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by_01 发表于 2011-10-26 12:05:57

《爱情是一种病》 BY 乌蒙小燕 【完结】

本帖最后由 猫瞳 于 2012-12-14 00:25 编辑

第一章(1)
  XX大学是闻名国内的一流高等学府,每年不知有多少莘莘学子挤破了脑袋想进去,家长们都以自己的孩子能成XX大学的学生为荣。但许泠却对他兴趣缺缺,冷淡地看了眼手中XX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转头看向窗外。
  如果不是阿娘让他临时改志愿,他现在应该已经如愿成为中央音乐学院的大一生,而不是去什麽XX大学报到。想起那任性蛮横的阿娘,许泠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全天下会因为一部电视剧就硬逼著儿子放弃苦学了十几年的音乐,去报考完全陌生的法律的恐怕只有他那“天才”母亲一个人了……!
  火车很快就进了站,许泠才下车就看到不远处停著XX大学专门派来接新生的校车,他提车行李走了过去。
  看到许泠,负责迎接他们的高年级学长和其他新生全部目瞪口呆,比见了鬼还夸张。这也难怪,无论是谁见到一个戴著帽子、墨镜、口罩,穿得密不透风的怪人应该都会吓一跳。
  许泠无视他们惊讶的表情,简单向学长说明自己的身份後,就上了车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他在火车上的时候,坐他身旁的人得了重感冒一直打喷嚏,弄得他只好“全副武装”!早知道就不听阿娘的什麽坐火车可以沿途欣赏风景,而在直接坐飞机来。
  随後新生们陆续上了车,他们多数都有家长陪伴,只有许泠独自一人。许泠的父亲去国外出差,母亲想送他来,但许泠怕母亲让他丢脸,所以拒绝了。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一个女生指著许泠身旁的座位问道。
  许泠张望四周,发现座位已经全部坐满,只有他旁边因为大家不想和他坐所以还空著。许泠点了下头,女生道了谢,坐在了他身旁。
  这是个长相很清秀的女生,只是神情非常憔悴,眼睛有些红肿,似乎才哭过。许梓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看了眼女生就戴上耳机听歌。
  “等一下!”当司机准备发动车子时,一个长相绝美、气质高贵的古典美女气喘吁吁地跑上了车。
  “大美女耶!”有些大胆的男生兴奋地叫道,古典美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难得遇到这样的大美女,男生们全部站起身,争先恐後地给她让座,只有许泠没有起来。古典美女接受了一个四川男生的好意,坐到了许泠他们前面,古典美女好像认识许泠身旁的女生,对她浅笑颔首。女生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遇到古典女生,愣了愣,回了她一个僵硬的笑容。
  车子开动了,学长开始向学弟学妹们讲述XX大学的优秀历史,忽然车後面传来一阵喇叭声。
  “快停下──”大家伸出头一看,只见一辆超炫的法拉利跑车紧跟在校车後面,车主是一个长相英俊,帅气耀眼的大男孩。
  “司机大叔,求求你开快点,千万不要停。”古典美女看到的男孩,大惊失色,惊慌地对司机叫道。
  司机望向学长,学长点了点头,虽不知到底是怎麽回事,但看样子那些人很危险,他得保护这位美丽的学妹不受伤害。
  发现校车加快速度,法拉利男孩也加快车速追了上来,对古典美女大叫:“林雅婷,不准跑!你是我的!”
  闻言,校车内立刻一片哗然,原来是富家少爷追求佳人的戏码。
  古典美女羞得满脸通红,娇怒道:“夏川,你要干什麽?
  许泠冷漠地看了眼他们,心想无聊!转过头继续听歌,却无意中发现身旁的女生哀怨地看著法拉利男孩,清澈的眸子盈满了泪水。
  夏川冲到前面,挡在路中央硬逼著校车停了下来,他冲上校车一步步向林雅婷走来,林雅婷害怕地往後面缩。
  “林雅婷,我说过你跑不了的,你是我夏川的。”夏川把林雅婷拉到面前,霸道地宣布。
  “放开我!流氓!坏蛋!”林雅婷娇羞地挣扎著,从她的神情可以看出她并不是真的讨厌这叫夏川的男人
  “我不放!”夏川抓住她的手,盯著她的眼,“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我……”不等林雅婷说出拒绝的话语,夏川已经霸道地抱住她堵住了她的唇,林雅婷害羞地推了他几下,但最终还是抵抗不了,接受了他的吻。
  “哇──”几时见过这种电视情节的新生,全部兴奋地大叫,还有几个男生吹口哨。
  许泠冷眼旁观,有些同情身旁的女生,那女生看著面前热吻中的两人都快疯了,脸上满是绝望,可是没人注意到她的悲痛,大家眼中只有那对金童玉女。
