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4683 发表于 2012-8-2 22:00:06

《他女•他男》 BY 佚名 【完结】

本帖最后由 猫瞳 于 2012-8-28 23:19 编辑

此文纯粹原创,八年心血,最终完成,版权独有,翻者必究!

《他女•他男》文学本
         编剧:王旭

我是谁?我在寻找什么?

夜色笼罩着这座城市,这家五星级宾馆,可谓是这座城市中最为奢侈的一家了。昕凯每次来这里的时候,都喜欢坐在宽大的窗台上,透过干净玻璃窗向外俯瞰这座城市,20楼,最顶端的一层,之所以选择这个房间,是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也是这家宾馆夜色最美的一间。是的,昕凯喜欢夜晚,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恢复到真正的自己。白天,光太刺眼,所有的人如同擦上了厚厚的防晒,厚到可以成为保护伞,虚假的不能在虚假了。此时的昕凯如同往常一样,赤裸着身体,看着窗外蚂蚁般的光点,时不时的喝着手中的朗姆酒,他最喜欢的酒,口感浓烈,却带着香甜的后香。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浴室走了出来,身上还带这水滴,散发着柑橘的香水味,他用了昕凯随身带着的那瓶香水,这么多年来,昕凯一直在用的香水味道。小伙子叫王子山,二十刚出头,脸上难免带着稚气,但身材却好得没的说,可能跟他大学的专业有关系,王子山大学学习的田径,每一块肌肉都恰到好处,与那些健美先生比较起来,没有任何一块夸张如同石头般的巨肉。
“想什么呢?”王子山的声音打破了房间里的宁静,也让正在沉浸在夜色总的昕凯回过神来。
“没什么?你看那些灯,每一盏都是为一个人而守候的,你是哪一盏?”昕凯的眼睛再次回到了 窗外。王子山将他的头转了回来,站立在昕凯的对面,褪去了裹在身上的浴巾,一个年轻而又精壮的肉体完整的展现在昕凯的面前。毕竟是年轻人,和30岁的昕凯比起来,对性的需求超过人们的想象。
“精力这么旺盛,刚完事还想要?”昕凯微笑着开着玩笑。
“年轻人,火力旺,更何况我一个月能见你几次啊,好不容易抓到你,还不榨干你,省的你出去找别人下火。”王子山怨念的回答着。
昕凯离开了窗台,躺在了那张软软的,完全能够包裹人的床上,在这年轻的胴体诱惑下,他也难以释怀。还没等昕凯缓过神来,王子山已经趴在昕凯的胯下,用他纯熟的技巧调戏着昕凯。昕凯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从他薄薄的嘴唇中间,发出呻吟的声音。对于王子山来说,这个认识了快三年的男伴,他却觉得十分陌生,除了知道他年轻有为,出手大方,对生活有着高品质的要求外,就是每个月有频率的见面,做爱。似乎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但昕凯却是如此般的若近若离,让他捉摸不透。除了用肉体满足彼此之外,其他的王子山一无所知。
昕凯的兴奋点再次来到了,他翻身将王子山压在了身体下,欣赏着,这年轻而又精壮的身体,如同艺术品一样,每一份都是如此的来之不易。两个人的眼眸再次对上的时候,昕凯默契的拿起了床头的杜蕾斯,刚要带上,王子山却阻止了他。
“这次不带行吗,我想真切一点,放心,除了你,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进去过。”
昕凯虽然忐忑,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其实昕凯也不喜欢隔着一层塑料,总觉得再薄的技术,也会感觉隔着很远。但为了安全,他也只能选择用这层塑料。王子山的要求昕凯接受了。在最后一点挺近的时候,王子山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兴奋表情。这样昕凯更加的亢奋。好在这一楼层只有这一件套房,不然其他的客人在这雨后的午夜,很难入眠了。
微弱的灯光,一声打火机的声音擦破了欢愉之后的宁静,王子山终于耐不住疲倦沉沉的睡了下去。昕凯点了一支烟,微弱的红光在这 微弱的灯光下闲的各位明亮。看着身边熟睡的孩子,他微微的笑了,是啊,如果没有王子山这三年来的陪伴,昕凯的日子可能会过的更苦些,想到这,深深地内疚感充满了昕凯的心。除了物质,其他再多余的东西他都给不了旁边的这个孩子,第一次认识的时候王子山刚刚入学,那是一次昕凯承接的内衣秀,王子山凭借着如此好的身材当选了这场秀的主模,虽然青色,并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可单凭他的身材,已经足以吸引场下的观众了。也就是这个时候,昕凯被王子山吸引了,可能因为都是圈里的人,所以他们心领神会的第一次接触,那场纯粹欲望的发泄之后,他们便开始了这种不谈感情的接触,王子山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昕凯欲望的发泄物。
连续 刺耳的声音,打断了昕凯的回忆,他回头拿起了床头的ip4,一张照片让他一下子精神起来。晨曦,这么晚打来,出了什么事。下班的时候他们通过电话,也已经交代了今天不回家,作为同屋的室友,兼兄弟,这么晚打来一定是有什么情况。
“喂!”昕凯轻声的接起了电话。
一顿嘈杂的声音,让昕凯听不到晨曦的讲话。
“你能换个地方吗?我听不清”昕凯一下子提高了声音,恍然般的回头看了看王子山,好在孩子睡得沉,不然一定会被自己吵醒的。
“你在哪?”晨曦咆哮着
“酒店”
“你现在马上来do it bar,我在这等你啊!”
“出什么事了,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别那么多废话,快点来,我在这等你啊!好了!”
“喂!喂!”晨曦在那边挂断了电话,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平静,晨曦是个沉稳的人, 从来没有这么急着叫自己去一个地方地。而且他不太喜欢酒吧这样的场所,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急匆匆的叫自己过去,相必是真的出事了!昕凯穿上了衣服,刚要走出门,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王子山,转念有回到了写字台上,留下了字条:我有急事先走了,睡够了可以叫点东西吃!

