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35:10

去泰国香吃,浪玩

我对泰国比较熟悉,吃的和玩的,都能更新到当下,是资深大叔一枚。想找能聊到一起,整天乐不可支的同伴。现在发一个十多年前的文,经典,吸引人。其中许多都认同。
风流泰国(第二部2008版)
  
  
  2002年写了《风流泰国》,我只在广同发过一次。后来在chinagay中当了几天版主,也发过凑数。这些现在都找不到了。但许多喜欢的朋友在多个地方转登,现在网上还能查到。
  http://www.miboys.com/html/26/n-226.html
  http://www.xici.net/b131382/d18608526.htm
  里面许多人物给人印象深刻。什么能劈叉做爱的某人,什么毒鼠强等等,许多人都非常喜欢里面的艾克,非要他的联系方式。那个人物其实也是我的理想,当时忘了标明那是个记实体的小说。其中的人物虽然都有原型,但虚构成份多。包括艾克更是。这么好的人,现实中很难找到。但其中写的地点都是真的,我一般都会用英文标出,方便大家去玩。许多人看了《风流泰国》之后,写信和我联系,其中有的还相约一起去了泰国。那以后又去了7、8次,他们都鼓励我接着写,我就以08年春节这一次为蓝本,再写给大家看看。要声明的是,其中人物多是虚构,不要再问我谁是谁呀。
  我现在只是写了一部分,大家可以提意见,希望再看到什么地方或什么人。
  一、机场
  
  我提前2个月买了斯里兰卡航空的票。斯航是我坐过去泰国最好的航班,国航原是777,后来不知怎么换成757,埃航就象廉价航空公司,什么都简单,而且那么多的中东人,很烦。泰航好一些,服务也应该是最好的,但从硬件和食物看,斯航都是最好的。斯航也是这几家中最便宜的。春节的票也只要3000多元搞定了往返。但要提前,后来他们买的票都是5000多元。
那天下午快两点我到了机场的柜台,离起飞时间不到1小时,按理应该停办手续了,斯航是一个圆脸的北京小姐,说现在暂时办不了,说没有座位了。我知道外国航空公司一般都卖超一部分,而下一个航班是两天后,我心里顿时一惊。我欲施展魅力,向圆脸小姐飞一个媚眼,小姐说不是没座位,要等一等。但我心里还是不踏实。这时候又有两人来换票,听说没票,有点急,和小姐快吵起来。突然来了另外一个斯航的负责人,他说还有两个座位,我是先来的,把票往圆脸小姐手里塞,小姐把我的票往边上放,先办他们两个人的。我知道她对那两人没有好感,肯定对我有其它办法。心里虽然不踏实,还是耐下心来等吧。果然,办完那两个人,圆脸小姐笑着对我说,只有给你免费升头等舱了。我高兴坏了,她正给我办手续的时候,走来一个穿米黄夹克戴墨镜的很精神的小伙。走到我边上的柜台,说是头等航,要换票。另一个小姐马上给他开始换。我突然发现,他就是那个著名演员,根据我后来认识他以后的叫法,我这里就叫他艾龙吧。我一直特别喜欢他,而且传闻他也是。我这时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他身上,他这时也看到我,我马上向他笑,他回我一个客气的笑。小姐给他换好票,另拿了一张头等航休息室的卡,告诉他斯航的休息室怎么走。这时候圆脸小姐也给我换好了,但没有休息室的卡,我马上说,能不能给我一个休息室的卡,小姐为难了,说规定是不可以的,我立即再施魅力,并且拿出我准备送泰国小孩的奥远福娃的小坠给她,我说我公司非要我发mail,如果你不给我卡,我也会花钱买移动的休息室。圆脸小姐真给面,给我办了一个。
我尾随米黄色的艾龙,一同进了休息室。休息室很大,人也很多,他找了一个非常偏的地方坐下,我明显不可能坐在他附近了。这时有一家三口,小女孩可能上初中的样子,认出了艾龙,找他签字,小女孩的妈不知说了什么,艾龙很高兴,还问小女孩叫什么,好象是专门为她写了几句。休息室里有个水果台,我随便吃了点什么,就到了登机时间,在检票处,我又遇见了给我换登机牌的圆脸小姐,要不是她先冲我笑,我还忘了刚才给我创造机会的,就是她。
  飞机上的服务人员都是斯里兰卡人,其中只有一人会说中文。斯里兰卡的话我会说一句“阿伊博万”, 是“你好”的意思。我在头等舱的最后一排,我上去的时候,最后一排走道两边四个座位都没人,后来上了一个很肥的老头,坐在走道另一边。我以为我会和艾龙挨着,但看到他的米黄夹克飘上来后,却和那个特别肥的老头坐一起,可能是他比我先换的票,而我是一个人坐,边上是空位。我很失望。斯航服务还好,还给你铺块桌布,几道菜分着上,提供各种酒,我要的香滨,我看到艾龙要了百利甜,他还喜欢这么腻的口味。吃完东西,正当我看座位上的小电视的时候,有个人拍了我一下,一看是艾龙,一张非常魅力的笑脸,我很惊,他说肥老头开始打鼾,想坐我边上。我乐不得,他把他脱下的鞋拿过来,把座椅的脚橙打开,打开台灯,准备看报纸。我拚命找话题和他聊天。问他怎么不玩游戏,他说只玩wii,我一下来了劲,给他介绍很多wii的技巧。马上我们有了很多话题。他问我是做什么的,听到公司名称后,感到他立即放松下来,他对我们公司也熟,还问了许多公司里的情况。这时候服务员送来入境卡,他没带笔,我帮他填,他是77年生的,那么大了,还以为他岁数很小。但细算起来,他10几年前出道,也应该是这个岁数了。他住在盼提钢(pantip count),那是个公寓式的酒店,离著名的巴比伦桑拿非常近,挨着同志酒店马来西亚饭店,陈冠希的爸爸曾住在那里被人曝光。看到这个酒店,艾龙的身份更确认无疑。我说我的酒店离你非常近,我们可以打一辆车,他说你那么熟,看了名字就知道在哪里?我没说我是曼谷通,都来了快20次了。他说有人接他。不能和他同路我有点失落。这时候,我大着胆子故意和他说,你住的地方离巴比伦桑拿很近,他非常怪地看着我,也许是我说了我公司的身份,也许是看我也坐头等舱,他特别放松,他拿出他们娱乐界那种腔调说了一句很捏的话,“是嘛,姐姐”。我特别不自然,我还真不习惯圈内人都姐姐长姐姐短的,平常有人这么说,我从不搭茬,但今天他那么放松地确认了我们的关系,我很激动,不由得笑出来。他接着说的话,我很吃惊,他说从来没去过,他说那个谁谁去了,被认出来,他觉得很不好。我说我带你去一个不那么国际化的,都是泰国人,而且很有特色,别的桑拿都是围着围巾,那个桑拿有裸体日,裸体日的时候人非常多,身材不好的一般都不敢去,而且第二天就是裸体日,他说好呀,我就乐意身材好。我开始我最擅长的话题,大规模介绍曼谷情况,其中在我想去的地方,描述的时候给他重点加了油和醋,他听了很兴奋,非要跟我去。聊着几个话题,不知不觉就落地了,他意犹未尽,请我和他一同坐车,我非常高兴。
  素旺那普机场(Suvarnabhumi Airport)是新机场,很现代化,但没有出国的感觉。中国现在发展太快,许多新建筑都很现代,所以到了国外,反而是那些旧的东西充满异国情调,我就更喜欢曼谷原来的朗曼机场(Don Muang Airport),虽然候机楼很矮,但一下来,空气里那种潮湿的香料味道,就让人很亲切。
  来接他的是一个30多岁的台湾人,叫瑞莱,据说在曼谷生活了10年。在车上,我无意碰到艾龙的腿,他却莫名地和我笑,象是纵容我。我更大胆地放到他腿上,非常好的肌肉,明星的感觉真的不一样。我居然能摸到艾龙。但我实在不敢往深处摸,我怕我的手抖的太厉害出丑。
我们先到了我住的品尼高(pinnacle)酒店,艾龙下了车看了一眼,说很有情调。艾龙真有大明星的气质,他下车的时候,那个偏C的门童盯着他看。他接着上车去了300米外他住的酒店。我们约好第二天下午一起去那个“地狱桑拿”(39 Underground Sauna)。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37:48

