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瞳 发表于 2009-2-13 00:46:11

三十一、

第二天,我前往阿克苏。

车子行到托克逊,前方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拜城往库车方向来的那一段路由于木扎提河和塔拉苏河暴涨的洪水把路给冲毁了,最要命的是一座必经的桥成了危桥,需要加固,暂不通行。

我给阿克苏的堂姐打电话,说自己来不了了。堂姐听着就哭了起来。我也不禁有些伤感,我万里迢迢地赶到这边,就是要谢谢一下她年年代为我父母挂清扫墓的孝心,我要亲口感谢她。

可连这个愿望也因为洪水而也无法如愿了。堂姐问我还会不会回来。我说我会的。

其实我知道,这一走就很难再回来了。也许是10年,20年,我也不知道。

返回库车后,我找了一下当地的军用机场,却没有合适的日子飞回乌鲁木齐,我只好作罢,决定从库尔勒返回。

Z在乌市的事耽搁了一下,我决定直接飞往北京,我要去看小涛。

随着越来越透彻的了解, 对小涛的喜爱程度也就越来越深。内心深处的牵挂与日俱增。

有些行为是不可重复的,有些行为只在特定的时间段才可能发生。激情会象大火熊熊燃烧。曾经有人说,爱情很象地下的煤矿,煤矿采尽了,又去哪里找信的煤矿呢?爱情的火也就只好慢慢任其熄灭。

在熟悉的机舱里,俯瞰着8000米下的天山,听着乘务的安全警示,我想,人世间最无奈的事莫过于此吧!

猫瞳 发表于 2009-2-13 00:46:20

三十二、

走出首都机场,我把手机打开。还才刚开手机,Z就把电话打过来了,问我去北京做什么。我说买点东西,她很轻蔑地一笑,说道,乌鲁木齐的商场不至于买不到你想要的东西吧,什么东西让你那么非得专门坐飞机跑到北京买啊,是去买文物吧?还是去北京见相好的啊?悠着点干啊,离开国内就再也见不着了的哦!

听着她在那边恶毒得嘲笑,我气得浑身发抖,找了一处荫凉的地方,呆站了半天,慢慢平息着自己内心的躁动。

好半天,脑瓜子里都是空白。机场的一个工作人员看了我半天,朝我走过来,问道,先生,您脸色很不好,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对着她惨然一笑,说,没什么,谢谢。她很疑惑地边走边回头地走进了候机楼。

在往市区去的的士上,的哥看我很沉默的样子,就说道,咳,这北京啊,好玩的地方也还真没几处,哥哥想去哪里转悠啊。

我思忖自己在陌生人面前麻着脸是很不应该的,就转过头对他笑笑,说你把我捎到XX中心吧。

的哥看了我的小猪一眼,说,咳,那公寓的租金叫一个贵啊,哥哥你住那里可够福气的。

我答到,我福气是挺好的。

和的哥一路上有说有笑,我很奇怪于自己调动情绪的能力,可能是装幸福装轻松装久了,所以可以在阴晴圆缺之间转换自如吧。

我在距离XX中心不远的XX路口就叫的哥停车了。

远远的看见XX中心错落有致的建筑群,东西相对的两座公寓楼之间是高耸的办公大楼,非常气派。

小涛在北楼工作,我边朝那边走边想,要是我突然出现在小涛面前他该是什么样的惊讶状啊,还是先打个电话通知一下。

在机场接到Z的电话后,我没等她说完就把手机关掉了。走到一个距离小涛工作的北楼很近的僻静处,我抬头看了一下大楼,想着他在里边忙碌着,心里不由得涌上一种兴奋,夹带着温暖,还有一种怯怯的温柔。

我把小猪放在脚边,把手机打开。刚开机,铃声就响了,显示的是0991XXXXXXX,我心里一沉,又是她!从机场过来一直到我开机,她居然一直不停地打着我的电话。

铃声响着,我想了想,就接通了。

我没有说什么,她在那边也没说什么,半晌,我长舒一口气,说道,我只是和一个朋友告别一下,不过夜,一会就回广州的,你想哪里去了。

她在那边冷笑了一声,说,要想人莫知,除非莫为。我一直都要广州那边查了你的实时话费清单,你在南疆那段时间是跟谁打电话啊,每天一聊就是4个小时,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能侃啊,小情人是在北京吧,那个号码的机主是个男的啊,怎么你的情人是个男的啊,我用不显示号码的卡打过去试探了一下,可吓我一跳呢!不止吧,以前你也经常和北京的这个号码联系吧,挺热络的哦!我就说,怎么晚上打你电话就老占线啊!很过瘾吧,你们聊得?跟我你就很能打发的,三言两语就成了,多好糊弄啊!没想到你还好这口啊,我怎么就早怀疑着呢,还真是!要不要我成全你,帮你把他弄过来啊……