夜色缭绕,昕凯再次成了蚂蚁般灯光的一份子,他开着车穿梭在钢筋水泥中,寻找着电话里说的那个昕凯很喜欢的酒吧。

Do it 是个很上档次的酒吧,说是bar,它更像一个俱乐部,很多城市中站在金字塔尖的人都在这里消费,寻觅,猎艳。因为女士免票,所以这里也不乏很多少女,她们怀揣这各种梦想,走进这家奢华的俱乐部,点一杯饮料或者鸡尾酒,独自坐在吧台前,等待梦想成真的那一刻。当真正的实现了,他们再也不跨进这里,所以这里流行着一句谚语,铁打的吧台,流水的妞儿。每天都能有新的面孔被带走,有的成了少奶奶,有的成了不折不扣的 小三,不管成为什么,少女们始终乐此不疲的走进来,走出去。其实有的时候想想,梦想就是这么几步,走过去了,你也就成了!为了吸引更多的大佬来,酒吧可谓是煞费苦心,无论从装修还是酒水都是奢华至极。昕凯之所以喜欢这里,是因为这里的酒很好喝,习惯了品质的生活,他不允许有半点瑕疵,再加上典型的欧美bar,作为留洋回来的昕凯,多少有些习惯!

走进do it,熟悉的和经理打过招呼后,昕凯被带到了晨曦面前,这是个卡包,昕凯从第一天来,就一直选择这个角落里的卡包。经理一直纳闷,为什么不选择别的位置,昕凯打趣的说,这里的视线好,可以看清楚每个人的样子!