二、香焦店
  
  斯航的时间很好,到曼谷6点多钟。对于同志来说,主要活动时间是晚上,多了一个晚上就等于多了一天,而国航到曼谷要夜里12点,出来就1点多了,等于少了一天。除非是周五和周六,可以去迪厅,其它的时间就哪里都不好去了。
  我看着艾龙离开,收拾一下心情,入住酒店,就想着下一个去处。上次去的那家按摩店,里面的一个小孩我一直惦记,今天就找他了。那个店就是香焦(Banana Men’s Fitness Club)。那个小孩绝对是精品。
  香焦店位于素昆逸路11巷内(Sukhumvit Soi 11),从轻轨(BTS)坐车到娜那站(nana)下来,沿素昆逸路向南,很近就找到11巷,你不用管是在素昆逸路东还是西,因为马路对面就是双数的巷,绝不会找错。我是做地铁到素昆逸站(sukhumvit),从这里应该再坐一站轻轨,但我走过去也就不到10分钟。从11巷向里,经过大使饭店,再经过著名的床吧(the bed)。那是一个mix的酒吧,国外许多著名的酒吧,会拿出一天来给同志们。纽约的下城那个大型的迪厅就是这样。在这个床吧(the bed)每周日为同志日,它是有床有餐的。过了床吧,就到了丁字路口,从这个路口向右拐,再沿着路的形状拐一个S弯,第一个路口向左拐,里面50米,就是很著名的阿伯力(Albury Men’s Club ,71/1 Sukhumvit Soi 11),我在上一部《风流泰国》里说到的毒鼠强和小赛就经常争论,一个说是阿伯力是世界最好,一个说是英雄是男人的顶极。从刚才说的丁字口向左拐到头,再右拐,如果向前走到头就是英雄店(Hero 65 Sukhumvit Soi 11Phone: (02) 251 – 1033)而不用走那么远,只走30米,在马路的左手,有一个很小的门脸就是香焦(Banana Men’s Fitness Club 41/9 Sukhumvit Soi 11Phone: (0) 2651 – 0002)。
香焦店是新加坡人开的,这儿的妈妈桑也是一个新加坡人,他可以用普通话和你介绍情况。其实英雄店和阿伯力店都有不错的男孩,是比较壮一点、露出上半身让你选的那种。但他们店里没有人会给你介绍情况,有时候找错了人,他虽然看着很漂亮,但纯粹应付你。我愿意和新加坡的那个领班聊天,他会很负责地给你推荐,有时他推荐的人我真看不上,只因为他推荐,我还是点了,做过以后会觉得非常好。这个店里的人,都会穿一件白背心,是属于清秀的那种,客人也以亚洲人居多。
  我一开门,风玲声就把新加坡领班召了来,他看到我就笑了,过年好。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拜年的声音,还是很亲切。我首先就问那个精品小孩,他说现在他要预订,因为太火爆。啊,成头牌了,去年他还曾被人包回到北京一年,我去他店时,他刚从北京回来,他说出大望路,我大吃一惊,泰国小孩居然知道大望路,因为他住在蓝堡里面。
  这时从楼上下来两个40多岁的女人,胖胖老老,很是妖艳的那种,有点象人妖,但和泰国的人妖不是一个范儿。我问新加坡领班,你们还有女客人。他说我们不接女客,这是韩国人妖。韩国还有人妖,很是奇怪。新加坡人给我介绍每一个男孩情况,一个黑黑的大嘴唇的泰国小孩给我倒了一杯水。新加坡人介绍说这个孩子好,叫小小(nid)。我说怎么好,他不再说,只说你肯定喜欢。他这么肯定的语气还是少有,我就叫他了。
  小小陪我上了楼,他带我到了露天的冲凉处,从洗澡开始,他就挑逗我,弄得我心里很痒。上到房间,一面大镜子照着他在我身上做的一切。他是两只手做不同的动作,让你感到非常刺激,而且有时候会用到嘴和头,这个时候,你就觉得身体被不知什么地方来的力量调理,他一边做还一边和你聊。居然有这样的尤物。当然他非常累,但他还能调动你的情绪,真是按摩多年,没有再好的一次的。当然,他的时间比别人要短,也非常超值。他很会掌握节奏,总是把你弄得不软不硬,当把你弄得硬到极致的时候,他按摩结束了,不由你不插入。面对一个浑身微汗,肌肉清晰的后背,当你以硬抵软的时候,心里觉得,天堂当如此吧。
有时候,遇到最好的时候,要及时珍惜。第三天我还是想着他,再找他的时候,他正在工作,新加坡人说你如果等他完了,他会很累的。我就找了别人,而最后一天再去,他出台了。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38:32

三、品尼高
  
  品尼高酒店在拉马四路(rama4)的一个拐角,坐地铁在龙皮尼(lumpinee)站下车,从西南口出来,沿拉马四路向南200米,口里30米就是了。它是个泰国的连锁酒店,在中国昆明也有店。它并不是专门做同志生意的,但是它所处的位置太靠近著名的马来西亚饭店了,马来西亚总是客满,所以总有客人跑到这里,一开始它大概是不自觉地接待很多同志客人,后来它绝对是拉开架势要做同志生意,比如它里面有很多的同志服务生,比如它在15楼的以艳男为主的SPA(但是很贵,不是特别推荐)等等。而大部分人都是通过吉米(jimmy,联系方式:jimmyfirst@hotmail.com)订的房间。许多著名的网站都在介绍吉米。它的价位从200多到300多人民币,房间大小没区别,就是屋里多了一点这个东西,那个东西,楼层高一些而已。
  晚上回到这个酒店,还不算太晚,坐在大堂看风景。先是坐在露天的坐位上,一会就被蚊子咬进了屋。屋里看得更真切,一对亚洲小伙过来,亚洲人还是比较拘谨,俩人中间那个年龄大的有30左右,看到我在看他,不好意思地加快走过去。那个年轻的胆子大一些,对视了三秒,有点不舍地跟着伴上楼了。接下来是一个洋人老头,头发都白了,带着一个穿着非常紧身的泰国黑孩,那个黑孩肯定是刚认识,跟在后面,不说话。五分钟的时间看到了三对,现在是夜里11点,正是往回带人的时间。我只注意从大门口进来的,没注意到身后过来一个人。他非常高,不象泰国人的身高,肤色黑,这很象泰国人,脸的轮廓非常象谢霆锋。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冲我笑了,大概我关注地看别人的神态被他看见了。我先是一愣,然后就盯着他看,这种时候要比意志,不能让他占上风。他由友好的笑,转向很媚的笑,非常好看。我的眼神应该是属于不能多看的,一般人都会回避,但他还一直看我,见过大方的,没见过这么大方的。他应该是刚从楼上下来,出台准备回家,我成为他回家路上的第一份消遣。
这个黑谢霆峰直接走过来,坐在我身边,开始了勾人的套路,你是哪国的,你象一个歌星什么的。我听多了这种话,知道全是假的,但还是很受用。我们互留了电话,他就走了。他一出门我就后悔,应该把他留下,虽然我已经很累,但是他的笑,我大概晚上会惦记。
  而真正躺到床上,眼前浮现的全都是艾龙,他在琼瑶电视剧里的英俊形象,一直是我SY的对象。而今天傍晚在汽车里,我的手是真切地摸到他了?从换登机牌到最后的分开,一幕幕就象放电影一样。伴着他,入睡了。
  醒来还不到8点。太多的刺激让人不能多睡。这么早起来可不行,晚上该没有劲儿了。强迫自己再睡,但确实睡不着了。妆毕,下楼早餐。一个人晃进了硕大的餐厅,里面人不是很多,好象能吸引人的更少。正想着自己一个人吃真没意思,发现了一个亚洲人,或者几乎肯定是中国人。我对中国人的感觉很准,不仅局限在那些土土的公费旅行的胖乎乎的中年人,那些人,只要是中国人肯定都能把他们认出来。我现在分辨力大大加强,不管你多么国际化,不管你打扮多入流,只要是亚洲人,我也能分出谁是中国人,谁是韩国人和日本人。过去能够清楚地区分大陆人和港台的,但是这几年由于大陆人越来越时尚,我不太能区别大陆和港台的了,当然他们一说话,还是能分清楚。
  这个中国人穿着绿色的T恤,坐在窗边,窗外是一个假山瀑布。他也看到我,我不慌不忙,去拿了点玉米,配些千岛汁,再拿两片培根,烤一片粗面包,拿着盘子走到他边上的一个桌,放下盘子,他看我离他很近,显得有点躁动,我转身去取煎鸡蛋卷。正在鸡蛋摊位上排队,有一个人走过来用中文问我:你是中国的?我看到一张干净的笑脸。我回答说:是啊,北京的,你呢?深圳的。我们俩人很自然地坐到一桌边吃边聊了起来。聊得兴起,忘了旁边的绿T恤。我没和他搭碴,他应该是很失望。所以当我去取水果的时候,他跟过来也主动和我说话:你们也是中国的?我这才想起他一直坐在边上,忙迎合说:是啊,你来和我们一起坐吧。
绿T恤是香港人,做化工原料生意,叫杰安,深圳人是搞软件的,让我们叫他乔弟。三人聊得非常投缘,吃完饭,我们三人都到我的房间,形成一个临时支部,叫曼谷品尼高春节国人战斗寻欢临时党支部,我和深圳乔弟都是党员,杰安是亲党分子,这样的支部基本半合法。由于昨天我先去了香焦店,这在旅行的程序上说非常有利,因为那个店里有每月出一次的曼谷同志地图。在我们房间,根据地图,我们形成了下面几天初步的日程。我当然弄得很松,把我和艾龙的时间留了出来。
  讨论完时间表,香港杰安还约了人先走了,乔弟和我都没事儿,准备10点等银行开门去换钱。其实换钱还是国内用人民币换合算,去朝阳门,外交部马路对面,那里的新楼是中国银行北京分行,在北京换泰国铢只有在那里,可是要预约。我由于没时间,加上还有一些美元在手里,就没去换。和乔弟胡聊起来,聊到一个话题就是寻欢要趁早,不然年纪大了,体力都成问题。他说现在身材还行,脱了别人还多看几眼,过几年不知道多不受欢迎。又说到想拍祼照留纪念,我们也不是陈冠希,留传出去也不怕。但这个想法都好几年了也没实现。我马上说,我的相机好,现在就拍,干一件算一件,省得你后悔。说到兴头,他非常同意,迅速脱了溜光,但是肤色在机器里显得很涩,我的化妆品只有防晒霜,让他涂在脸上试,效果很好,于是全身大面积地涂,防晒霜用去了一大半。我重点涂他的后半身,使劲在股沟蹭,他很配合地向上撅起,弄得我们哈哈大笑。有的时候很奇怪,他长得很好看,也性感,只是因为一开始没有当成性对象来对待,即使都脱光也不会发生什么。在品尼高的房间里,我做了一次导演,所有的窗子都打开,光线充足,祼男或半卧,或跪起,或立窗前,腿间的鸡或软,或半软,或笔直,各种姿势都来了一次。我掌握的原则是,你看了不射不行。当然,为了能长期留存,把那些特别骚的姿势都禁止了。他其实不是很C的人,但一说拍祼照就摆出骚姿,其实很不舒服,我调教几次,他就明白的。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39:08

