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gsw 发表于 2017-7-16 10:41:50

《红楼梦》中贾宝玉的同志情结

                            《红楼梦》中贾宝玉的同志情结
    《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终日生活在“女儿国”中,是个典型的女权主义者。他曾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然而这一逻辑并非事事皆准。一旦遇见标致的帅哥,他的宣言就扔到“爪哇国”去了。原来在爱恋异性的同时,他还有着浓浓的同志情结。
    我们所能在书中看到的与宝二爷交好的男性就有四位。秦钟、蒋玉函、柳湘莲、北静王。
    秦钟本是宝玉侄媳的弟弟,书中交待:“比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更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些女儿之态,”“那宝玉一见秦钟,心中便如有所失,痴了半日,自己心中又起了个呆想,乃自思道:‘天下竟有这等的人物!如今看了,我竟成了泥狗癞猪了......早得和他交往,也不枉生了一世.’”于是二人合计,请示贾母,让秦钟到贾府家学来读书。宝玉又向秦钟悄说:“咱们两个人,一样的年纪,况又同窗,以后不必论叔侄,只论弟兄朋友就是了”。自此二人行止坐卧,形影不离。在为秦可卿发丧时二人住在馒头庵,秦钟和小尼姑偷情被宝玉擒拿。秦钟向宝玉求饶。笑着说:“好哥哥,你只别嚷,你要怎么着都使的。”宝玉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儿睡下咱们再慢慢儿的算账。”狡狯的曹老先生却在书中卖个关子:“却不知宝玉和秦钟如何算账,未见真切,此系疑案,不敢创纂。”而批注者却点明:是不写之写也。
    蒋玉函是唱小旦的。和宝玉交往甚密。二人曾交换过汗巾。而汗巾则是用来在里面系裤子的。后来蒋玉函从忠顺王府逃跑,王府单单派人到贾府找宝玉来询问行踪。可见二人关系非一般,是又一个“不写而写”。
    侠骨柔肠的柳湘莲是有名的“冷郎君”,却独与宝玉交好。在赖大家吃酒之时,宝玉一见到柳湘莲便拉其到书房询问“这几日可到秦钟的坟上去了?”可见他们原来关系的密切。当二人又一次相见时,作者用了“如鱼得水”四字。缱绻之情,溢于言表。
    此外,贾宝玉素来恶于与官宦交往。却对北静王独独垂青。盖因北王“才貌俱全,风流跌宕”“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故“每思相会”。
    由此可见贾宝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双性恋者。他对美男的爱慕和薛蟠、贾琏、邢大舅等单求性发泄的同性性行为有本质的区别。他有爱的投入、有情的投入、当然也有性的投入。所以太虚幻境中唱他是“情种”。情榜上定他为“情情”。


ran05011325 发表于 2018-8-30 11:50:05

这个倒是,本来明清时期士大夫中就南风盛行。不为奇怪。

laomona 发表于 2021-11-20 13:35:54

写的好,支持。

makehuang 发表于 2022-3-15 22:29:24

曹老夫子写得引而不发,跃如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红楼梦》中贾宝玉的同志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