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nan2000 发表于 2020-7-4 14:45:30

十一、曼谷迪厅
  
  回到曼谷是周六的下午,我退掉了品尼高的房子,搬去与艾龙住。艾龙两天没有见到我,觉得很亲切。他希望我给他当导游。我极力劝他去DJ迪厅(DJ Station Silom Soi 2 Phone: (0) 2266 – 4029)。他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但下午这一段时间怎么办?艾龙说已经预约了悦榕酒店(Banyan Tree ,Sathorn)的SPA。这是新加坡人开的顶极酒店,里面的SPA也是世界顶极的,非常贵,他预订是顶极项目,全套下来要7个小时。我送他到那里,我就在十字路口对面的好兰地(Health Land Sathorn Address: 120 North Sathorn Rd. phone: (662) 637 8883)按摩中心做泰式按摩。这里的按摩是非常棒的,这家店现在越开越大,一方面是环境好,价钱合适,另外也是他们非常规范与认真。国内一说泰式按摩,就意谓着色情,其实泰式按摩是很有技巧的,非常享受。去泰国,不按摩,有点浪费。两个小时结束以后,无聊地在边上的印度庙地区逛,先看到了个西式墓地,每一个墓都差不多大小,绿树很多,有基金会维护,象是一个公园,再往前面是一个中国人的墓地,里面很荒,有个摆摊吃饭的,还停了许多卡车,中国的墓地就大小不一了,有的非常大,还盖有亭子,有的非常小,但都很脏,没人维护。各国在市中心都会有墓地,只有中国在解放后,拆除了所有城市里的墓地。我觉得有墓地,并改成公园很好,既可以教育小孩尊重过去的人,也可以潜移默化地告诉大家,死亡也是经常会遇到的事儿。
  路上遇到一个帅哥,很有些气质,我就故意和他逗。按照台湾瑞莱的说法,泰国人都信佛,对人很好,有时候即使不是这种人,觉得你是外国人,哪么老远来了,让你搞搞就搞搞了。我觉得他们这个态度非常有趣,就经常想试试。我先是把他截下来问路,他非常热情,我拿出地图来,他能够很清楚地辨认。泰国人一般识图能力差,尤其是这样时尚的小伙,就更分不清正反了,他的英文也没有常见的泰国口音。后来发现,他是日本人。我们互留了电话。
  又走到了夜生活的中心席隆路(silom),只不过一般都是从东边进这条街,这次是从西边来,先到了议会路(convent Rd),向里一拐,马路右手有一家中式面馆,非常好吃(泰文好吃叫“阿莱”),它的马路对面是一家墨西哥馆子(Coyote On Convent 1/2 Convent Rd Phone: (0) 2631 – 2325),老板是同志,味道也不错。但我现在更喜欢一碗热汤面。胃这个东西是最没办法的,它可以喜欢更种口味,但最让它踏实的还是家乡的口味。
快到点儿,我去接了艾龙,打车到了DJ迪厅(DJ Station),那里已经有不少人,都站着喝酒。迪厅在没开始的时候是最没意思的,所以人们都喜欢晚去。好在11点多一点,它就有一个热场表演,是几个人妖一样的精灵在唱歌,唱得都应该是著名新歌,英文的,放的演唱也是原版,非常有水准,人妖只是作演唱的表演,是真正假唱,但每个人表演得都非常好,中间设计很多搞笑的动作,歌曲也经过处理,有的时候怪声怪调,很搞,原唱能做成为样,很奇特,特别调动气氛,一下子就进入了舞蹈氛围。这时艾龙也很高兴,开始跳,每个人都在笑,比国内的迪厅友好多了,也更HI。前面有两个帅哥,那个年轻的使劲冲艾龙笑,艾龙也冲他笑,他一下就过来和艾龙对跳,他俩都很会跳,跳到最后脸越贴越近,吻了。这时候人多得不行,艾龙要上厕所,而厕所在三楼。根本挤不过去,我带着他用了足足10多分钟才到了3楼。从三楼下来了的时候,听到一句中国话:这不是艾龙吗?一个很母的30多岁的人在边上指着我们说。另有几个很夸张的人说:哪儿呢? 艾龙立即低着头往下挤,挤回那个年轻的帅哥边上,又开始新一轮跳。刚跳一会,就觉得周围不对,我发现那个很母的眼神,再一细看,艾龙周围都是他们的人,还有人在偷拍。艾龙非常敏感,迅速向我使个眼色向外,自己向外挤,我有意挡着那几个人也跟着挤出来,我们挤出去后,他没了兴致,要打车回酒店。我一直把他送到房间,还想上他的床,但他说累了。要睡。这里是两张大床拼在一起的。他已经让人把床拉开一些。我说我不困,我还要去玩一下。他很不乐意,说你早一些回。
  再回到迪厅,这时候人们都已经喝过两杯,喝得正是兴起,我想去找那个年轻的帅哥,在楼梯口看到一个赤膊小伙,他胸肌很好,我多看两眼,他冲我笑。我转了一圈继续找那个帅哥,再次又碰到赤膊小伙,他再冲我笑,我盯着他看,也冲他笑,他突然把我拽过去,一个湿吻,弄得我很突然,也很兴奋。松开嘴之后,我们抱在一起,我在他的胸前,感到他胸的厚度,以我们体魄,能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人不多。我也不喜欢做小鸟依人的样子,但今天我要体验一把被动的感觉,在他怀里,我使劲有节奏地敲打他肥厚的胸肌。整个迪厅这时候已经进入了让人想往的“想谁就是谁”的理想阶段,我不停地拉扯别人的手,别人也在搂我的腰。任何一个粗鲁,都会得到笑脸,这样的时刻,在北京的目的地夜里3点以后也会有,但绝没有这么淋漓尽致。只有在泰国,只有泰国人的性格环境下,才有这样无拘束的欢乐。
