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003147 发表于 2022-6-21 07:17:52

汉字的“疯言疯语”

汉字的“疯言疯语”


昨天某友友跟我说,汉字真好玩。百度了:汉字。

我看到如下一个字,大家认识吗?
      
    一点飞上天,黄河两道弯,八字大开口,工字里面走 。
  左一扭,右一扭,中间来了个言娄娄。
  左一长,右一长,中间做了个马大王。
  心字底,月字旁,留道金钩挂马塘,
  推着车子逛咸阳。
    它读biang,你试试看?


还有这个呀,认识吗?我也不认识!
其实,我想发给大家看的,也是最精彩的是下面的内容:汉字,疯言疯语。看完若是不笑,哼!:


中国汉字的博大精深真是值得好好研究,一位网友研究出了一套《中国汉字搞笑疯言疯语录》,形近的汉字通过一番对话就有了各种不同的联系。
看到这个帖子,不少网友表示:有趣!有才!
日对曰说:该减肥了。
西对洒说:外面下雨啦?
尺对尸说:你家失窃啦?
牛对生说:穿平跟鞋了?
正对止说:大风吹了斗笠?
子对孓说:裤带都没系好?
晶对品说:你家难道没装修?
下对卞说:出头的椽子先烂。
男对田说:男人就是有力气!
户对肩说:小子,你登月啦?
盯对叮说:怎么才长一只眼?
寸对过说:老爷子,买躺椅了?
玉对王说:你永远比我差一点!
休对体说:一放下,就舒坦了!
比对北说:夫妻一场,何必闹离婚呢!
呆对杏说:看你就是个木头脑袋。
女对子说:我们结婚吧,那样才好!
女对婚说:我是昏了头,才会结婚。
八对入说:看啥呢,脖子都歪了!
比对北说:夫妻一场何必闹离婚!
巾对币说:儿呀,你带上博士帽,也就身价百倍了。
尺对尽说:姐,结果出来了,你怀的是双胞胎。
臣对巨说:和你同样的建筑面积,我却有三室二厅。
吕对昌说:和你相比,我是家徒四壁。
晶对品说:你家难道没有搞装修?
自对目说:你们单位裁员拉?
茜对晒说:出太阳了,咋不带顶草帽?
个对人说:不比你们年轻人,没根手杖就寸步难行。
办对为说:平衡才是硬道理。
兵对丘说:看看战争有多残酷,两条腿都炸飞了。
冤对兔说:我总算是找到窝了。
占对点说:买丨小车拉?
旦对但说:胆小的还请什么保镖!
日对曰说:你要减肥呀。
人对丛说:喂,那对谈恋爱的,不许践踏草地。
土对丑说:别以为披肩发就好看,其实骨子里还是老土。
人对羊说:你丫玩倒立,露馅了吧。
寸对过说:老爷子买躺椅拉。
由多甲说:这样练一指禅很伤身体吧。
口对田说:耶稣也没天天把十字架含在嘴里呀
日对曰说:「该减肥了!」
戍对戌说:「我们像双胞胎.」
自对目说:「你们公司裁员了?」
正对止说:「斗笠被风吹走了吗?」
乘对乖说:「你的裤子呢,糗了吧?」
页对须说:「几天不见,长胡子了?」
王对土说:「戴上帽子,小心著凉.」
土对王说:「你从哪里弄来这一顶大斗笠?」
茜对晒说:「出太阳了,为什麼不戴顶草帽?」
叉对又说:「什麼时候整容的?脸上那颗痣呢?」
晶对品说:「你们家难道没有装修?」
吕对昌说:「和你相比,我家徒四壁.」
9对6说:「倒什麼立?小心脑充血!」
由对甲说:「你什麼时候学会倒立了?」
夫对天说:「我总算盼到了出头之日.」
屎对尿说:「乾的和稀的就是不一样.」
大对太说:「疝气手术其实很简单的.」
也对她说:「当老板了,出门还带秘书?」
木对束说:「别以为穿上马甲我就不认得你了!」
丙对两说:「你家什麼时候多了一个人,结婚了?」
非对韭说:「我们蜈蚣也会走钢丝呀?」
日对旦说:「你什麼时候学会玩滑板了?」
大对爽说:「就四道题,你怎麼全做错了?」
卓对罩说:「戴什麼头巾,想装宾拉登啊?」
女对子说:「我们结婚吧,那样才『好』!」
乒对乓说:「你我都一样,一等残废军人.」
兵对丘说:「看看战争有多残酷,两条腿都炸飞了!」
弋对戈说:「别以为你带了一把剑我就怕你,有种单挑!」
长对张说:「你以为你是后羿啊,没事整天背著弓干嘛?」
“妙”对“好”说:我比你年轻,又没男朋友,当然有些优势啦。
   “师”对“帅”说:肩上连勋章都没有一个,就当最高指挥官了,不就是靠着一张脸蛋吗!
   “主”对“玉”说:为什么要把智慧收敛起来呢,与其等待别人发现自己,不如努力展示自己!
   “禾”对“干”说:不是吧,你家穷得连裙子都没得穿?
   “器”对“哭”说:叫你平时多练练口才,现在被人训哭了吧。
   “十”对“千”说:攀上高枝了,身份就是不一样啊!
   “会”对“云”说:我上面有人,当然就不会像你那样四处流荡了呀。
   “个”对“不”说:这家伙,一出头就忘本了,老是跟我唱反调!
   “下”对“上”说:结婚吧,我们的结合才能成就一番霸业的!
   “尺”兴奋地对“尽”说:大姐,检查结果出来了,你怀的双胞胎!
   “巾”对“币”说:儿啊,你戴上博士帽,也就身价百倍了。
   “臣”对“巨”说:和你一样的面积,我可是有三室两厅哟。
   “晶”对“品”说:你家难道还没有装修?
   