  吻了快两分锺,夏川才心满意足地放开林雅婷,对大家痞笑道:“我叫夏川,和各位兄弟姐妹同校,改天我请大家吃饭,我们先走了,Byebye!。”说完,就搂著林雅婷离开了,由始至终都没有看许泠身旁的女生一眼。
  看著夏川带著林雅婷神采飞扬地驾著法拉利离开,女生们全部羡慕林雅婷的好运,竟然能被这麽帅气有钱的男生看上。
  许泠鄙夷地轻吐了一句:“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身旁的女生惊讶地抬起头,许泠没有多说什麽,递了条手帕给她就转过头看著窗外蔚蓝的天空,随後他听到了女生细如蚊蚋的哭声……
《爱情是一种病》第一章(2)
  “川子,你小子行啊!这麽快就把林雅婷给拿下了!”XX大学的某间男生宿舍里,夏川的铁哥们罗帅羡慕地道。
  “快什麽,都快两个月了!”夏川不以为然。
  “这林公主确实挺难搞的,但她这麽靓,就算花一年时间也值得。”
  “大事不好啦!”门突然打开,一个金发美少年冲了进来。
  “小强,怎麽了?”夏川他们好奇地抬头。
  “我刚打听到,学校竟然分一个云南小山城的彝族和我们住。”代小强激动地叫道。
  “什麽?竟然分个乡巴佬和我们住?没搞错吧!”夏川一脸难以置信。
  “这学校是怎麽搞的?难道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天呀!云南蛮子没素质、没文化,看了就恶心!”罗帅超级讨厌云南人,他爸厂里有两个云南人,又脏又穷,还经常闹事。
  “我们得赶紧去找学校,叫他们给那云南蛮子重新安排住处。”代小强点头。
  “不行!”夏川摇头否决,他出门时老爸曾三申五令,警告他不可以抬著他的名号玩特权,否则打断他的腿。
  “那怎麽办?反正我是死也不要和云南蛮子住一起的。”罗帅坚决地道。
  “这个简单,我们可以想办法让他呆不下去,自己滚蛋。”夏川唇角扬起一抹可怕的邪笑。
  “好主意!”罗帅和代小强举双手赞成,随後三人开始商量如何收拾那个倒霉的少数民族同胞。
  ###       ###      ###
  看著热闹非凡、挤得水泄不通的校园,许泠微微皱了皱眉,决定先去宿舍,等人少一点再去注册报到。
  查到自己的宿舍号,许泠进了男生宿舍,找到502号,轻轻敲了敲门。
  “门没锁,进来吧!”马上就有人回应。
  许泠推开门,可是才伸脚进屋,一盆脏水就从迎面泼来,他不及躲避,瞬间变成了脏兮兮的落汤鸡。
  “Sorry!sorry!哥们,我一时手滑所以……”代小强一脸歉意。看到许泠奇怪的打扮,他们一点也不吃惊,在他们心中少数民族本来就很怪。
  看著许泠的狼狈样,夏川强忍住笑意,佯装生气地道:“小强,你怎麽这麽不小心!”随後又关心地问许泠,“哥们,你没事吧?”其实他们是故意的,想给这云南蛮子一个下马威。
  许泠充耳不闻,把行李放到屋里唯一的空床上,翻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就去浴室洗澡,从头到尾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一下。
  睿智的许泠轻而易举就察觉到他们的敌意,知道那盆水是故意的,可他并没有揭穿他们,因为他不屑!冷傲的许泠觉得和夏川他们为了这种事争吵,一点意义也没有,只是他没想到会和夏川分在同一间宿舍,这让他有些意外
  “MD,拽屁!一乡B有什麽好拽的。”夏川等人全被许泠的态度气得火冒三丈,性格一向火爆的罗帅更是破口大骂,丝毫不怕许泠听到H! l
  “就是!他以为他谁啊!”代小强点头附合。
  夏川沈默不语,微眯的凤眸闪烁著两簇怒火,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真他妈有种!
  在浴室里听得一清二楚的许泠,微勾唇角,完全不在乎他们的话,对著镜子拿下墨镜和口罩,发现脸上起了很多红色的疹子。K& O
  许泠皱起了眉头,难怪他觉得脸有点痒,他遗传到了阿娘的体质,非常容易过敏,只要稍不小心就会起红疹子。看来短时间内必须天天戴口罩了,免得因为紫外线的照射,红疹子越长越多。
  简单地洗了个澡,许泠又重新“全副武装”,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才离开浴室。夏川他们正准备出去吃饭,看到他故意说:“可别趁我们不在偷我们的东西,穷鬼!”在他们眼中,云南的少数民族都是些没钱的穷人。
  许泠不以为然,一点也不生气,等夏川他们走後,他就去注册报到,并找老师要求换宿舍。他想换宿舍倒不是因为他怕夏川他们,只是觉得和这些没素质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是件很郁闷的事情。
  但老师拒绝了许泠的要求,学校明文规定,大一新生不能换宿舍,必须等第二个学期才能换。
  许泠只能无奈地离开,看来他以後必须和一群无聊的垃圾生活在一起了……#