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年轻的帅哥,和他一起来的,不仅有那个稍大的帅哥,还有另外俩个朋友。其中一个非常C,总是“卡、卡”地说话,这个词是泰国女生用的敬语,大概就象北京男孩自称“老娘”一样,只是这个C“姑娘”的样子没那么泼就是了。我们一直HI到3点多,迪厅关门为止。这里迪厅规定是2点关门,但他们会开到3点,然后就不放曲子了,所有人都出来,站在门口,这时候,街口人山人海,周围的食摊全都挤满人。我和他们几个人一起也要又出来吃东西,由于周围实在没有地方能吃,我们走了很远才找到一家面馆吃了点东西。最后,那个稍大的帅哥开车带我们回到他们的房子。他们都不是曼谷人,在这里租了一套很小的连排别墅(townhouse)。一楼是个大客厅,院里还有一条狗。一进门他们就打开电视,我搂着年轻帅哥坐沙发上。其它三个人很知趣地上了楼。楼上好象都睡了,我们俩就开始入了巷。但那三个人也不老实,一会一个人下来上厕所,一会另一个下来开冰箱。等他们下来的时候,我俩只好赤裸裸地搂着不动,我能感觉他们在偷偷观察我们,等他们一走再开战。(再省200字)
  第二天一早,艾龙打电话找我,我含困离开了这个欢乐的宿舍。我陪艾龙逛了一天的街,仅暹逻(siam)地区就去了三家大商场。当天晚上,我告别了艾龙,去了机场,回到北京这个令人一点也不能放松的地方,又要上班了。
  后记:
  春节我在泰国呆了7天,这里说到的三个酒店都没有去住。随着年纪增大,越来越喜欢商务型酒店,这种年轻的酒店(昐提钢除外)都不乐意住了。而寻欢的意义也越来越淡,这一次我在曼谷和巴地亚分别只见了一个人,都是过去就认识的。当然,他们都很好,比我写的泰国人还要好,还来信和我讨论真情的问题。泰国人也有很多缺点,尤其是和外国人相处的时候,他们会有不同的价值观,这和他们与泰国本地人相处时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因此就会感到他们可能势力一些。其实中国对外国人何尝不是如此。而国内地区不同,也会有价值观不一样的时候。美国也一样,人家一听说是加州来的,那个感觉完全不同。但只要是长期在泰国的台湾人或大陆人,都说泰国人不好,我觉得他们是一叶障目,不客观了,泰国人从精神面貌到与人相处,都是非常好的。有的人不理解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泰国,但如果你真的了解他们,你会觉得那个地方真是非常好。但前提是,你必须愿意去了解和理解他们。
  再次声明,我写的是小说。不要猜某人是谁。最不要打听艾龙是谁。对,我是按照他的样子写的艾龙,但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不愿意写游记的,写东西就应该有一些更浪漫的方式,“源于生活”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高于生活”。当然有深圳朋友建议我把所去的地点都标写清楚,而且越详细越好,我是怕太罗嗦没人看,他说这样才更实用。我听了他的,把这一部分写得非常细。有些内容在第一部《风流泰国》中写到了,这里就不再重复。
  在我写此文期间,曾把初稿发给一些朋友,是他们不断催促才让我完成这篇小说。这里包括深圳的sport、小广东老师、小泰国老师、小青岛、石家庄的冰人、IT界某领导、新闻集团的某人、PICC的某人、CCTV某人,他们都貌似真情地说喜欢我的文章,在我没辩真伪之前,也隆重致谢。

wujintou 发表于 2020-9-18 17:11:51

ramkhamhaeng这个地方挺感兴趣的

Garfield 发表于 2020-9-29 21:33:16

Bank很好的,可爱贴心。

易韧 发表于 2020-10-9 06:12:50

你在哪里?

太阳攻子 发表于 2020-10-25 09:12:53

泰国东西很好吃

bbaa229 发表于 2021-5-5 09:49:48

谢谢分享,,,,

yangbaojun 发表于 2022-4-22 18:24:04

你好,我今年55岁,自己去过一次泰国,没有跟团,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等疫情过了以后,一起结伴去泰国缅甸越南等地疯玩。能够认识你吗。谢谢!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去泰国香吃,浪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