四、地狱桑拿
  
  惦记着艾龙,11点多就给他打电话。我们是在机场7-11店里买的电话卡,他的电话只有我知道,当然还有他的台湾朋友。他还没起床,懒懒地说,和台湾人瑞莱约好了3点走,你早一点来吧,我们一起吃饭。
  他住的盼提钢酒店(Pantip Court Serviced Residence 68 South Sathorn Road, Soi 1)就从品尼高酒店再向里,过了马来西亚酒店(Malaysia Hotel 54 Soi Ngam Duphli Phone: (0) 2679 - 7128 Email: info@malaysiahotelbkk.com)以后,向右拐就到了。从外观看就是一个高级的公寓,门口很严,不像是酒店。加上规模虽大,但房间不多,因此流动人员并不多。香港许多名人乐于住这里。我到了他住的17楼,敲门,是他开的。他脸上充满睡痕,没有光彩,光看脸,当然也不错,但绝不会有太大冲动,还不如上了妆的那些卖身小孩(gogoboy),他上身赤祼,下穿绿花裤衩,非常随意。但毕竟是明星,还是大明星,身材很棒,经常锻练,身体也非常协调,每一动作都有美感,这是普通小孩没法比的。虽然过了30岁,但体态绝对只有20多一点,他的身体是不修饰也让人动心的。
我问艾龙昨晚怎样,他冲我鬼笑:“睡了一个好觉,打了一个好炮。”
  我靠,要是平时,我真是受不了这种粗俗的语言,而且还是从我那么喜欢的人的嘴里说出来。但偶像的魅力,让我忘了其它。我用手去搂他的腰,他一躲,用手指我,说现在不行,你等着。我们先去桑拿。
  我觉得先要让他把那个台湾人瑞莱谢绝掉,我想下午完全拥有他。我说那个桑拿轻轨很快就到,让别人送反而慢,有可能1个多小时也到不了。我们不如自己去。他也觉得瑞莱来了也麻烦,就打电话只约他晚上吃饭。
  他要吃汤粉,我说上什么地方去好呢?他说你跟我来。他熟门熟路到门口坐上辆摩托,我也招了一辆摩托随他一直开到拉马四路的路口,他在一个小店,要了两碗米粉,让我坐下,他转身上街,一会拿来两样吃的,一个是我最爱吃的宋丹(songdam,青木瓜沙拉),另一样是炸的鱼丸和肉丸什么的,这时米粉也做好了,我放了一些鱼露(nambla)和糖,就着两个菜,大吃起来。泰国街上的小吃每样都非常好吃,但就是太少,要两份都不一定能吃饱。
  接着我们从龙皮尼站(lumphini)坐地铁,一站就到了席隆(silom),上来换轻轨,轻轨这一站叫撒拉丁(sala daeng),坐到暹逻(siam),换另一趟轻轨到撒盼快(saphankwai),出了西侧的轻轨站口向回头方向走,大概一百米,路口有一个德国的药店叫格丹(Guardian),从这个路口进去,这时就能看到最里面的地狱桑拿(39 Underground Sauna Phaholyothin Rd Phone: (0) 2279 – 1511)。这里一般3点钟开门。5-6点形成高潮,我们到的时候,快4点,应该说还早,但已经有许多的人了。
国外的共公浴池普遍都要围个浴巾。(日本和一些中东地区除外,但日本的同志桑拿也是要围起来的)记得早年和台湾人聊天,他们觉得大陆的浴池什么都不围,全部看得那么清楚,非常刺激。我还不太理解,到了泰国,在别的地方习惯了,真到这个地狱桑拿,一下就理解了,确实刺激。这个地方原来每周二是祼体日,后来因为每周二都火爆,其它日子人巨少,所以他们就扩大了祼体日的范围,一周大约只有两天为正常,其它都须裸体。这个地方28岁以下只需99铢,我们两个都要买全价票。一进间就是换衣间,但找遍了也没有我们的衣柜号,原来这个店太火,原有的衣柜不够,又在二楼设了衣柜间,我们的号在二楼。这样我们直接进了桑拿室,我们都穿着衣服,看到每人拿一块小毛巾捂着私处,很有趣。二楼一半是衣柜,另一半是大厅,有吃的东西和健身的地方。艾龙背对着我,看着他脱下内裤,白色有力的屁股露出来。脱光后我们都用小手巾捂着,刚要上三楼,有一个很精神的工作人员把我们的手巾也收走,说上楼就不能带任何东西。我们交出手巾,也只有用手挡一挡。到了楼上,许多的小黑屋,还有录像厅。顶楼露天花园,有可以躺着的地方,许多人在这里睡觉。他们没有东西捂着,都趴着睡,露出一堆大白屁股。风景独特。
艾龙一开始很老实,站在那里,任由别人扫视,马上就转入主动,到处转悠。先是跟踪一个背影极佳的小伙,前面一看,胸部太过突出,如果正面做爱,会硌到。接着他又跟踪一个外国人,高个很结实,正面一看,应该超过50岁。我后来发现,艾龙喜欢的,都是非常壮的。由于早晨起得太早,我有点犯困,到顶楼睡了一会。起来到处找艾龙,不见人影。在顶楼的下面一层,有一些窗户,那一层的小黑屋实际是有光亮的,我看到几个人围着一个屋的各种缝隙在向里看。我也找到一个地方,向里一望,艾龙正在里面大干,那个0号躺在床边,两腿叉得极大,双手紧抱两腿让自己分得更开,他是很壮的一个亚洲人,不象是泰国人,倒有些像蒙古人,在两人结合部位的肉,都很结实,而艾龙手拢长发,站在0号胯后,不停撞击,完全是标准A片姿势。看到这儿,我一方面兴奋,一方面说完了,看来艾龙是1号,我是多么希望他是0呀。我只有勉强做0了,这是我很不乐意的。
  艾龙在尽兴之后,立即拨出,没有一点缠绵,说了一句“卡脱卡”(对不起的意思),开门出来,围观者一轰而散,他吓了一跳。他看到我说,怎么样,棒吧,半个小时吧。我摸到他极有型的屁股夸他说,当然不是一般人了。他把屁股一扭说,谢谢,姐姐。屏幕情哥形象一点都没有。(当然,我现在这么写,好象把他讲得很浪,其实他毕竟是个优秀的演员,庄重的时候,还是非常御宅男的,只是放松的时候就口无遮拦了,但他的浪也绝对让人舒服,毕竟是经过表演和形体训练的。)
  我心里惦记晚上能一亲艾龙芳泽,没有恋栈,在一楼稍微干蒸一会桑拿,就和艾龙离开了这个天堂般的地狱。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39:51