“出什么事了,这么急”大半夜的被叫出来,昕凯还是有些不甘。
晨曦没有应声,只是一味的朝吧台望去
昕凯不耐烦的用手挡住了晨曦的视线
“哎,说你呢,怎么了?大半夜的叫我过来,还不说话,你知不知道打扰我睡觉的后果是什么”
“哎呀,破酒店有什么好睡的,家里又不是没有床。”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无非就是温柔女人香,我还不了解你”
昕凯有些不知所措的岔开话题
“到底怎么了?这么急得传唤我!”
“你看吧台的那个女人没?”晨曦指着吧台
“哪个,那里那么多女人”
“就那个,红色衣服的那个”
昕凯顺势瞅了一眼
“不怎么样嘛,我说兄弟,这么晚了,你叫我来,不是让我陪你看女人的吧!”
“哎呀,你再仔细的看看,她和那些女孩不一样”
昕凯无奈的再看了一眼
“没什么不一样的啊,就是衣服颜色亮了点,不过大半夜的穿的这么鲜艳,走在街上会吓死人的”
“去一边去,我观察她一晚上了,好多人上去搭讪,都被她拒绝了。你说我要是去了,她会不会也拒绝我啊!”
“你这么晚叫我来,不是让我陪你泡妞吧!”
“当然不是,是让你帮我泡妞!”
“啥?你脑袋进水了!”昕凯有些意外
“你脑袋 才进水了呢,我这一晚上啥也没干,就看她来着,好几次都想上去搭讪,可看到那么多人悻悻而归,有点胆怯了,所以让你这个年轻有为的帅哥,当把红娘”
“你太抬举兄弟我了,保媒拉纤的事,我不干”
“是不是兄弟,求你这点事怎么就这么费劲呢!”
“兄弟也不是这么当的啊!”
“哎呀,就是让你上前跟人家喝杯酒告诉他,你兄弟我想认识认识她,多简单,对于你这个催花老手来说易如反掌”
“滚!要追,你自己上,别扯上我”
“就一次,就当兄弟求你了还不行吗!事成之后,我做一个月的家务!”
“你可拉倒吧,咱家有保姆,用不着你这个大少爷伸手”
“你帮不帮,兄弟求你这点事咋还这么费劲呢,这关呼我下半生的幸福啊!”
昕凯有些为难,又碍于兄弟情面。
“下半辈子,可真有你,忘了告诉你了,欢场无真爱,他们就像妖精一样,趁着夜色到处乱走,天一亮,噗,灰飞烟灭的消失了!”
晨曦再一次投来了恳求的眼神,昕凯只好无奈的挺身而出。他迎面走过吧台,很多少女发现昕凯之后,都投来了渴望的眼光,好似就在这一刻,他们的最后一步来临了。走的越近,昕凯越是仔细的观察了这个红衣女人,清澈的眼眸里,略微带着忧伤,皮肤白质透明,好像掐一把就能渗出水来。一抹红唇,浓烟的如同毒药一般,勾人魂魄。昕凯走到了吧台,站在了红衣女人的身旁,给自己叫了杯朗姆净饮,又给他旁边的这个女人叫了杯鸡尾酒。当酒保送上酒的时候,她才注意到身边的昕凯。
“玛格丽特,好悲伤的酒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只是表达方式不同罢了”
红衣女人淡淡地笑了,毒药版的红唇微微上扬,如果不是昕凯喜欢男人,他早就败在这抹红唇中了。坐在卡包里的晨曦正在经历从来没有过的忐忑,他注视着昕凯和那个女人虽然听不见,但他仍然想努力地从两个人的唇语往来中,读到什么,女人笑了,昕凯也笑了,昕凯指了指自己,女人看了看自己。晨曦的心跳的快要蹦了出来。女人礼貌的告别了昕凯,径直的走向晨曦,那体态的婀娜,让晨曦的大脑瞬间充血,那一身贴身的能够体现出体态的红衣,让晨曦的睾丸素大量的分泌。女人走到了晨曦面前。
“你好,你可以叫我安!”
“你—你好!”晨曦有些喘不过气
“你朋友说你有个秘密要告诉我”安坐在了晨曦的对面,晨曦连续坐了两个吞咽的动作
“没——哦,有。”
“我们认识吗?”安继续发问
“不——不认识”晨曦继续吞咽
“那什么秘密是关于我的呢/”
“我,我注意你一晚上了,想认识你,怕你拒绝,所以就让我朋友过去打个前战”
哈哈哈,安笑了起来,晨曦知道,这是她一个晚上第一个笑!晨曦也跟着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你们男人啊,还真有意思,想尽办法的搭讪,你更绝,竟然组团来泡妞”安笑着很美,让人意外的爽朗“不过你还挺可爱的,这一晚上,男人见多了,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你多大了?”
“28”
“还是个男孩啊!”
“什么?好歹我也是个顶天里的男人,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拒绝,没有必要羞辱我!”
“呵呵,我29岁,叫我一声姐吧,我陪你喝几杯”安点上了一颗烟,优雅的吞吐着
“姐?凭什么,你也大不了我多少!”晨曦有些不甘
“哎,弟弟就当你叫了,来,咱喝一杯”安似乎有些老练,甚至让晨曦觉得安是个坐台女,晨曦有些犹豫不决,亦然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
“我不是台妹,放心吧,我没那么便宜”安喝了口酒,似乎看穿了晨曦的心思
晨曦有些不好意思的举起了酒杯,喝了下去。
推杯换盏之后,晨曦和安数落了起来,聊天也没有那么拘谨。看到这样的情况远在吧台的昕凯默默的决定离开。当他距离吧台越来越远的时候,围坐在吧台的少女们都有些沮丧,如同梦想再次离她们而去,明天还有重头再来一样。