“自”对“目”说:呵呵,看来你们的头儿已经下课了。
   “茜”对“晒”说:出太阳了,你咋不戴顶草帽呢?
   “个”对“人”说:不比你们年轻人了,没根手杖我是寸步难走哪。
   “办”对“为”说:平衡才是硬道理!
   
“兵”对“丘”说:看看!战争有多残酷呀,你的两条腿都炸飞了!
   “占”对“点”说:咋的,买小轿车了?
   “且”对“但”说:胆小鬼,成天都带着保镖。
   
“日”对“曰”说:你早就该减肥了。
   “土”对“丑”说:别以为披肩发就好看,其实骨子里还是老土。
   “寸”对“过”说:老爷子,买躺椅了?
   
“由”对“甲”说:这样练一指禅挺累吧?
   “叉”对“又”说:什么时候整的容啊?脸上那颗痣呢?
   “比”对“北”说:咱夫妻一场,何必闹离婚呢!
   
“吕”对“昌”说:和你相比,我家徒四壁。
   “大”对“太”说:做个疝气手术其实很简单。
   “人”对“从”说:你怎么还没去做分离手术呢?
   
“木”对“术”说:切!脸上长颗痣就当自己是美人了。
   “屎”对“尿”说:干的和稀的就是不一样。
   
“有”对“贿”说:还是有钱好办事啊!
   
“巴”对“色”说:我也想有把刀,脑袋掉了,不也就剩俺嘛!
   
“囚”对“人”说:我没犯事时,也象你一样自在啊!
   
“象”对“像”说:兄弟,被人奴役的滋味不好受吧
   
“鲜”对“鱼”说:哥们,还没找着伴儿,不要老脑筋了,换换口味吧
   
“盯”对“丁”说:唉,好可怜,天生的瞎子
   
“盯”对“叮”说:怎么才长了一只眼
   
“想”对“相”说:没心没肺的家伙,连看人都是呆呆的像快木头
“尔”对“你”说:咱俩都是一个级别的,一个单位的,怎么就给你配个小秘,我却没有?
   
“大”对“天”说:别以为带了个帽子就大过天,脱了帽子还跟咱一样
   
“目”对“泪”说:叫你别跟那小子缠上,你偏不听,现在怎么样,弄得天天哭?
   