五、建兴酒家
  
  我喜欢泰国,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爱吃泰国的东西。泰国的东西非常非常好吃。在第一部《风流泰国》中,为了突出主题,没有写到吃,这一次还是想写上一笔。情感与性这个东西有许多变化,20岁出头的时候,非常单纯,特别不爱听什么1呀0呀,觉得那不重要。两人见了面,光看着脸就喜欢。那个时候的人都不喜欢静,在办公室一会忙一下这个,一会儿忙一下那个,而两个喜欢的人可以在一起坐上半天,床上亲热也可以半天,但确实没有什么1和0的实质内容。到了20太多岁的时候,性变成重要的了,脸已经没那么嫩了,没什么可看的了。发现1和0真是很有趣。这个时候再往下发展,可能有一个危险,那就是追求纯性的体验。因为性那个东西是乐趣的精华,所以许多人把其它部分都省掉,只追求性。到泰国来的人,大都是这样。这样的坏处是,兴趣越来越单一,可能会脱离社会,人也变得色迷迷,即使你不谈论色的时候,看着也不正常。所以我有意思培养多方面的兴趣。其实对吃的东西也会和性一样,越来越单一,越来越讲口味。岁数越大,对吃的兴趣越大。所以要结合着来,多吃粗粮,不要每顿都追求好吃的。有的时候越简单越好,米饭咸菜,非常舒服。
  晚上是台湾人瑞莱请客,他来电话要请吃海鲜。我强烈要求去建兴酒家(www.somboonseafood.com) 。我说我还有两个朋友,他说一起叫上。这个馆子是中餐馆,有中文名,就离夜生活中心席隆路(silom)不远,在与席隆路平行的色里旺路(surawong)上,从色里旺路的怕碰(patpong)夜市向西大概300米,到了一个很大的丁字路口,看到把口的一家有中文“建兴”标志的就是了。是个很大的三层楼,天天客满。
我们约8:30在建兴门口等。台湾瑞莱先到,我们俩个第二,这个时候还有许多人在等位子,排到我们还要半小时。艾龙让我陪他到附近一个古董店转转。半小时后回来,香港的杰安和深圳的乔弟都到了。他们已经点了菜,五个大椰子摆上了桌。这时候我们在外面转得很热了,喝到冰凉傻甜的椰子,真是不知道多舒服。这种舒服和做爱是另一个感觉。我第一次喝椰子就是在泰国,所以想当然地认为椰子都是这么好喝,后来到了海南,喝了一口就要吐,还有这么难喝的椰子。品种是关键。我们改革开放这么多年,轻工业品是可以很快赶上国外的,但农业产品需要一代一代地试验,没有几十年是培育不出好东西的。所以种子这种东西是被各国严格限制出口的。我是最爱吃玉米的,而最好吃的玉米是在日本吃到的,泰国也非常好,都很甜。我有俄国留学的朋友,他说俄国的土豆品种多,味道好,都是中国没法子比的。除了品种不同以外,国内的椰子从来都不用冰,温温的,口感太差。
迷恋建兴,其实只有一个菜好吃,就是咖喱炒蟹,而且蟹肉还一般,主要是它的汤汁,用它那个稠汁来拌白米饭,那个味道真是一绝。这个咖喱,绝不是我们国内认为的那种咖喱,除了顔色与形状与咖喱相似,没有一点的咖喱口味。这也不是传统的泰国菜,泰国人管它叫中国菜,但我在中国从来没吃到过。国内那么多泰国餐馆都以这道菜为主打,还真没有一个有这么好吃。从海鲜来说,越往南方越不好吃。我是很不喜欢山东以南的海鲜。(海南的除外,它可能是远海的东西,品种不同。)在建兴更不能点他们的大头虾和鱼,都是没有味道的东西,它的海鲜原料都不能算好吃,只能点那些配料很好的东西。我们点了个粉丝虾煲,还有就是空心菜,这些都是好吃的。在我的坚持下,我们叫了很少的菜,我说我还有个特别好的地方去吃点甜点。
  其实我是想在路边吃的,我想如果在路边吃了以后,他们就不会再吃其它的东西了,如果吃完他们还不够,我只有带他们去轻轨撒拉丁站(sala daeng)下的Bug & Bee店( 18 Silom RdPhone: (0) 2233 – 8118)。我先在路边让他们吃了一种薄饼加奶油的东西,很甜,但每个人都很爱吃。再每个人要了一杯路边推车上的冰淇淋,卖者给你好几小勺椰子冰淇淋再加了一点糯米,这种看似不搭配的东西,口感好极了。之后我又买了一堆黏的甜品,都是路边买的,店里的绝没有这种口味。那个东西看着不好看,原来也不敢吃,后来有一次到艾克家,他在冰箱里拿出各种各样的东西,非常好吃。于是我就开始大啖此物。泰国人这么爱吃甜的,也不胖,也不得糖尿病,真是奇怪。
  吃了这些,我再说去bug&bee店,没有一个人乐意去了,都说饱极了,什么也吃不下了。但几个人都渴。我提议喝椰子,深圳乔弟最为反对,其它人也没有赞成。看来这个时候大家对什么吃喝都没兴趣。他们去7-11店买了几瓶纯水,我还是坚持买了椰子,而且是那种金椰,北京也有叫椰皇的,当地人叫烤椰,比青椰子要小,圆圆的,外面是烤干了的黄色,看着很怪,没食欲,但喝起来非常甜,关键是他的椰肉特别香。我先给了艾龙,他来泰国这么多次,也没有喝过。他勉强喝了一口,顿时有一个惊奇的表情,一下喝了很多,我劝他吃一些椰肉,他也吃得很香。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40:37