toby_01 发表于 2011-10-26 12:09:05

《爱情是一种病》第一章(2)
  “川子,你小子行啊!这麽快就把林雅婷给拿下了!”XX大学的某间男生宿舍里,夏川的铁哥们罗帅羡慕地道。
  “快什麽,都快两个月了!”夏川不以为然。
  “这林公主确实挺难搞的,但她这麽靓,就算花一年时间也值得。”
  “大事不好啦!”门突然打开,一个金发美少年冲了进来。
  “小强,怎麽了?”夏川他们好奇地抬头。
  “我刚打听到,学校竟然分一个云南小山城的彝族和我们住。”代小强激动地叫道。
  “什麽?竟然分个乡巴佬和我们住?没搞错吧!”夏川一脸难以置信。
  “这学校是怎麽搞的?难道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天呀!云南蛮子没素质、没文化,看了就恶心!”罗帅超级讨厌云南人,他爸厂里有两个云南人,又脏又穷,还经常闹事。
  “我们得赶紧去找学校,叫他们给那云南蛮子重新安排住处。”代小强点头。
  “不行!”夏川摇头否决,他出门时老爸曾三申五令,警告他不可以抬著他的名号玩特权,否则打断他的腿。
  “那怎麽办?反正我是死也不要和云南蛮子住一起的。”罗帅坚决地道。
  “这个简单,我们可以想办法让他呆不下去,自己滚蛋。”夏川唇角扬起一抹可怕的邪笑。
  “好主意!”罗帅和代小强举双手赞成,随後三人开始商量如何收拾那个倒霉的少数民族同胞。
  ###       ###      ###
  看著热闹非凡、挤得水泄不通的校园,许泠微微皱了皱眉,决定先去宿舍,等人少一点再去注册报到。
  查到自己的宿舍号,许泠进了男生宿舍,找到502号,轻轻敲了敲门。
  “门没锁,进来吧!”马上就有人回应。
  许泠推开门,可是才伸脚进屋,一盆脏水就从迎面泼来,他不及躲避,瞬间变成了脏兮兮的落汤鸡。
  “Sorry!sorry!哥们,我一时手滑所以……”代小强一脸歉意。看到许泠奇怪的打扮,他们一点也不吃惊,在他们心中少数民族本来就很怪。
  看著许泠的狼狈样,夏川强忍住笑意,佯装生气地道:“小强,你怎麽这麽不小心!”随後又关心地问许泠,“哥们,你没事吧?”其实他们是故意的,想给这云南蛮子一个下马威。
  许泠充耳不闻,把行李放到屋里唯一的空床上,翻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就去浴室洗澡,从头到尾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一下。
  睿智的许泠轻而易举就察觉到他们的敌意,知道那盆水是故意的,可他并没有揭穿他们,因为他不屑!冷傲的许泠觉得和夏川他们为了这种事争吵,一点意义也没有,只是他没想到会和夏川分在同一间宿舍,这让他有些意外。
  “MD,拽屁!一乡B有什麽好拽的。”夏川等人全被许泠的态度气得火冒三丈,性格一向火爆的罗帅更是破口大骂,丝毫不怕许泠听到H! l
  “就是!他以为他谁啊!”代小强点头附合。
  夏川沈默不语,微眯的凤眸闪烁著两簇怒火,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真他妈有种!
  在浴室里听得一清二楚的许泠,微勾唇角,完全不在乎他们的话,对著镜子拿下墨镜和口罩,发现脸上起了很多红色的疹子。
  许泠皱起了眉头,难怪他觉得脸有点痒,他遗传到了阿娘的体质,非常容易过敏,只要稍不小心就会起红疹子。看来短时间内必须天天戴口罩了,免得因为紫外线的照射,红疹子越长越多。
  简单地洗了个澡,许泠又重新“全副武装”,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才离开浴室。夏川他们正准备出去吃饭,看到他故意说:“可别趁我们不在偷我们的东西,穷鬼!”在他们眼中,云南的少数民族都是些没钱的穷人。
  许泠不以为然,一点也不生气,等夏川他们走後,他就去注册报到,并找老师要求换宿舍。他想换宿舍倒不是因为他怕夏川他们,只是觉得和这些没素质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是件很郁闷的事情。
  但老师拒绝了许泠的要求,学校明文规定,大一新生不能换宿舍,必须等第二个学期才能换。
  许泠只能无奈地离开,看来他以後必须和一群无聊的垃圾生活在一起了