凌晨两点的大街上,灯光尤为刺眼,酒精的刺激下,昕凯的车越来越快。他不是个喜欢挑战制度的人,只不过这一夜,他从床上到车里,经历的内容太丰富,此刻他有些疲惫,如果再不快点回家的话,他剩下的几个小时里很有可能会在车上度过。

一家宾馆的房间里,泛起了暧昧的光,一身红衣的安站在床头,面对着床上的晨曦,她慢慢的褪去了这身红色的伪装。那抹红唇,在有节奏的呼吸中,微微的张开,隐约的看见那洁白的牙齿。没有内衣,除了胸贴以外,安不习惯这种束缚。赤裸的胴体在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立体。安出去了胸贴,风韵的双乳坦露在晨曦的面前,可能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晨曦开始大口的喘气,就好像要从胸膛中蹦出什么东西一样。下体早就欲罢不能的等待着一场盛宴降临。安慢慢的爬上了床,在灯光的阴影里,忽明忽暗,就想真实与梦境中游走一样。慢慢的安爬上了晨曦身上,用那抹毒药般的红唇,轻轻的吻了晨曦。晨曦的确中毒了,刚要褪去自己的衣服时,安阻止了他,就在晨曦不解的时候,安已经慢慢的向下移动,红唇挪到了晨曦的脖子,之后又到了胸膛,安用这抹红唇,慢慢的解开了晨曦的衬衫,裤子,内裤,直至最原始的,最坦荡的状态。红唇所到之处,无不留下红红的印记。晨曦早已控制不住自己,但他想反抗,可却不小心让面前的这个女人站了主动。他也只能尽量的配合,任由安来摆布。当安慢慢的坐在晨曦下体的时候,晨曦彻底沦陷了,此刻让晨曦脑海里浮现了舒马赫站在领奖台上,肆无忌惮的喷洒着手中香槟的画面。
安淡淡地躺在晨曦的身边,微微的笑着。
“第一次的感觉好吗?”安笑着问!
“恩——谁说我是第一次!”晨曦脸有些热
“说你是男孩,你还不爱听,不过恭喜你,真正的成为男人了!”
“我本来就是男人!不信我证明给你看!”晨曦突然翻身,趴在了安的身上狂吻着。
安没有做声,静静地看着身上的这个男人。晨曦也注意到了,停了吻,直直的看着安
“我弄疼你了?”
“没有,就是想多看看你!”
“该看的你都看到了,还想看什么?”
“看心!”
“心?”
“恩,其实我是妖精,能够看穿人的心”
晨曦扶起了身子,指着自己的心。
“那你看见它里面装着什么吗?”
“你年轻,单纯,甚至有些傻,遇到喜欢的会奋不顾身,就像蛾子遇到火一样,就算粉身碎骨,燃烧殆尽,也要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因为这就是你的命!”
晨曦有些糊涂,有些不知所措
“你会烧死你身边的人的”安静静的说
“那今晚我们一起烧死吧!”说完晨曦更加疯狂地游走在安的身体上
安慢慢的闭上眼睛享受着来自晨曦内心中炙热的火焰!