六、“梦想男孩”秀
  
  接下来的活动当然是看秀了。艾龙嘴里说去2002,我就明白他要去丘比特2002(Jupiter 2002 Thaniya Soi 2 Phone: 2237 – 4050),那是亚洲人喜欢的类型,我怕他在那里找到小孩,晚上我就不好和他在一起,极力推荐了梦想男孩(Dream Boy
  Duangthawee Plaza, 38/3-6 Soi Pratoochai, Suriwong Rd Phone: 2234 – 0830)。这一家也确实是表演中最好的。
  从中国旅行团都会去的席隆路(silom)那条怕碰(patpong)夜市,这条路不长,南北两侧都是丁字路口,向北走到头,(如果你看到马路对面有一家大麦当劳,那就是走反了,赶快向回走到头,好在这条路也不长,)到头后就是色里旺路(surawong),向右手拐,走150米,在路左手边,也就是路对面就能看到那条拥挤的男孩街,这条街不到60米,店挨着店都是肉店(gogoboy),每家店都是一个风格,中间有个舞台,都是男孩站在上面,客人坐在四周,看上谁了,叫号带走。其中几间是一个大的集团的叫BBB集团,这个集团在这条男孩街走到头一拐弯还有一个小旅馆叫BBB inn(BBB Inn 918 Rama 4 RdPhone: (0) 2236 - 2259 ),那里可以开“小时房”,可以带人去。参团旅行的可以采取这种方式,或到香焦店那样的色情按摩店逍遥。
一跨进男孩街(duangthawee),有就各式男孩过来拉扯你,一定要你去他们的店。如果你有钱,哪一家都可以去,说不定会遇到好的。但大多数不是我们中国人喜欢的。都是瘦瘦小小的。其实并不是泰国漂亮的人少,而是他们为了适应西方人的审美观才找这种类型的坐台,毕竟西方人在这里是大多数。我要谈谈西方人的审美。所有去泰国的人都会发现,这里西方人非常非常多,许多西方人都会带一个泰国男孩或女孩,不论是男孩或是女孩他们带的人一定是又黑又小又难看。于是所有去的中国人都说西方人的审美真是不怎么样,和我们东方人不一样呀。其实并不是不一样,而是西方人已经把世界类型化了,他们觉得泰国人一定就是那个样子的,只有喜欢那个样子的西方人才会到这里来,所以他们找的人当然都会是那个样子的。如果你把他们找的人仔细看,确实都是那个样子里更标致的。如果他们喜欢唱世界杯的那个瑞奇马丁,他们绝对会去里约热内卢,那里也是同志天堂,他们如果喜欢韩国的雨,那一定会去日本或韩国(对韩国我不太熟,也不喜欢)。所以丘比特的男孩那么好,就没有什么西方人。这就象你从国内浴池的大肚子客人中想找到纯情的,那是找错地方了。并不是西方人的审美有问题,是我们只是从特定的角度看问题,属于盲人摸象了。但他们这种类型化的审美,确实给我们这样的国人带来许多不方便,在曼谷著名的娱乐业,集中了奇异外型素质的人材。所以我告诉艾龙,你以前去的地方都不好,一是中国人知道的太多,不便你这样身份的去,第二就是都是西方怪异人士喜欢的地方,你应该去纯泰国人去的地方,比如大学城附近的ramkhamhaeng一带,那里以学生为主,素质都会很高,只是地方偏一些,非常不好找。
  男孩街(duangthawee)左手靠中间一家就是著名的梦想男孩(Dream Boy Duangthawee Plaza, 38/3-6 Soi Pratoochai, Suriwong Rd Phone: 2234 – 0830)。它们每晚10点30分开始表演,我们到的时候还不到10点,有点早。但在外面实在被人拉扯得很烦,就提前进来了。它在二楼,几年前,梦想男孩还不在这里,这里是另一家,我也曾来过,也有很好的表演,那个时候是两个台子分开的,现在他们把他改造成一个大的台子。260铢的门票,虽然贵,但不用给小费了。这时候已经有许多人了,我们很难找好地方。我们即想做到前面,又怕前面太过显眼,还怕近了,他的一些互动节目吓人。这时候,最前一排的几个日本人走了,日本人有一个特点,在哪一家店都呆不长,这是他们国家的习惯,他们晚上活动很多,都处喝酒,每家店都熟,都要给面子,都要去,一晚上去几家店,形成了习惯。我经常看到他们在店里最精彩的节目开始之前就走了。这次也犯这个毛病。我们一行三个人,就坐在第一排。台湾瑞莱已经回家了,他第二天还要上班,香港杰安也先去会情人了,只有我、乔弟和艾龙。乔弟要一杯薄荷酒(Creme de Menthe兑雪碧),我还是要松仁香味的金汤力(Gin & Tonic),艾龙要了当地的啤酒(sinha,当地叫法是,毕儿性beer sin)。台上一批只穿白裤衩的男孩,极短的裤上还有牌号,方便客人挑选。
  第一个节目是好莱坞的大片音乐,很大气,光线集中到从楼上下来的楼梯口,似乎有什么主角要出场,第一个下来的果然不同凡响,全身精光,但披件风斗,那玩艺弄得极大,他们先在后台用器械把东西弄到夸张的地步,再用套子在根部扎紧不让他软掉,那个规模,出台以后非常吓人。边是配合一个搞怪的主持人,用各种语言调侃,中文是说:你寂寞吗?你寂寞的话,就马上带他回家吧。这语气还非常正常,不知是哪个假正经教他的,而他说泰国话的时候就没这么正经的,总是引来台下哄笑。接着一个一个巨鸡出世,各人有各人的献宝方式,有一个走到乔弟跟前,抓紧台上的钢管,向前一探,那根玩艺差点碰到他的鼻尖。
第二个节目音乐太熟了,《酒干倘卖无》,是一个盛装女子,一件一件脱,脱光只乘特别小的内裤,原来是男孩,他拨开内裤,从屁股缝里扯出彩色长条,越扯越长,双手舞起中国彩绸舞,舞毕一段,接着又从缝里继续向外扯,边扯边舞,看到其中一段飘进前排一男生的橘子水杯中,他恶心坏了。这个舞蹈男孩真能干,扯出的彩条不可思异,绕了全台三四圈。真不知那个肉洞有多大。这里的音乐也怪,凡是特别出位的节目都是中国曲子,压轴的节目是多人表现轮奸,真刀实枪,情节是:有人街头卖艺,被警察驱赶,反抗,被奸。音乐还特时尚,是《神话》,成龙的唱腔,被配上这个动作,真是空前呀。那个韩国女生也没想到,她的歌用来配此剧。我对艾龙说,应该把你的单曲送他们DJ一盘,更合韵味。艾龙打了我一下。这儿的节目还是很下功夫的,其中一个节目有许多人,都是古装,说的古代某皇帝,在皇后陪同下看两壮士比武,一个败后被拖下,胜者得到皇帝奖励。皇帝除了给他带上授带外,开始对他的大鸡感兴趣,给他口交起来,皇后大惊说:不,你是男人啊。(no,you are man),逗得大家大乐。最后皇后被其它人阻止,并奸在现场。而皇帝也甘心被人搞。另有一个节目,是两男孩浑身涂了凤凰彩绘,在萤光灯下舞动,漂亮极了。还有一个节目,从天上掉下一根绳索,似天空飞人。也很好。节目大约一个多小时。看完后,艾龙又说到2002那个店,被我和乔弟劝住回酒店。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41:13

七、盼提钢酒店
  
  回酒店的时候,艾龙由于在梦想男孩又要了半杯纯金酒,显得有点醉,我对乔弟说,你先回,我送送他。
  在路上,我扶着他,他也很顺从地靠着我,盼提钢(Pantip Court Serviced Residence)电梯间那个大堂经理很C,肯定是这种人,他冲我们笑,但极有分寸,毕竟是高档酒店,与品尼高的服务人员不在一个档次。进了房间,他先去了厕所,然后一下子坐在沙发上。我给他倒水,打开电视。然后装作很自然地坐到他边上,他面露醉色,看着电视节目,在播一个电影,正是紧张场面。
我把手放在艾龙的腰上,他立即把我的手拿走。我不知怎么好,呆看一会电视,再次去摸他的手,他也马上甩掉。他的漠然,让我很尴。足足坐了3分钟,我站起来问他吃什么我去买。他说什么都不吃。又过了2分钟,我失望极了,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无用,我那些花言巧语这个时候全忘了,在认识自己实在太没劲的时候,突然站起身,快速打开门,说我走了。他被我突然的形体语言惊住了,但以更快地速度起身,一把关上门。一个醉的人,能这么迅速,我也被惊住。他一下搂着我腰,完全是搂着女人的动作,很霸气,我其实是想霸气地搂他的,很不适应他这个动作,但看到他深情含醉的大眼,想着全国人民SY对象,能心回意转,或说情钟于我,我努力保持不去想其它,按步骤完成调情的每一个动作,不让自己身体颤抖。
  我也一下子搂紧他,用的力气比他还大。他还和我较劲儿,我是从他两个胳膊里面搂住他的腰部,其实已经搂的是屁股的上半部肌肉,这样用两肘使劲把他的胳膊撑开,他瞪了我一眼,还想和我较劲儿,但毕竟是醉人,一下子软了,我这时完全主动,想象着自己霸气地搂着他的样子,我幸福感由生。但他经常锻练,肌肉有些发达,绝没有一些男孩软而娇的感觉。加上明星不是白当的,搂着他的时候,也能够感觉他那种星份儿和随时随地都在表演的极佳的肢体架势。我开始吻他。刚一触到他的唇,他一下子使劲地吻我,我更夸张地使劲回吻,我要用动作告诉他,你是被动的。明星就是聪明,他就象演对手戏一样,感到舌尖一下软了,非常配合地任由我亲吻。
  我下一步怎么办?横一条心,一下子把他抱起。他们这种大明星都非常能够控制自己,都很瘦,他比我想象的要轻,我没有出丑,很稳地把他抱到床上。明星大概被导演惯了,我的前三个回合,他就立即知道我想要什么,非常配合地隈在我身上,我把他放到床上的时候,他也特别特别美地,好象很被动地打开自己。这要是一个特写镜头,肯定是精典。都说演员有的时候在台下表演最优秀,因为不紧张,我就听李双江在饭桌上唱过一次歌,好听极了。艾龙这次的床戏大概也如此。想到我马来开始人生中最出色的一次做爱,手又开始要抖。我马上告诫自己,想下一个步骤。杨利伟飞天的时候,有多么激动,他使自己平静的办法就是默背接下的每一个动作。我只欣赏了一秒钟这绝美的床上形态,就开始一点一点打开它。我要先脱他的下衣,这样让他早些曝露最要命的部位,早些适应情况。他很自己地抬起臀,我没有给他展露内裤的机会,全部彻底地脱光他,他的私处非常合谐,但还没硬,让我不爽。我要上厕所了,故意这么晾着大明星。
等我回来,情景有了变化,刚才我是一直近距离观看他,但现在给我的是一个全景:一个著名男孩,光着下半身,打开地躺在床上,这种全景让人感到另一种刺激。我非常顺利地脱下他的上衣,也顺手脱光自己。以下还是省一千多字吧,虽然我自己感觉场面还是挺美的,但我实在不适合写涉毛的内容。反正我做了一回历史上非常完美的1,他的柔韧性,他的含羞出演,他的屈从,他的常人难以企及的体位,他的纵情又不放浪的高潮,也真是难以用语言表现。明星的所有东西只适合表演,如果文字能传神,就不会有明星了。
  我们俩躺在极宽的床上,我有一个很怪的念头。想抽烟。我俩都不抽烟,这时我如果下楼再买烟,那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突然想起乔弟的东西放在我包里,他是抽烟的。果然找到了盒凉烟,非常适合斯情斯景。两支烟在若大房间一闪一熄,那种麻痹的感觉,让脑袋比喝酒还晕还舒服。许多吸烟的都说,他们对烟的感觉只有最初是最好的,后来吸烟只是习惯,再找不到最初的感觉。所以,不吸烟的人,如果你在特别累或者特别惬意的时候,或者在又累又惬意的时候,比如现在,吸一支烟,那是经常抽烟的人都无法享受的美妙。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41:47