toby_01 发表于 2011-10-27 20:05:00

《爱情是一种病》第一章(3)
  XX大学的宿舍条件算比较不错的,四人一间,有电话、电视、网线,还有浴室,但夏川这些大少爷却仍旧嫌差,满腹怨言。
  “MD, 这是什麽鬼网速,比乌龟他爷爷还慢!”正在打游戏的罗帅,恼火地骂道。
  “就是,这学校真黑!收我们这麽多钱,也不给我们安排住好一点,连个空调也没有,还有那床小死了,还没有我家里的一半大。”坐他旁边的代小强,拿起一本杂志扇了几下,同样一肚子不满。
  闻言,躺在床上看书的许泠,冷冷瞥了他们一眼。这些人真烦,一天到晚都在鬼叫!还好最爱抱怨的夏川和女生出去约会了,不然他一定会被他们三个烦死!
  经过几天短暂的相处,许泠已经搞清了夏川等人的大体情况,夏川和自己一样是法律系的,罗帅和代小强是外管的,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他们都生长在非富即贵的家庭,所以都眼高於顶,喜欢门缝里看人,其中家世最好的夏川最为严重。夏川是名副其实的太子爷,父亲是X市的市委书记,母亲是烟厂厂长,这样的家庭让他有了足够嚣张的本钱,看不起任何人,尤其讨厌穷鬼。
  但许泠丝毫没有被夏川他们傲人的家世吓到,知道他们的身份後,他只有一个感觉,国家的未来交在这些人手中,真是前途堪忧啊!
  “MD,土包子,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碍眼,赶紧搬出去。”罗帅转头对许泠骂道,这宿舍本来就让人超不爽了,看到这死蛮子更让人火大。
  许泠还是以往的老样子,充耳不离,完全把他们当空气。
  “我操!你那是什麽态度?你是不是欠扁啊!”代小强火冒三丈地骂道。可恶!这个死!!简直让人发疯,无论他们怎麽骂他,他都当他们在放屁,连话都懒得回一句。
  许泠伸了个懒腰,看了眼表,已经六点过了,该去吃饭了!跳下床穿上外衣,就去餐厅吃饭,留下罗帅和代小强两个人气得跳脚。
  “兄弟们,哥哥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
  “你这有异性没人性的家夥总算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看到夏川,一肚子火的罗帅没好气好回道。
  “好大的火气,怎麽了?谁欺负我们小帅同志了!”夏川坐到罗帅身旁,搂住他肩膀笑嘻嘻地问。
  “还能有谁,还不就是那彝蛮子。”代小强摇头叹气。
  “又是那小子!”夏川眯起眼。
  “川子,我受不了了!再和那蛮子呆在一起,我迟早会宰了他的。”罗帅咬牙切齿地道,眼睛都要喷火了。
  夏川能理解罗帅,那彝蛮子真的很让人火大,明明是个穷山僻壤出来的乡巴佬,却一再藐视他们,根本不把放在眼里。尤其他看他们的眼神,好像他们是恶心的垃圾一样,充满了鄙视和不屑……
  “这是什麽?”代小强忽然注意到夏川手中的食盒,抢过来打开一看立刻大叫:“翡翠牛排!”
   闻言,罗帅马上站起来看。“川子,你真是大手笔啊!竟然带林雅婷去丽晶。”丽晶酒店是市里最好的酒店,出了名的贵,翡翠牛排是丽晶酒店的招牌菜。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夏川笑了笑,耸耸肩。“这是专门给你们带的,赶紧吃吧!”
  “不亏是好兄弟,没忘记哥们。”代小强拍了下夏川的肩,拿著筷子就要开动。
  “等一下!”夏川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伸手阻止代小强。
  “怎麽了?”代小强不解地看著他。
  “先不要吃,我想到办法收拾那彝蛮子让他滚蛋了!”
  “什麽办法?”罗帅和代小强马上兴奋地同时问道。
  “就是……”
  ###      ###      ###
  XX大学的餐厅是大学中首屈一指的,菜色丰富又可口,非常受学生欢迎,但许泠连续几日都只买碗清粥。住在高原的许泠一来平原,马上就水土不服,一直食欲不振,只吃得下清淡的。
  许泠拿著粥离开餐厅找个清静没人的地方坐下,他不喜欢一大堆人在一起吃饭,太吵了!
  “哟,怎麽又是粥啊!你天天吃,不腻啊!”
  许泠刚要拉开口罩吃粥,就听到一道嘲笑声,他皱了皱眉,这些人真有病!连吃个饭都不让他清净。
  “没办法,谁叫人家穷,没钱吃好的。”罗帅刚嘲讽完,代小强马上就接声。
  “你们俩给我住口!”夏川佯装生气地怒瞪一眼身後的兄弟,露出雪亮的白牙,笑道:“哥们,别生气!其实我们这次来,是专门来向你道歉的。”
  许泠愣了一下,旋即好奇地望著夏川。心想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时候,是不是像夏川现在笑得这麽恶心!
  “我仔细想了下我们的行为,觉得挺无聊的,希望你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别放在心上。”夏川说得好不真诚,“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吃了以後就忘记过去的不愉快,大家好好相处吧!”一份香喷喷的翡翠牛排递到了许泠面前。
  “赶紧吃吧!这可是好东西,你一辈子也吃不起的。”罗帅酸溜溜地道,为了他们的计划,只能便宜这彝蛮子!
  许泠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夏川等人,最终接过食盒,拉起口罩吃了一点。
  见状,夏川等人笑弯了眼,心想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一点好吃的就让他上钩了!他们在翡翠排骨里放了泻药,等下可有他好受的。
  “哥们,你慢慢吃,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夏川约好林雅婷要教她打篮球。
  夏川等人不知道,刚等他们离开许泠就把嘴中的排骨吐了出来。许泠刚想把排骨扔掉,却看到远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扬起了唇角,眼中闪烁著寒冷的幽光……