阳光晒进了房间的床上,晨曦耐不住阳光的炙热,半睡半醒间,抚摸着身旁,却发现身边空空的,只剩下被阳光炙烤的被单。晨曦挣开眼睛,看着空空的屋子,赤裸着身体,开始找寻安的踪迹,偌大的屋子里,安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在便条上的字迹。
“看你熟睡的样子真可爱,不忍心吵醒你,只好默默地离开,太阳出来了,一切都回到真实的世界,那场欢愉就当是一场梦吧。这个梦很美,很甜。小朋友,按照惯例,这些钱够买你的初次,至于我,妖精只适合在黑夜出现,天亮了,它怕打回原形,所以找到了黑暗的角落把自己隐藏起来。日后勿见,安!”

太阳把这座城市炙烤了一天,傍晚来临的时候,那份炙热从脚下翻了上来,带着让人窒息的使命再次炙烤着每一个人。晨曦失落的走在江边,这座城市的面子工程,河两岸的灯光鲜艳,跳跃,让人恍如隔世。手里的那包钱让他越握越紧,自己仿佛被人玩弄了一样的可悲。看着经过身边的一对对情侣,心中不免出现很多怨恨,甚至偶尔会生出些许恶毒的怨念。脑海里不停地回忆昨晚如同梦一般的境遇,可一切来的却又是那么真实,两个肉体的触碰是那样的真实,昨夜,他们的确彼此拥着对方,可为什么这一天整个人就像化成灰烬一样,无处寻觅呢?只有手中的这个信封,三千块,一种嘲弄。但这又是安和他最后一件共同接触过得东西,他舍不得扔。夜渐渐的深了,如果昕凯说妖精只在夜晚出现,那这个夜那个红色的安还会不会再次出现呢?
还是那个酒吧,还是那个座位,晨曦安静的坐在那喝着酒,希望能够在他恍惚时,安再次出现,可来的都不是安,而是不同的粗脂粉末的女孩们,晨曦没兴趣,女孩们甩下几句狠话,悻悻的离开了。夜还是那样的深,可安却没有再出现。拖着沉重的身体,晨曦回到了自己的家。当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家里的灯都亮着,昕凯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茶几上多了一杯红酒,那艳丽的红再次让晨曦想起了昨夜的唇。
“都告诉你了欢场无真爱,你还真认真了”昕凯打着玩笑说。
“你不说话没人会忽略的存在。”说完,晨曦把手中的信封摔倒了茶几上。
昕凯拿起来看了看,一笑过后再次将那打臭味的纸扔了回去。
“怎么,换路子了,开展第二职业?不过你这价格高了点吧”
“你的嘴怎么这么黑,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晨曦疲倦的把自己摔在了沙发上。昕凯喜欢软绵绵的东西,所以无论是床还是沙发,都能把自己足足的包裹起来,这样才会有安全感。
“那好,我问问你,天亮之后怎么样,看清楚她真面目了么啊?”
“还没等我看,她已经消失了”
“还真是个妖精啊,可这钱哪来的啊”
“按照惯例,买我的初夜”
昕凯差点把口中的红酒喷了出来,“你被买了,哈哈哈哈”昕凯有些幸灾乐祸
晨曦有些过不去的面子,甩下句脏话起身走向浴室。
昕凯也追了过去八卦般的打听昨夜的事情。
晨曦懒得理他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情,褪去有些发臭的衣服,裸露出健硕的上半身,昕凯走了过开,被晨曦的身体震撼住,同住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就算曾经看过无数人的身体,晨曦只是简单的上半身,就已经让昕凯面红耳赤的转移了视线。一处明显的唇印停留在晨曦的锁骨处,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原来他带着那抹红唇走了一天的路。晨曦用手指淡淡的抚摸着那颗唇印,手指上沾上了那抹浓烟的红,放在了鼻子上闻了闻,如同淡色的忧伤再次刺痛了晨曦。这是个怎样的女人,竟然可以如此洒脱的消失的无影无踪,是自己真的不懂得怎样与女人周旋,还是自己彻底的沉浮,为何只是对于每个男人很普通的一夜欢愉,却让他如此的刻骨铭心。
“怎么还不舍得擦啊”昕凯上手尝试着帮晨曦擦掉那颗唇印。
晨曦猛的抬手,将昕凯伸过来的手打开。昕凯有些吃惊,如此的用力,难道他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被昨天的那个浓艳的女子俘获了心
“你不是真的……”还没等昕凯说完话,浴室的门已经被关上了。热水就像奔流的瀑布一样一下子喷涌而出,那个涟头是昕凯特意选的,因为它可以把软绵绵的水变得很结实,打在身上可以起到按摩的作用,褪去一天的疲惫。站在水中的晨曦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镜子,看着锁骨上的那抹红唇渐渐的在直奔下来的水中消失殆尽,晨曦希望可以用水抽刷掉所有关于昨夜的记忆,那一夜,他们真的触碰过对方,甚至触碰到了彼此的心,晨曦知道,没有动情,又何来如此真实的吻,可这份真实却如同梦境般,醒了,一切都浮沉散去了。
昕凯站在浴室的门口,听着水声,呆滞了很久,可能是觉得尴尬,他回到了沙发上,点上了只烟,深深地抽了一口,又重重的吐了出去,他在平复,可不知道自己在平复些什么。久违的忐忑,在这份夜里四处的荡漾着,红酒,他大口的吞掉那杯红酒,突然的起身,拿起车钥匙,重重的关上了门,和自己的那部车,消失在这样宁静的夜中。