八、真天沙滩
  
  天亮了,睁眼时,艾龙在看着我,是很深情的那种。不是梦吧。有一句广告词叫“超越梦想,不是梦想。”我还真没做过这么好的梦,我要说一句格言:“生活中遇到的常常比梦想的还多”,如果要给这句话加一个定语的话,“那一定是在泰国”。
  艾龙这时候来劲了,他一下骑到我的项上,他在恢复他的霸气。我虽然不愿意,但从情理上讲还是主动演了一次对手戏。我的戏应该很生硬,他应该不是很满意。但他在床上床下一直很客气。他的不满是在以后,我们虽然成了哥们,但我再也没上过他的床。
  起床洗毕,已是1点多了。我是想推掉一切,在泰国全程陪他。但怕他腻得早,我还是按原来的日程去巴地亚(pattaya)。那儿离曼谷一个小时车程,是最近最繁华的海边城市。所有的去东边的长途车都在爱格迈(ekkamai)长途汽车站。在轻轨有一站,出了站向回走10就是,非常近。这里有两种票,一种120多铢,直达,另一种便宜,但慢车,非常挤,而且在巴地亚是到另一个站,很远。我因为近,打车去的爱格迈长途汽车站。
  巴地亚下车后,就有那种双排卡车,如果你到市中心,就不用说话,直接上车,那是到海边路(beach road),我住在同志乐园的男孩街(boytown)上。这里有两家饭店,我住的叫皇家李饭店(Le Café Royale Hotel 325/102 Pattayaland Soi3 Email: info@caferoyale-pattaya.com),对门叫安伯饭店(Ambiance Hotel 325/89 Pattayaland Soi 3Phone: (0) 3842 - 4099 Email: ambiance@loxinfo.co.th)。男孩街实际上就是这两家饭店构成的一条小街,一楼底商被开成许多酒吧。我坐双排卡车,沿海滨路,走很远,过了皇家花园商场(Royal Garden Plaza),再行200米,看到7-11店,按车上的铃停车,(或你告诉司机到男孩街boytowm)。下车后,从巴地亚兰德2路(Pattayaland Soi2)进去,50米,向右一拐就是巴地亚兰德3路(Pattayaland Soi3)。我通过Email预定了房间。这种预定,没有约束力,经常有人不去。就象马来西亚饭店,从来预定都是客满,但去的时候,总会有空房。房间有的没有窗户,一定不要定最便宜的。
  这个地方非常方便,要去真天海滩(Jomtien Beach)走到南巴地亚路口就可以做车,要购物或玩,走几步就到了皇家花园商场((Royal Garden Plaza),这个商场有各种牌子的衣服,还有信不信由你博物馆(Believe It Or Not Museum),我在美国的巴尔地摩、马来的云顶也见过这个博物馆。里面有一些很绝的东西,值得看。这个博物馆边上,过去有一个仿真的战场,每人穿戴整齐,可以在里面乱开枪,被打中后,身上就乱闪。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改成一个吓人的博物馆,门口的人都化了很恐怖的妆,本想去看,但一直没能去。如果要去超市的话,做车到BIG C就可以,这和北京超市不同,还有很多的品牌店,有点象中关村家乐福的感觉。再走几步就是著名的蒂芬尼人妖表演(Tiffany Show)。这个表演是非常有水准的,芬尼人妖表演(Tiffany Show)。这个表演是非常有水准的,泰国人妖表演很出名,但曼谷的一般,一提到表演就是巴地亚,这里曾被评为世界十大表演。而巴地亚有两家是最大的,两家离得很近,走路几分钟的距离。另一家叫阿卡莎(Alcazar Show)。但节目主要是针对欧美的。蒂芬尼开场就是喜庆的中国歌,不论从服装还是场景,都如梦如幻。
  放下行李,我换了泳裤,又带两条泳裤,带上墨镜和泳镜,穿了短裤和拖鞋。带上一条浴巾还带了一块更衣用的大布,带上防晒霜,出门到皇家花园商场二楼卖了一份中文的《世界日报》。走到南巴地亚路与第二街(pattaya sai 2road)交叉的路口,在西南角,就有向东的双排卡车在路边等。坐上边,拐几个弯就出了城,车一直在小山坡下走,当你又到了一条海滨路看见海的时候,赶快按停,这里就是真天海滩(Jomtien Beach)。下来就是一个警察亭,沿着海滨路的反方面,向另一边的海滩走,过一个厕所,再向前100米,就是著名的真天同志沙滩。这里沙滩都被承包,一家连着一家,你还真不好找。有一家写有jim place, 这算是一个标志性的服务点,感觉这个小老板还有品牌意识。我是喜欢他们前面一家,老板是40多岁小个子,原来也是做小孩的,现在这里租躺椅。
这里遮天蔽日都是伞。我找了稍靠后面的坐下。最前排阳光足,坐着两个俄国小伙,很是精神。其它都是西洋老头,或是泰国小黑孩,这些男孩缺乏夜店里美化的灯光和化妆,显得缺点很多,就像床照里的张柏芝,满脸的雀斑。有一个满脸疙瘩的男孩冲我笑,我一下想走来了,前年的11月份,我到这里来的时候,遇到他和一个德国老汉在一起,德国老汉对他还很钟情,还到过他农村的家,带他去过德国。他的英语不错还在苦读德语。这时候那个德国老汉也向我打招呼。老汉叫怀德,马上向我表示,疙瘩男孩已经在德国工作一年了,在饭店工作。老汉怀德这次到泰国两个月了,疙瘩男孩反而是刚从德国回来,因为他假期很少。在这逢场作戏的巴地亚,这种事可是有点传奇色彩的,但也不是绝无仅有的,一旦有这种儿事情,都会被广泛传颂,我是多次听到,但遇见还真是第一次。
  老汉怀德是个好人,他还曾给我寄过他拍的照片。他风度很好,他边上坐着另一个胖德国人。那个胖德国人说,因为德国太冷,没有太阳,所以德国人都喜欢来泰国,说着指着他和怀德,老汉怀德说,“可不是嘛,这里就有三个”。他多指了一下疙瘩男孩。更胖的德国人露出不屑的表情。我们一起聊起了汽车。那个胖德国人喜欢日本车,说本田车是世界第一。老汉怀德很保守,他坚持德国车第一。在这个观点上,我是支持胖德国的意见,日本车发展到现在,从技术到工艺都已经大面积超越了,还再说德国车好,有点太勉强。但在感情上,我还是喜欢保守派的。老汉怀德是很让人钦佩的。和人打交道的时候,保守派看着更踏实。毛 也说,他是喜欢美国的共和党的,愿意和那些坚决的反共人士打交道。大概就是同样的道理。
  我下海后,遇到三个黑条条的男孩。三个人在水里闹了很久,有点累了,见到我,终于可以消遣一下,都冲我笑。我看到一个圆脸的很精神,就和他闹起来,水里把住他的下身,让他动弹不得,看着他一点一点起性,很是有趣。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42:31