上林上 发表于 2011-10-28 10:57:06

挺不错的开头,很期待你的下文

toby_01 发表于 2011-10-28 15:26:52

XX大学的餐厅是大学中首屈一指的,菜色丰富又可口,非常受学生欢迎,但许泠连续几日都只买碗清粥。住在高原的许泠一来平原,马上就水土不服,一直食欲不振,只吃得下清淡的。
  许泠拿著粥离开餐厅找个清静没人的地方坐下,他不喜欢一大堆人在一起吃饭,太吵了!
  “哟,怎麽又是粥啊!你天天吃,不腻啊!”
  许泠刚要拉开口罩吃粥,就听到一道嘲笑声,他皱了皱眉,这些人真有病!连吃个饭都不让他清净。
  “没办法,谁叫人家穷,没钱吃好的。”罗帅刚嘲讽完,代小强马上就接接声。
  “你们俩给我住口!”夏川佯装生气地怒瞪一眼身後的兄弟,露出雪亮的白牙,笑道:“哥们,别生气!其实我们这次来,是专门来向你道歉的。”
  许泠愣了一下,旋即好奇地望著夏川。心想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时候,是不是像夏川现在笑得这麽恶心!
  “我仔细想了下我们的行为,觉得挺无聊的,希望你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别放在心上。”夏川说得好不真诚,“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吃了以後就忘记过去的不愉快,大家好好相处吧!”一份香喷喷的翡翠牛排递到了许泠面前。"
  “赶紧吃吧!这可是好东西,你一辈子也吃不起的。”罗帅酸溜溜地道,为了他们的计划,只能便宜这彝蛮子!
  许泠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夏川等人,最终接过食盒,拉起口罩吃了一点。
  见状,夏川等人笑弯了眼,心想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一点好吃的就让他上钩了!他们在翡翠排骨里放了泻药,等下可有他好受的。
  “哥们,你慢慢吃,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夏川约好林雅婷要教她打篮球。
  夏川等人不知道,刚等他们离开许泠就把嘴中的排骨吐了出来。许泠刚想把排骨扔掉,却看到远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扬起了唇角,眼中闪烁著寒冷的幽光……
  ###      ###      ###
  为了让许泠死得更难看,夏川等人还专门把宿舍的马桶弄坏,可是他们等了整整一夜都不见许泠有什麽动静。
  天亮了,看著许泠像以往一样起来去上课,夏川等人通通满腹狐疑。
  跟在许泠身後,夏川迷惑地盯著他高大孤傲的背影。到底怎麽回事?那彝蛮子怎麽会一点事也没有,卖药的不是说吃了那药一定会拉个半死吗?难道那彝蛮子异於常人,是超人?
  “夏川!”一道怒吼从身後传来,夏川转头一看,原来是学校出了名的阎王教授王老头。王教授虽然已经年过六十,性格却相当火爆,是学校有名的鬼见愁,很多学生都怕他。
  “王教授!”夏川笑眯眯地走上前行礼,他可是非常注意在师长心中的形象。“教授,你脸色好差,是不是生病了?”夏川发现一向身强体健、精神抖擞的王教授,今天却脸色发青、神情憔悴,像个鬼似的。
  “夏川,你还好意思问!我怎麽会教到你这种败类,你到底对我有什麽不满,竟想出那种恶作剧来整我。”王教授好像吃到炸药一样,暴跳如雷地指著夏川大吼。
  “教授,什麽意思?”夏川听得一头雾水。
  “还敢装蒜!许泠已经向我承认,是你在牛排里下泻药,让他送来给我吃的。”王教授气得吹胡子,昨晚他一夜都待在厕所里,拉得浑身虚脱、双腿发软,差点没命。
  闻言,夏川恍然大悟。DM,原来他被人阴了!这彝蛮子竟然敢这样玩他,操
  “教授,我是被冤枉的,我……”
  “住口!你不用狡辩了,我实在没想到你竟会做出这种卑鄙下流的事情来,我会把这件事告诉院长的,你等著退学吧!”王教授打断他的解释,气愤地离开。
  “教授,不要,你听我说!”夏川赶紧追上去。
  站在前面看戏的许泠,冷冷一笑,他从来就不是什麽善男信女,若有人敢害他,他定会十倍逢还……
  ###      ###       ###
  “MD,许泠,给老子滚出来!王八蛋敢陷害我。”门被一脚踢开,夏川杀气腾腾地冲进宿舍。
  “川子,怎麽回事?”正在讨论赛车的罗帅和代小强吓了一跳,上前询问。
  “MD,这死蛮子竟然敢整我,昨天的牛排他根本没吃,而是用我的名义送给了王老头。”夏川怒火冲天地指著许泠骂道。这死蛮子害死他了,无论他怎麽解释,王老头就是不肯相信他是清白的,现在已经跑去院长办公室告他了。
  “MD,许泠,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整川子。”
  “操!没想到你这死!!竟然这麽阴毒,做出这麽卑鄙的事情来。”罗帅和代小强马上同仇敌忾地破口大骂。
  许泠翻了个白眼,这些人是不是忘记了,是他们先下药整他的,亏他们好意思在这里像疯狗一样乱吠,自己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MD,今天老子不把你打得跪地求饶,老子就不姓夏。”盛怒中的夏川,抓起椅子就要向许泠砸去,幸好被罗帅和代小强拉住。
  “川子,冷静点!别忘了校规。”学校有规定,学生若敢打架马上开除。
  “MD,我不管,我一定要宰了这王八蛋。”
  面对像头怒狮一样的夏川,许泠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有点困了,睡个午觉吧!许泠打了个哈欠,就翻身上床,完全无视夏川的存在。
  “放开我,我要扁死他!”夏川要疯了,这死!!竟然敢如此藐视他。
  “别这样,川子!”罗帅和代小强紧紧拉住夏川,把他拖了出去,他们怕夏川再待在宿舍里会真的搞出事来。
  “死蛮子,王八蛋,混蛋……”对宿舍外传来的咒骂声,许泠置若罔闻,闭上眼很快就沈入了梦乡……