我听着听着,一下惊呆了,痴痴地站在那里,任她在那边嬉笑怒骂。

猫瞳 发表于 2009-2-13 00:46:31

三十三、

我怔怔地站在那里,甚至可以透过玻璃窗看见大楼里面晃动的人影。由狂喜的期待到热情一点点冷却,我觉得自己悲怆,我觉得苍凉,我还觉得渺小的自己跟沙尘一样,哪里都是,却哪里都没有。

人说咫尺天涯,又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我就在小涛的面前,我来跟他说爱,我打算就这么爱下去。

理智慢慢冷静,Z咬牙切齿的狠话让我的心沉沉的,我知道,完了。我也知道,小涛我最好是不要见了。再仔细想了一会,我更加确定,我是不能见了!

等自己完全回过神来,我拨通了小涛的电话,尽量平稳住自己的声音,甚至有点笑吟吟地说,小涛,我现在在乌鲁木齐啊,不是说好来让你请我的客的么,现在可能来不了了。

他忙问,为什么?

我答到,见网友多荒唐啊,呵呵。

他说,这就是你来不了的理由吗?再说,我算什么网友啊,我们还是曾经的同事呢。

我说,那我真来了哦。

他很满意得答道,北京又不是我的,来就来呗,来了你睡大街吧!

我知道他在开玩笑挤兑我,就说,打什么情,骂哪门子俏啊。我真有别的事,很急,要去处理一下,这样吧,你拿着电话到窗户边,看头上的太阳,我现在也在看乌鲁木齐的天空,嗨,我们这不同时在做一件事情么。我现在忙死了,不多说了,再见,晚上联络。

还没等他说下一句话,我就把电话挂掉了,我知道,我再说下去,我的笑就会很难听,我的声音会哆嗦。

我仰望了一下大楼,小涛就是此时往下面看,也看不清我。

我也知道,我这么做,很感人,但是,并不伟大!

小涛的父母是内蒙一个兵团的回城知青,相同的背景让我们刚开始的交流拉近了许多。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做了一段时间。后来南航招乘,他很顺利地就考上了。我一直打趣他,能考上,估计是看上他的身高了,论相貌,北方的男孩子可赶不上南方的好看。他很老实地说,我是比不上你的,你们那里空气滋润啊。后来他飞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后就退下来了,同样很顺利就进了这家京城数一数二的以出租高档公寓和建筑高级写字楼的外资企业。

小涛有着高大的身材,样子虽谈不上格外英俊,但眉宇间的朗然也是不多见的。

我告诉过他,我打算去国外念念书,好好地充实一下自己,他很高兴地说,你先出去了打好根基,我再多干一段时间攒点钱后就出去找你。听见这句话时,我嘴上乐呵呵地应着他,但是心里却很痛,彻心扉的痛,他不曾知道,这样的日子其实永远不会有,他的憧憬背后,我一直过着为人所讥笑的生活,更可耻的是而且我一直无动于衷地习惯着那种生活。

更让我感动的是,他专门跑到租他们集团公寓的芬兰签证处,打听那边的生活水平,气候状况等等,然后告诉我需要注意的事情。每一次他的关心,都让我心里暖融融的,我喜欢这种从未有过的呵护的感觉。

我想,就是这样,让我越来越爱他。爱上一个人,真的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的那个夜晚告诉他,我很快要出境了。他沉默了良久,轻轻地问我,钱够用么?我说,自己有二十几万的积蓄,算够用了,再说,芬兰是高福利国家,不用担心的。他告诉我,他做空乘期间几乎没怎么花钱,存了七万多,他想全给我,换成欧元让我带上,以备不测。

那一刻,我听着他轻轻的耳语,看着库车天空中一天的星子,从心底一下子涌上心酸的柔情,和巨大的幸福,他们全堵在我胸口,让我半晌讲不出一句话来。

好半天,我镇定下来后,问道,你就不怕我是骗子吗?你不能太轻信人的。他顿了顿,说,我认了,我心甘情愿。

我怎么会要他的钱呢?我已经为了钱而难以自拔,而走上了不归路,我怎么还会让我亲爱的兄弟为了我而困顿呢?纵使刀子一刀刀从我身上划过,我也不会!我发誓。

站在小涛工作的北楼下面,我看见开始有人鱼贯而出,看看手表,知道是该下班了。

我拎起小猪,迅速到了一个我可以看见他们而他们很难注意到我的地方。

影终于出现了,穿着照片上熟悉的衣服,有说有笑的和人聊着。

猫瞳 发表于 2009-2-13 00:46:43

三十四、

小涛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虽然他很难看清楚我,我还是低下了头,内心深处还存在的理智告诉我,不能喊,喊了就控制不住了,我知道那将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我挣扎着,心中扭得绞痛。