九、男孩街
  
  晚上我坐巴地亚二路的双排卡车去了BIG C超市, 在超市西门的入口有一家餐厅叫泰泰(thai thai),是一家我非常喜欢的餐厅。点了一客春卷,南姜汤,一碗米粉,要了一个椰子,吃的非常舒服。回到酒店稍作休息打扮,就出了门,这时候才9点多,最好看的是表演是顺博店(Throb/Splash 327/108 Pattayaland Soi 3 Phone: (0) 3842 – 3515)就在我住的酒店楼下。他们10点半开演,先是水中表演,还是那么好看,但只是都穿了短裤。我在第一部《风流泰国》中有过另一个地方完全裸泳的描述,摘如下:
  “没一会儿,灯黑了,仅浴缸亮着,6个小伙一起下水,全身除了戴个泳镜,一丝不挂,游动中,头发及阴发飘曳,煞是好看。他们先做个泰人的双手合实的动作,接着就是各种造型表演,其中一个男孩倒立,两腿叉开,其它男孩从中游过,这些表演都很优美,我发现那个白男孩也在其中,还是主要角色,最后一个缠绵接吻的造型,就是他出演。说是接吻的“造型”,真是不假,在水中,很难真吻到,但那种点到为止的演出特别有味道。白小伙在水中显得很出色。”
  近几年没有看到水中全裸的表演,很遗憾。顺博店在水中表演之后是另类的表演,我非常喜欢,其中那个互动的节目是我见过气氛最好的,一个人扮猴子,专找大胖西方人,在他身上蹭,关键是音乐很配合,总是那种很搞的调子,非常调动气氛。
  我因为时间早,就去了一个叫东方的店(Wild West Boys Pattayaland Soi 2 Phone: (0) 81865 – 3502)。这个店很大,有很多的男孩。在这里遇到了奴帕丹(bank)。(因为他说他喜欢中国人,他希望我能帮助他宣传,所以在这里贴出他的照片。我怎么都发不了照片,请八卦观光团的同志帮助我发。可以要一会儿才能贴上)

他是18号,个子很高,大眼睛,是属于很可爱的类型。他后来和我说,他属于中国人和日本人喜欢的类型,有许多的中国客户。从他的手机里我看到几张我很熟悉的面孔。都是北京目的地酒吧的一线人物。我知道象他这样的男孩在台上看和台下看,有的时候有非常大的差别,每一次都特别想弄得更确切一些,但这一次我几乎没有犹豫就让他下了坐到我身边。他很乖,用中文说“你好”。他的父亲祖籍是中国,但他父亲也应该不会说中国话了。泰国中国人非常多,但从30年代开始,就不许有中文教育。妈帕丹虽然说喜欢中国,但会说的中国话仅限于“你好。可爱。打炮。”他非常可爱,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是那种你特别想疼他的人。我立即结帐,帐单包括我的酒150铢,他的酒120铢,我带他出台400铢,找回330铢,10铢给店里,20铢给了那个和我贫的服务生。出了门我就想带他回房,他说我们先到海边走一走好吗?这种坐台的男孩都希望早结束,还真没有主动提出要走一走的。我很高兴,带他到了海滨路。海滨路的一侧是黑黑的大海,海中只有几条斑亮的船,但夜晚的海风特别舒服,路的另一侧就是灯红酒绿的巴地亚夜生活中心。这时奴帕丹指着远处小山上一行大字,上写:巴地亚市。他说那个地方一定很美。他要带我去。
更绝的是,他是开摩托车带我去的,那么陡的坡,他在往上冲的时候,我紧紧抱着他,在抱紧的过程中,感觉他努力向陡坡冲刺的身体,他浑身都很紧张,我喜欢在他紧张的时候挑逗他,他紧张得没有任何反映,我喜欢这种感觉。风从夜光的背景里啸过,他喜欢他能带我看最美的东西,而我在享受着一个人对我的示好。到了山顶,人非常少,这里有一个拉马五世皇帝朱拉隆功的某个儿子的像,他创建了泰国海军。还有一个寺庙。向山下看去,夜色的巴地亚真的非常美。奴帕丹用手,指着每一个他知道的地方,他深情地看着我,样子非常纯。我不去想这是不是他对每个客人的套路,如果真是套路的话,他表露的真情,说明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但泰国的文化是这样,要认真地对待每一段情感,即使只有两个小时,你享受现在就可以了,不要去管其它。我很喜欢这种宗教与文化,我努力认真也抱以真情地享受这一切。
  从山上下来,我们去了他常去的路边食摊,边上坐着从店里出来休息的他的小哥们。我们嘻哈地吃着,又是一次享受过程。他一直给我夹东西吃,小哥们笑他,但那种笑绝不像国内的那种嘲笑,是非常善意的,有点羡意的笑。让人很是愉悦,是从没有过的审美体验。
  在酒店接待处,我拿了钥匙,奴帕丹和酒店服务人员很媚地笑了笑。我们一起上楼进了房间。最期待的时候到了,这时他刚才对的我照顾,全部化为我对他的好感,进一步化为生理冲动。他要求和我一起淋浴。他先试了水,这些动作都让人感到体贴,然后给我洗澡,其中也有色情成份。但从他的生理反应看,他是对我很有好感的,不是逢场作戏。我与我这个岁数的人聊天,他们在谈到性的的时候,包括找MB,也很看重对方是否有生理反应。如果有,那就说明这一次的质量会是很高的。而我可能由于显得年轻,和我做的每个人都有生理反应,但我也会区别那些是有情的,哪些是纯生理的。
  洗完之后,我先躺下。心里有一种久围的幸福与欣快感。他是裹着浴巾出来的,掩盖不了他青春的身体。他非常激烈地与我亲吻。我顺势把他放到下面。他的腰很漂亮,关键是屁股,比我想象的还要翘,从后面看,后背到股沟非常平展,臀肌是两大片,不是有明显的肌肉块,肥肥的,正符合“可爱”型的特点,扒开看时,干净无毛,让人欲望强烈