这一夜对于安来说,犹如一世的经历,记忆犹新。那青涩的眼眸,年轻的身体,让她如同转世。可天亮的太快了,刺眼的阳光让她不得不再次回到现实,离开宾馆,她就像丢掉灵魂一样四处游走,不知时间。当她站在自己的房门前时已经是又一天的傍晚。她还是穿着那件红似火的衣服,脸上的妆也已经花掉,面容憔悴。开门进屋,扔掉所有无关的东西,只穿了件内衣,径直走向浴室。她的确需要好好的洗个热水澡了,洗掉那些不该属于自己的尘埃。
“你去哪了?”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
“你吓了我一跳,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安并没有直接回答男人的问题。
“我等了你一夜,电话关机”简洁的让人无法抗拒,男人冷冷的坐在角落里,余晖打不到的角落,暗的让安看不到他的表情。
“手机可能没电了,反正也没人找我,管它呢”安怨怨的说,还是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
“我问你昨晚去哪了?”男人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和人喝酒,多了,在他那过了一夜”
“男人?”男人阴冷的蹦出两个字
“嗯”安犹豫的挤出一个字。
“睡了吗?”男人继续问
“你说话能不那么龌龊吗?”
“我问你睡了吗?”男人仍然坐在角落里不动,仍然看不到表情。
“睡了,怎么了”安执拗的看着男人
“啪”一支杯子摔在了地上,声音极脆,杯子粉碎。可安没有动,好像早已意料到的样子。怨怨的看着躲在黑暗角落里的男人。
“我给你钱,给你房子,给你想要的生活,不是让你出去找别的男人玩的”男人平静的说。
“那你让我干什么?在这里无休止的等一个已婚,却还在外面包小三的大老板,不定时的过来宠幸我一下,我不是宠物”安静静的说。
“其他的我都OK,就是别再出去找别的男人,弄脏了你不值得”
“可我已经脏了”安突然咆哮起来。
“我希望不会有下一次,你好自为之吧”起身男子消失在黑色中,门狠狠的关上了。
屋子里瞬间静的要死,女慢慢的转身,走进浴室,脱掉最后一点布料,躺在了浴缸里,闭上了眼睛,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渐渐地屋里充满了安的哭泣声。