“大”对“犬”说:早跟你说别有事没事学人家铁头功,你不信,现在砸个大包,弄得画虎不成反类犬了吧
   
“夭”对“妖”说:怪不得那么多男人看你,原来变得那么有女人味了啊
   
“怕”对“白”说:无知者无畏,你连心都没有,当然什么都不害怕了
   
“拉”对“啦”说:别光在那喊啊,过来帮忙啊!!!!!
   “桌”对“罩”说:戴什么头巾,还想扮拉登啊?
   “冤”对“兔”说:我总算找到了一个窝了。
   
“西”对“洒”说:外面下雨啦?
   “正”对“止”说:大风吹了斗笠?
   “下”对“卞”说:出头的椽子先烂。
   
“尺”对“尸”说:你家失窃啦?
   “王”对“土”说:戴上帽子,当心着凉
   “土”对“王”说:你从哪里弄来的一顶大盖帽?
   
“土”对“干”说:你为啥总是与我对着干?
   “乒”对“乓”说:你我都一样,一等残废军人。
   “冇”对“有”说:你哪来的哪么多花花肠子?
   
“乘”对“乖”说:你的裤子呢,丢人了吧?
   “非”对“韭”说:想不到咱蜈蚣也有走钢丝的种!
   “一”对“乡”说:你小子一点也不直爽,曲里拐弯的,象盘山公路。
   “木”对“束”说:别以为穿上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丙”对“两”说:你家啥时候多了一个人,结婚了?
   “戍”对“戌”说:我俩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祷出来的,象双胞胎。
   “长”对“张”说:你以为你是后羿啊,没事整天背张弓干嘛?
   “大”对“爽”说:就四道题,你怎么就全错了?
   
“电”对“龟”说:歪戴着帽子,扮什么酷?
   “日”对“旦”说:你什么时候学会玩滑板了?
   “人”对“从”说:能耐不小啊,几天不见就拍拖了。
   “弋”对“戈”说:别你为你带了把剑我就怕你,有种咱俩单练,看我不揍扁你。
   “页”对“须”说:瞅眼儿不见,长胡子了?
   
“人”对“入”说:兄弟,你的发型好有个性。
   “冢”对“家”说:就那么一点,有什么可招摇的。
   “家”对“冢”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要善于推销自己。
   “手”对“毛”说:你敢阳奉阴违。
   
“毛”对“手”说:表面上与你一致,已经给足你面子了!
   “人”对“众”说:被人抬着,高高在上,当心摔着。
   “也”对“她”说:当老板就是不一样,随时都带着小秘?
   “丰”对“卅”说:谁叫你乱拽,被人放倒了吧!
   
“工”对“巫”说:官儿不大,却包起二奶了。
“6”对“9”说:走几步就走几步呗,还练啥倒立啊?
   
“7”对“2”说:你跪到下辈子,我也不嫁给你。
   
“2”对“5”说:几天不见,隆胸啦!
   “1”对“7”说:
站直了,别见人就点头哈腰。
   “巾”对“币”说:你戴上博士帽,也就身价百倍了。
   “臣”对“巨”说:和你一样的面积,我却有三室两厅。
   “晶”对“品”说:你家难道没装修?
   
“自”对“目”说:你单位裁员了?
   “茜”对“晒”说:出太阳了,咋不戴顶草帽?
   “个”对“人”说:不比你们年轻人了,没根手杖几乎寸步难走。
   “办”对“为”说:平衡才是硬道理!
   
“兵”对“丘”说:看看战争有多残酷,两条腿都炸飞了!
   “占”对“点”说:买小轿车了?
   “且”对“但”说:胆小的,还请保镖了?
   
“日”对“曰”说:该减肥了。
   “由”对“甲”说:这样练一指禅挺累吧?
   “叉”对“又”说:什么时候整的容啊?脸上那颗痣呢?

哈哈哈,好玩儿吧。分享结束,感谢大伙留言!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汉字的“疯言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