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43:03

十、X迪厅
  
  在曼谷的时候,深圳的乔弟告诉我“男孩男孩男孩吧”(boyzboyzboyz)里的7号最好,还给我他的电话。我打电话约7号下午5点见面。见面的地点就在男孩街的街口。我从真天沙滩回来的时候,海滨路堵车,迟到了20分钟,在门口我就看到一个壮小伙一直在打电话。上到楼后,接了电话往下一看,原来是他。他还留胡子,是泰国少见的比较爷们儿的那种,但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既然已经约了,还是见个面喝点东西。他说去星巴克。我们从巴地亚南路向南过了寺庙,走了一阵,到了星巴克,而挨着星巴克的就是S&P,这是泰国有名的连锁,相当于北京的百万庄园。我说不去星巴克了,到这里喝些东西吧。坐下后,我点了一个味道特别强烈的泰国特饮雷蒙嘎斯,这个东西许多人都喝不惯,但我爱喝,7号要了一个冰咖,我们聊了一会,看得出来他喜欢我。非要带我去他住的地方。他说很近。我不想和他怎么样,但很想去他住的地方,想看看这些男孩住的房间。绕过几条小路,很快就到了一个楼,这个楼夹在两高楼之间,与两边楼的距离只有两米,也就是说这个楼所有的窗户,都不可能有采光,更不可能有什么视野。他住在二楼,房间不小,一个人住。而其它一般都是两三个人合住。房间设备很全,电视,冰箱,洗衣机,甚至音响也有。到处都是他的照片,泰国人不太隐瞒岁数,我曾经找过一个人,他看着非常小,也就23岁左右,但他告诉我他34岁了,还有一个小孩,已经七八岁了。但这个7号告诉我他只有23岁,他绝对是隐瞒了岁数,因为从照片上看,他年轻的时候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时他在当兵,如果20岁的话,他脸上的年轮,不是三年五年能够概括的。我喜欢他年轻时的样子。他说要洗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能想到,但我真不想和他做。我说我要回去。他看出了我的意思,说他很快洗完,和我一起走。
他洗后收拾完,带我出门。他说要不要去看一个小歌星,就在他楼上。我说好呀,他带我上到四楼,在最里头一个房间,敲门后,一个长得非常出众的男孩开了门,他身穿居家服,很随便,但是脸上已经化了很浓的妆,一张粉底均匀完美得无瑕疵的脸,看来是准备出门了。这是我在泰国遇到最漂亮的男孩。当然卸了妆后我的认识有一些变化。这个小歌星叫雨,和韩国歌手同名,大概也是仰慕之后的艺名。他的房间,是这个楼层唯一有阳光的,由于楼层高,甚至还有一些风景。我们聊了几句,我说一起吃饭。他说好呀,晚上还可以去看他的演出,就在巴地亚最大的迪厅X迪厅唱歌(xZyte Disco Pattaya 3 Rd)。
  我们一起去吃晚饭。这是一个纯泰国的餐馆。这个馆子非常棒,叫润泰(Ruen Thai Pattaya 2 Rd Phone: (0) 3842 - 5911),它的位置非常好找。让我们先找皇家花园商场,它在巴地亚二路的有一个门,这个门有很明显的特征,就是有一架飞机扎进了大楼。这个造型有好多年了,在911之前,属于有预见性的。在这个门外的马路斜对面,就是润泰餐馆。这里是非常传统的泰国菜,我不喜欢冬荫功(tom yam gong),其中有一种香料我觉得象香皂。贵州菜许多也是这个味道,我不喜欢喝这样的香皂水。反而喜欢绿咖喱鸡的,因为另外要了一个茄子很多的甘考宛鸡,我就改要了一个绿咖喱海鲜,这样两个菜,再要一个青芒果沙拉,和柚子沙拉,再要一个干烧鱼,我们仨个吃得非常舒服。美食的兴趣,渐渐地开始超过美色的兴趣。
吃完之后,我们分开了,我去了商场,约好晚上见。晚上11点,7号还叫了他的朋友,一起来到X迪厅(xZyte Disco Pattaya 3 Rd)。这个迪厅从迈利商场在巴亚二路的那个门口出发,过了马路对面有一条小路,向西走到头,大概3、4分钟,是一个十字路口,这个十字路口不标准,直走是有一点斜的路,沿着斜路走到头,大概4、5分钟,X迪厅就在右手。门前有一个很大的广场。我们上台级的时候,门口有一穿红衣卖酒的,他长得非常标致,象年轻时的费玉清。7号和他很熟,说他原来也是酒吧里的男孩,我问7号,他长得这么象中国人,是不是也有很多中国客人,7号说不是这样,他因为象中国人,中国客人不找他,找他的都是泰国当地人。X迪厅这种形式过去在北京是有的,什么红太阳啊,还有五棵松那个大迪厅都是这样,非常的大,中间是一个大大的T型舞台,但不同一样的是,它的舞台四周有很多高桌,方便人们喝酒,我们到的很早,进去之后,霸占了一个长桌。这时候小歌星雨也来了,我还在想怎么接近他,但他已经很自然地靠着我开始聊天了。7号自动让位,我俩俨成一双。我开始主动劝酒。一瓶红方,配苏打水或可乐,这就是泰国的喝法。都很难喝,比中国伏特加的喝法差远了。我除了雨照顾外,也一杯一杯地劝其它人,7号和他的朋友也很配合,搞了很多喝酒的办法。有的人还又跳又叫。小歌星很海量,喝了很多。这种洋酒喝多少嘴里都没味,方便接吻。我开始吻他。一会儿,节目开演了,小歌星要上台了,第一个节目是一个大的合唱,他们一人一句,还有一个大型的伴舞团。小歌星看来是台柱,站在非常显眼的中间,每一段的关键词也是他唱。7号这时候和我说,你喜欢他?我说是。7号说,他可不让干呀?我说为什么。他说他只是和长期交往的人才会有关系。这让我很失望。7号说,没关系,有我陪你呀。我说,我也不让干呀。他说那你干我。我说,我不干别人也不让别人干我。我们俩就这么逗着。
  接下来是两首女声歌,这时候伴舞的一个男孩非常活泼,冲我们又笑又比划。歌曲完了以后,在我们每个桌附近还有一个台子,那个伴舞男孩就站到离我们最近的那个台子上领舞。我们开始过去逗他,摸他。他也撒开了跳,把裤子一点一点往下扯,一直露出几根阴毛,边上的人大叫。他又迅速拉回去。我给他递了杯酒,要他喝,他伏下身,接酒的时候,我一下吻了他,他很高兴,把酒都喝了。
  小歌星雨再次出场。很多女歌迷尖叫。有一个女歌迷还掏出几百,塞进雨的裤里。我拿出更多的钱,和一杯酒也过去,别人送的酒他放在了边上,而边唱边喝了我送的酒。把钱放在了兜里。对我劲使媚眼,让我受宠不禁。
  等到1点,小歌星雨唱完了,下来到我们桌继续喝。又要了一瓶红方。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开始有点醉意。我不太能喝酒,尤其是在北京,每次去酒吧,到了最后,看到朋友们都醉到胡说,胡闹,再看看自己这么清醒,总恨自己没有酒量,不能尽性。但在泰国,也不用开车,就多少喝一点,虽然口感很不好,也将就了,在北京的话,这种时候我会要长岛冰茶喝三分之一杯或伏特加兑鸟梅,但现在如果要了太烈的酒不知道怎么控制,而啤酒或冰锐一类,又与气氛不协调,就硬着头皮还是喝红方。雨也多少有点醉,他的样子更显得无邪到极致。酒精让他的脸更白,他仰着头看着我的样子,象是挑衅,更是挑逗。我真是想在床上看到这张脸,我要他醉。
  没到2点,在迪厅还是最HI的时候,他已经有点站不住。我说走吧。雨说好,我出门送他。我说我们回酒店?他坚持说,我回家。我送他到家,他在楼下就跟我说,再见。我说要送你到楼上。一直到进了门,他坐在沙发上。他还是说你回去吧,很晚了。我说我要看你睡着。他说他要洗,踉跄进了浴室,关上门,没20秒,他开门出来,已经脱剩一条特别性感的丁内裤,前面只有一条布,阴毛横逸,几乎什么都包不住。他的皮肤特别好。在泰国,看一个人有没有档次,主要看皮肤,他的皮肤非常白,由于跳舞,腹部皮肤更好,甚至可以看到清晰的血管。这真是一绝。他出来拿一个小瓶转身进出,丁字内裤完全勒在屁股沟里,只在腰部有一横带,让他的有点浪的裸背,有一些束缚,而赤裸屁股的抖动,符合着摇滚的旋律,性感备至。
洗了一会,他出来,躺下。我平时见到的肉体,都是在酒店,全都是白色床单,而这次他家是深蓝色床单,看着他的白色身体,放在了深色床单上,这是一种酒店不曾有过的色彩刺激,我感到他开始有点兴奋,我站起身,走到门口说我走了。要关门的时候,他叫住我,手伸向我。我说:怎么?他不说话,指着床边,我让坐过去。他要我抱他,我感到他在我的怀里开始有点颤抖。他把头放在我脖子处,开始亲我的。感觉他有一些抽泣。我端起他的脸,果然泪流满面。他不好意思地扭着头,我强搬着他,我就愿意看他羞怯样子,一个开放的歌手,什么场面都见过,而他的身体是这么无助,私下情感这么细密。深圳乔弟曾说,他喜欢那种平时端庄,上了床特别浪的。那样的我也喜欢。我还喜欢这种平时很大气,上了床很柔情的。我开始脱他的内裤,他使劲拽着,但那一根布条即使能拽住,也不起任何作用,因为它早被拽离腿根,里面的玩艺全部外泄,我腾出一手摸着他的玩艺,他一惊去护,我顺势扯下内裤。整个过程都在抵抗与进攻的过程中展开,他深深乐于此游戏,一个小星星,有这么严重的受虐的倾向,让我吃惊,我虽然有点累,但异常兴奋,直到我把他弄成极屈辱的屁股外撅的样子,用手摸他的樱桃,他还极力地扭动屁股以示反抗。甚至我已经插了大半截,他还没有任何意义地用手推我的胯。(抱歉,这里实在不愿意删这些文字)以下删150字。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去泰国香吃,浪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