toby_01 发表于 2011-10-28 15:29:52

《爱情是一种病》第一章(5)
  这次泻药事件,院长虽然碍於和夏父的交情没有惩处夏川,但打电话告诉了夏父,夏川被父亲骂了个半死,让夏川对许泠更加恨之入骨。
  碍於校规夏川不能明著收拾许泠,只能暗地报复许泠,他让罗帅等人四处造谣说许泠一直戴著口罩,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是因为长得奇丑无比有怪病,想孤立许泠,让大家都不敢靠近许泠和他说话。对此许泠毫不在意,他性格本就孤僻,不喜欢和人接触,没人来烦他,他反而落得清静。见此计对许泠完全无效,夏川马上又想了第二计。
  “川子,你要的东西我找来了。”罗帅把手中的麻布袋扔到夏川面前,里面装满了花花绿绿吐信的蛇。
  “哼!这次非整死这彝蛮子不可。”阴森森的笑容让夏川原本阳光俊朗的脸,变得狰狞起
  “川子这个主意好,我们宿舍後面就是树林,会爬进几条蛇也是很正常的事,谁也不会想到蛇是我们放的。”代小强对夏川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们就等著看彝蛮子被蛇咬进医院吧!哈哈哈……”幻想许泠被蛇咬後尖叫的惨状,夏川兴奋地大笑,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卑鄙阴险了。
  夏川从小就是众人追捧的对象,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来没有受过一丁点委屈。但许泠不仅无视他,还敢设计他,对夏川而言简直是罪大恶极,就算死一百次也难解他心头之恨。
  夏川刚指挥罗帅和代小强把毒蛇藏好,许泠就回来了。一进屋,敏锐的许泠就听到很轻、很怪的“嘶、嘶”声,他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这些人真是幼稚到让人无语,让人想对他们有所期待都不行。
  盯著和往日没有任何异样的床,许泠嘴角勾出一抹危险、诡异的笑容,但因为他带著口罩,所以夏川他们看不到,不然他们一定会有所提防,而不会让後面的惨剧发生。
  夏川他们现在全部兴奋地看著许泠一步步走向他的床,他们把蛇藏在了许泠床上,只要他一坐下去,那些蛇就会从被子里钻出来,把他咬成蚂蜂窝。
  来到床前,许泠冷冷一笑,突然掀开被子,不等夏川等人反应过来,就迅速抓起床上的蛇全部扔向夏川。夏川这个大少爷马上吓得跳起来,原来他小时候曾在郊游时被蛇咬过,非常怕蛇。
  “死蛇,快点滚开!别过来!”夏川不顾形象的放声大叫。“小帅,小强,快点把他们赶走。”
  “川子!”身为夏川的好友,代小强和罗帅当然知道他怕蛇,赶紧上前把夏川身上的蛇赶走。
  “要死了,蛇进去了!”有条小花蛇钻进了夏川的裤管里,吓得夏川这个一米八几的大帅哥快哭出来了。
  坐在对面看戏的许泠,一向冰冷的眸子里浮现了一丝异样的光彩。
  “川子,快把裤子脱下来,把蛇赶紧弄出来。”罗帅赶紧叫道。
  “啊──”夏川赶紧脱裤子,但刚解下皮带,马上发出一声恐怖的惨叫。
  “川子,怎麽了?”
  “是不是被咬到了?”
  夏川点头,指著自己的下体痛得说不出话来,他的命根子不幸被咬了一口。
  “川子,你别怕,我们赶紧送你去医院。”代小强惊慌背起他往外面冲。
  “你最祈祷川子没事,不然你死定了!”跟在後面的罗帅临走时狠狠瞪了许泠一眼,放下狠话。
  许泠一言不发,还是那副冰山表情,可等罗帅他们走後,屋里传出了沙哑低沈的笑声……'

