糟的话?”
叶最终还是陪着我喝了很多,我知道他的心里是有我的,虽然只是拿着我当兄弟看,我也曾经发过誓,绝对不能破坏叶的生活,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又有谁能说得清对与错呢?我倒宁愿叶从一开始就是个让我讨厌到死的人,至少我不会为了他那么牵肠挂肚的疯狂!
忘了自己吐过几次,只知道我们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叶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他这人喝酒就这样,从来没见他吐过,不像我这种人,喝到一半,找个地方吐完了就能接着大战三百合!
我把叶放到床上,问他喝不喝水,叶只是摇头,我帮他把被子盖上准备洗澡睡觉的时候,叶突然坐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以为他喝多了“诈酒”呢!【我们那时候管这种喝多了跟诈尸似的行为叫诈酒】就问他:“怎么了?不舒服吗?想要什么我给你拿!”
叶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我说:“洗澡。”
我艹,叶,你这是在暗示我,给我机会吗?这个世界好神奇啊!秒懂的我迅速把叶的衣服脱光了,扶着他进了卫生间,然后回过头来脱自己的衣服,叶原来是喜欢我的,非要借着酒醉说出来?早知道那两年就天天给他酒喝了!也不至于白白让我等了他这么多年,我这些年所有的苦终于有回报了,我死也值了!
我正一个人高高兴兴的脱衣服呢,紧接着就听到身后一声锁门的声音,而后是花洒喷水的声音……我的心瞬间从九天之上狠狠地砸到了最深的海底,那种心理上的落差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出来的,我委屈的泪水开始落下来,叶,你的身上有两种武器,一样是你深郁的锁骨,一样是你细长的手指,前者预示了你宿命般的劫数,后者则可以让你不动声色的摆渡年华,而这两样,你都给了部队,给了这个国家和你的家人,甚至连个背影都没有留给我,我对于你来说只是彼岸的风景,灿烂之前不相逢,盛开之后是匿迹!我倒希望从一开始就不认识你,至少我不会如此牵肠挂肚的为你疯狂!
我一个人蹲在卫生间门口小声的哭,为了这些年受苦的自己,也为了自己永远没有结果的爱情!
叶洗完了开门看到我在哭,就问我怎么了?
我没有抬头看他,只是说没事就不再哭了。叶裹着条毛巾就去睡了,我则是安安静静的脱衣服洗澡,叶,或许我的眼泪会为你而流干,但是我不后悔爱过你,至少你让我知道了爱一个人的滋味,从开始到现在,断断续续的有四五年了,我的要求一天比一天的简单,而现在,我已经不再奢求你是我的了,只要还能看到你,听到你的声音就够了!如果你能满足我一个愿望的话,我只希望不管到什么时候,你还能让我再看到你,哪怕只有一眼,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等我洗完澡的时候,叶已经睡下了,两只手和半个胸膛露在被子外面,我倒了杯水放在他的床头,顺手把被子往上给他盖了盖,叶的嘴动了动,像是再说些什么,我赶紧俯下身去想听听他在说什么,不过可惜什么也没听到,我想叶可能是喝多了想要水喝,就问他要不要喝水?
叶没有回我,只是嘴一张一合的呼气,我想他应该是渴了,就把他扶起来,坐在他的身后撑住他,把水杯送到他的嘴边,叶有意无意的喝了几口就不再喝了,我便把水杯放下,但是我和叶都是刚刚洗完澡,两个人除了内裤什么都没穿,刚才叶的身体和我的身体靠在一块的时候,我全身都跟电击了似的,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熟睡的叶,我借助酒劲一咬牙就爬到了叶的被窝里,心里还在想:反正都喝多了,明天早晨起来,就算咱俩都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我也可以说是你叶强行把我抱到床上扒光的,也该轮到我耍流氓的时候了,要不我今天晚上非要你喝酒干啥!
我紧紧地搂着叶,手在他的身上游走,大着胆子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整个过程,我都跟做贼似的紧张,生怕这厮突然醒过来抽我一屁股蹲,但是叶真的喝多了,我又亲了一下他的嘴,还是没反应,我的胆子瞬间大了起来,把被子往下推了推,俯下身去亲叶的胸膛,叶可能是因为身体上的条件反射做出了反应,皱眉闷哼了一声,把我吓得一动不敢动,只能等叶睡熟了以后,抱着他把该摸的地方都轻轻的摸了一遍,该亲的地方都轻轻的亲了一遍,我的JJ涨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在叶的身上小心翼翼的摩擦,那种感觉太难受了,最后把心一横,直接把被子推下去,把叶的JJ含在嘴里,心里也打定了主意:叶就算真跟我撕破脸,我也得让他知道我的心意!
叶的JJ在我的嘴里反应不是很大,但是因为我的动作太大把他给弄醒了,刚一睁开眼就看到我把他的JJ含在嘴里,瞬间懵了!而这个时候叶的JJ也瞬间变大,差点把我的嘴撑爆,我没管叶怎么想,就着他JJ变大有反应的机会,赶紧上下的套弄着,希望他能感受到这种快感,心甘情愿的跟我进行下一步“交流”。