等我抬起头来,小涛已经隔我有一段距离了。我下意识地尾随着,我几乎都可以听见他和同事说话的声音,亲切得让人忍不住掉泪。

他上了一辆的士,上车前不经意地朝我这么漫不经心地望了一眼。我以为他看见我了,我想,我认了,我就跟你走吧!恍惚间,车子已经发动,慢慢得,慢慢得,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站在北京的街头,看着不远处的国贸楼顶,太阳还稍有些刺眼,我把手搭上眉间,要把目光眺到无穷远的天边外。这一方的天空见证了我的痴情,也冷眼地看着我的怯懦。我知道,是要走了,我要去到那片可以看见极光的地方,北欧的风雪就在那天边外不语着静候。

车子还在视线中,我亲爱的小涛就坐在里面。我也想亲吻他,我也想让他凝神看着我,但是,我不能就这么把他给害了。我自己苦,也就任它苦吧!

我把搭在肩上的小猪放下,双膝一弯,朝着小涛远去的方向就跪了下来,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重重地往地上一叩……

…… ……

我和Z出境后,先去了新加坡,以她男朋友的身份拜访了她家的亲戚。Z好象也忘记了我去北京的事,我知道她不提是不想同我弄得太僵,我也不提,照样不冷不热地对她,就好象没发生过这桩事一样。只是晚上Z出去了,我在小花园里的棕榈树下俯瞰小山下的灯火,看着透过条形叶渗在自己脚上的城里的月光,心想,哪个人又不是孤独的呢?

以前在机场附近的空旷地带看过焰火,一蓬一蓬的烟花冲天而起时,我就和旧时的同事们一阵欢呼。烟花散尽后,我还要一再回首,注视深蓝夜幕上那久久不肯散去的烟尘。一直不知道怎样形容这种美丽。和小涛的相识,让我深深领悟到,我们之间何尝不是一场烟花呢?

锦上添花也好,雪中送炭也罢,外在的荣誉这些表象的东西终归会呜呼哀哉;美丽大方也好,英俊潇洒也罢,终究斗不过时间这把刀刀催人老的飞刀;你可以不在乎舆论,因为舆论也有黑白颠倒的时候,但是你心中一定要有善,有了善,纵使再被曲解,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选择了这种生活,这种活着的方式,但是,我心中有我父母,有华哥,有林总,有小涛深深影响着我的善,所以纵使生活在这样一种状态中,我也一直坦然。

如今在芬兰这片天空下,我内心逐渐平静,象个普通的留学生一样紧张的学习,从容的生活;继续帮Z打理新拓展的芬兰到上海的木浆生意,象在国内一样衣食无忧。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到了什么时候,会很自然地去做该做的事情。

Z对我也很好,有时候我都快想不起那些受过熬煎的日子。

有理论说我们的空间是十一维的,我们这个三维空间的人只是四维空间的一个投影,正如地上平面的影子是我们这个三维空间的人在二维空间的投影一样。

我常想,那个四维空间的我此刻有没有看我坐在这里说尽心中无限事呢?

我还常想,四维空间的极光又该是什么样的呢?

我想睡一觉,醒了后我就去问Z,她什么时候去上海,又什么时候回来。

(全文完)

191905859 发表于 2009-2-13 02:00:07

感觉写的很不错啊。。。。。。

舞天123 发表于 2009-6-15 14:59:55

生活不如意事情十有八九,很真实的感受,喜欢

artzh 发表于 2009-6-16 14:24:46

唉,一声叹息啊。

longer720722 发表于 2009-6-17 13:22:22

真实的故事感人,好像被感动了,又觉得有种莫名的悲哀。主人公的容颜让人期待呀。

aijb 发表于 2009-6-18 15:48:47

哎,悲哀的现实只能叹息

xw251355365 发表于 2009-6-19 23:09:15

这篇文章我看只有一般,主人公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宁愿过着“趴耳朵”的日子。一个没有见过面的朋友为了他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而主人公的那种软弱真叫人汗彦。唉!还谈什么爱与不爱的呢!现实点,金钱还是最重要。无奈吗?
页: 1 2 3 [4] 5 6
查看完整版本: 《南航空少永不忘却的爱情》 BY 芬兰的极光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