toby_01 发表于 2011-10-30 18:13:15

第二章(1)
  蛇的毒性并不强,夏川并无大碍,只是下体又肿又痛,医生说必须几天後才会好,这可苦了夏川了,怕人看见他那肿得不像样的下体,他只能天天待在宿舍。而那些蛇不知许泠用了什麽方法,等夏川他们从医院回来时已经全部不见了。
  被蛇咬的事,夏川并没有告诉学校,他最爱面子了,他宁愿死也不要让人知道他整人不成反被整,小弟弟被蛇咬的糗事。他更加憎恨许泠,恨不得把许泠千刀万剐,可是经过泻药和毒蛇事件後,他充分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个沈默寡言的彝蛮子,骨子里超级阴险卑鄙,要收拾他必须得等到适当的时机,不然只会像前两次一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休息了一个星期,夏川的下体终於恢复原状,夏川终於松了口气,不过夏川仍旧不放心。
  今天是星期六没课,夏川一大早就起来,找出自己最近才买的名牌休闲服装穿上,又梳了个帅气的发型。对著镜子照了照,夏川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真是个大帅哥,试问有谁难抵抗得了他的魅力……
  正当夏川陶醉於自己的帅气时,浴室的门被推开了。见到来人,夏川马上变脸,咬牙切齿地瞪著许泠,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许泠根本不理会他,走到旁边的洗漱台洗脸刷牙。对上次的事许泠一点罪恶感也没有,他觉得这完全是夏川咎由自取。
  夏川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检查”他的小兄弟有没有问题,还能不能像以前一种“横扫千军”,这彝蛮子以後又好好收拾。
  向许泠不屑地冷哼一声,夏川离开浴室。看见夏川,刚起床的代小强和罗帅立刻大叫。
  “川子,穿得这麽帅去干吗?”
  “川子,是不是要去相亲啊!”
  “呵呵!差不多,本人要去约会。”夏川换下拖鞋,穿上价值上千的名牌运动鞋。
  “哦!原来是要和林大美人约会啊!难怪打扮得这麽帅气。”罗帅恍然大悟。
  “我看川子不是单纯的约会这麽简单吧!”代小强搂住夏川的脖子,笑得好不暧昧,“川子,今天是不是要打算把那朵空谷幽兰吃了啊!”
  “你怎麽知道?”夏川并未否认,只是笑了笑。
  “单纯的约会,会带这个吗?”代小强从夏川裤包里掏出几个保险套。
  “川子,你小子真是个大色狼,竟然想把我们纯洁可爱的小公主吃了!”罗帅一副你好邪恶的表情。
  “好色是男人的天性,不色就不是男人了。而且我们是正在交往中的男女,做爱是天经地义的事。”夏川抢过保险套,他必须找人做爱看自己的小兄弟有没有什麽问题,而且他已经销想林雅婷的身体很久了。
  “林雅婷的身材很有料的,你小子今天可爽了!嫉妒死兄弟了。
  “你回来後,一定要记得向我们汇报林大美女的三围和味道。
  代小强和罗帅一个比一个还兴奋,男人总是对这种事非常感兴趣。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我们做了几次都告诉你们的。”夏川比了个OK的手势,他在这方面一向很开放,还经常和罗帅他们交流泡妞心德。
  “林公主,应该还是个处,你对人家可以温柔点哦!”罗帅笑得好不猥亵。
  “知道!我走了,Byebey!”把一切准备好後,夏川帅气地向兄弟们挥手告别,离开了宿舍。

上林上 发表于 2011-10-31 21:04:15

新内容怎么还没来呀{:4_421:}

无聊的人啊啊 发表于 2011-10-31 23:51:59

等待更新啊!!!!!!!