叶的反应从酒醉的昏昏沉沉中转醒了过来,再加上身体生理上的快感,让叶瞬间无比清醒,叶的脸红的能把关公气死,有些呆滞的看着,我则是更加卖力的“服务”,希望他能默认我的行为,但是我想得太好了,叶用手把我的头抬起来,很严肃的看着我,看得我的心都快要窒息了,我生怕他会对我很失望,从今以后再也不会理我!我的心里空空的看着叶,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又转还是不敢轻易的掉下来,嘴唇微微的有些发颤,我不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叶才会原谅我!
“班长我已经结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叶首先打破了这个僵局!声音很平和,没有听出生气的意思!
“对不起班长,可是我......”
“我知道,我从特战旅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原来班长你早就知道了?”
“我一个半个侦察兵入伍,特种侦察兵结束借调的上等兵,如果那时候连我身边的人是什么样的人都察觉不到,那我还有脸跟别人说我是侦察专业的吗?”
“既然你知道我喜欢你,那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道不同,不相与谋!”
“那现在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你,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哪怕你只是逢场作戏也好,我不介意的,真的,我求你了!我求你要了我吧,就当做是喝多了无意识做的,求你了,我只要这一次,可以吗?”
叶摸摸我的头,浅浅的笑了一下,然后又摇摇头说:“我反对也不会歧视,但是咱们只能是战友关系,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的未来会怎样,但是我祝福你,总会找到一个你喜欢的人,今天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终有一人,会陪你骑马,喝酒,走四方!”
“你不能成为那个陪着我走下去的人?”
“如果你想我们连战友都做不成的话!”叶很严肃的看着我说。
我不顾一切的扑到叶的怀里哭,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丢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样,撕心裂肺的哭,我知道我能拥有的,或许就只有这个即将离我远去的胸膛了!
“睡吧!明天你就回去,我也得早早的回去准备外训了。”叶把我抱在怀里,小声地说!
我紧紧地抱着叶,眼泪全部都流到了他的胸前,我知道我这辈子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这么抱着叶了,他的心,他的人,已经永远没有我拥有的资格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回去了,我则是慢慢的穿衣服,因为我知道等我穿好衣服的时候,就是我们说再见的时候了。叶看着慢慢穿衣服的我,浅浅的笑,我突然发现,即便是自己爱的人跟自己撕破脸,我依旧没有狠下心跟叶反目成仇的勇气!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等我收拾完了,叶在我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说:“乖乖的回去上班,没事的话就不要来了,现在训练抓得很紧,都很忙,你也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记住,不管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班长永远站在你身后!”
我紧紧的抱住叶说:“谢谢,谢谢班长,我走了!”我的眼泪没有流出来,因为我知道我的泪已经流干了,在昨天叶抱着我入睡的时候,我的眼泪已经全部留在了我爱的人的胸前,这辈子恐怕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让我这么心甘情愿的为他流泪了!
再见了老部队!
再见了叶!
再见了我永远得不到的爱情!





sobboy 发表于 2017-6-20 07:46:42

写得太好了

待军归 发表于 2017-6-20 20:36:16

sobboy 发表于 2017-6-20 07:46
写得太好了

谢谢,只是一种纪念罢了

eleon45 发表于 2018-8-2 20:30:53

看的我真的想哭,为什么我们都这么苦

yhlx 发表于 2018-10-13 03:48:18

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爱

lizhentao 发表于 2019-11-21 06:36:12

真情实感,

少年扎西2 发表于 2021-12-21 16:04:45

谢谢分享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待军归之刺探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