toby_01 发表于 2011-11-6 10:33:45

《爱情是一种病》第二章(2)
  “夏川,你的腿好一点了吗?”学校某个偏僻的小湖边,一个美丽如画的少女望著身旁帅气阳光的大男孩,眼中满是关心。
  “已经好多了。宝贝,你不知道我这几天不能见你,有多想你吗?”夏川搂住林雅婷的香肩,轻抚著她黑亮美丽的发,深情款款的表情可迷惑所有女人。对於这几天请假的事,夏川的解释是扭到脚了。
  “不是有天天打电话吗!”纯情的林雅婷羞红了俏脸。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挂念他,听说他扭到脚,自己都急死了,但碍於校规不能去男生宿舍看他,只能天天在心里祈祷他赶紧好起来。
  “宝贝,你脸红的样子好可爱!”林雅婷娇羞的模样,让大灰狼忍不住印上她的唇。
  林雅婷欲拒还迎的推了他几下,就躺在他怀里,任他亲吻。林雅婷的柔顺乖巧让夏川欲火大起,把她扑倒在草地上肆意掠夺。
  夏川本打算给林雅婷一个美好的初夜,准备在酒店的豪华套房夺去她的处子之身,不过现在他改变主意了,林雅婷太迷人了,他等不到去酒店了,他决定现在就吃了她。
  这小湖位於校园角落,一般不会有什麽人来,正是个干坏事的好地方,嘿嘿……
  夏川眼中闪烁著邪笑,更加卖力挑逗林雅婷,舌头伸进她的香唇吸取她口中的蜜液,大手邪恶地抚摸揉玩著她丰满诱人的娇躯。
  林雅婷完全沈醉在夏川的热吻中,根本没有发现他的企图,直到夏川把手伸进她的洋装,隔著胸衣揉搓她的乳房,她才清醒过来。
  “你干什麽?”林雅婷推开夏川,有些害怕地看著他。& G6 y3 M% j3 @$ S8 j7 s
  “宝贝,我爱你,我实在等不及了,把你给我好吗?”夏川抱住她,柔声哄道。
  “不行!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的,我们……”已经欲火焚身的夏川哪有耐心听她废话,再次霸道地堵住她的嘴,撕开她的衣服脱下她的胸衣,抚摸她丰满的酥胸。
  “唔……不要……求你不要这样……啊……”林雅婷想挣扎,可是青涩的她哪是夏川这个花丛老手的对手,夏川很快就挑起了她身体里的欲火,让她只能无助的呻吟。
  “别怕,宝贝,我会很温柔的,保管让你欲仙欲死。”夏川一边安慰她,一边脱去她的裙子拉下她蕾丝内裤,让林雅婷没有一丝遮掩地完全暴露在眼前。
  欣赏著眼前雪白美妙的胴体,夏川脸上扬起了一抹满意的笑容,真是个尤物,不枉自己花这多时间和心血在她身上。
  “啊啊……不要碰……那里……啊……”夏川伸手探索林雅婷从来无人碰触过的神秘花园,弄得她娇吟连连。
  听著那诱人的声音,夏川更加血脉贲胀再也忍不住,猴急地脱下裤子直捣黄龙──
  “你们好吵!”一道充满磁性的男低音突然响起。
  夏川和林雅婷全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发现不知何时许冷竟无声无息地站在他们後面。
  “啊──”林雅婷羞得无地自容,捡起丢在旁边的衣服穿上,推开夏川想跑,却被他拉住。开玩笑,他的小兄弟都要爆炸了,怎麽能放她离开。
  “你在这干什麽?快滚!”夏川狠狠瞪著许泠,眼睛都要喷火了。MD,这王八蛋怎麽会跑到这里来,。
  许泠才不甩他,竟然走到他们身旁躺下,闭上眼准备睡觉,丝毫不管自己的行为会让衣衫不整的两人有多尴尬。
  “MD,王八蛋,你耳聋啦!没听到老子让你滚吗?”夏川要吐血了,这彝蛮子根本就是来故意破坏他好事的。
  “快点放开我!”林娅婷羞耻地甩开夏川的手,哭著爬起来跑了。她和夏川做那种事被人撞见,她不想活了。
  “娅婷,别跑!”夏川赶紧起身去追,他知道如果不赶紧追到林娅婷安抚她,以林娅婷羞涩的性格,他和她极有可能就这麽完了。
  看著夏川边跑边穿裤子的滑稽样,许泠扬起了唇角。平躺在草地上,淋浴在温暖的阳光中,许泠微微眯起眼,今天的天气真好……
看着夏川狼狈的一边跑,一边整理衣服的滑稽样,许泠勾起了唇角,平躺在草地上淋浴在温暖的阳光中,微微眯起眼。夏川想要和女人做爱,做梦!
  原来自从上次看到夏川被蛇咬时的可爱样子,性格奇怪的许泠竟然喜欢上夏川了!这次他是故意来搞破坏的……
页: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爱情是一种病》 BY 乌蒙小燕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