车停在了老地方,这是昕凯这个月第二次来,而且是连续两个晚上,这在平时是很反常的。还是那个房间,但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偌大的窗前,俯瞰着脚下的光点,他感到了无比的寂寞,不想找人,只想静静的一个人呆着。房间里只开了一盏灯,暖色的黄光微弱却明亮,照在昕凯的身上,昕凯喜欢裸体,让身体全部展现在空气中,自然的无拘无束,让他觉得很自由。一杯红酒下肚,昕凯微醺。他不知道今晚为什么回来这里,虽然每次想静静的时候他都会来到这个常年包租的房间里。但每一次来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嗡”电话不停地震动,在黑暗的角落里显得格外的刺眼。昕凯知道是晨曦,但昕凯没有动,只是头微微的转向电话,又慢慢地转了回来,一口酒,又喝了进去。电话不再震动,男也松了一口气,回想下午的场面男有些慌乱。“我在逃避什么?”昕凯不停地问自己,不停地问,不停地回想下午的场景,昕凯的欲火中烧,手不知不觉的移向了自己的下体,抚摸着自己,越发的频繁,越发的激烈,一瞬间的快感涌上心头,速度也越来越快,昕凯发出了呻吟声,喘气也越来越粗,头脑不停地闪现着晨曦的胴体,就在快感到达极限的那一刻,手机再次震动起来,这次是短信。“草”,男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动起来,窗台上也留下了浓郁的白浆,大口喘着粗气的昕凯,站在那冷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的景色,不由得觉得自己很恶心,随手抽出了纸巾,擦了擦手上的残留物,转身走了过去,拿起了手机,的确是晨曦的短信
“你死哪去了,陪我去个地方,回家接我”
“知道了,一会到”
“草”回完短信的昕凯再次报了粗口走进浴室,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不断地水声。

车停在公寓楼下,晨曦早就有些不耐烦,动作迅猛的上了车,满口怨言的问
“怎么才来”
“这已经是我最快的速度了,谁能像我一样对你的要求惟命是从”
“不好意思,大半夜的打扰了你的春宵,你的小妹儿,没怪我吧”
昕凯被问住了,一时间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去哪”
“南山别墅”
“这么晚了你去那么远干什么?”
“别问,开你的车”
昕凯察觉到什么,被晨曦这么一说,惺惺的发动了车,车径直的开走了
晨曦望着窗外的夜景,陷入了沉思,回想起刚才接到电话的一面

晨曦从浴室里出来,过着浴巾,身上还带着没擦干的水汽。电话突然想起,晨曦走过去看到是个陌生的号码,纳闷的接了起来。
“喂,你好,哪位”
电话那面半天没有动静
“喂?”晨曦接着问。
“是我”静了半天的电话那边想起了熟悉的声音,是安
晨曦的身体像触电一样,瞬间愣住“你……你怎么有我的电话,我找了你好久”
“早上走的时候偷偷的留下的”
“为什么突然的走了,那钱……是,是什么意思,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有时间见一面吗?你的问题我可以慢慢地回答你“

“你不会跟那个酒吧女来真的了吧“昕凯的话打乱了晨曦的回忆
晨曦非常不愿意听到酒吧女这几个字,“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都这么难听呢?”
“别好心当成驴肝肺啊,我是在提醒你,欢场无真爱,小心人家把你当成小鸭子玩了。”昕凯的话有些刻薄。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好好地开你的车吧”
昕凯的心有些刺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此刻往后,车里在没有了声音,静的要命,昕凯打开车上的音响,放起了一首好听的歌曲。

车停在了一栋别墅前,昕凯什么都没说静静的坐在那,晨曦提提气,开门下了车。昕凯赶紧也下了车。
“哎,”叫住了晨曦
“我在这等你吧,这么晚了不好叫车”
“不用,我没打算回去”晨曦转身走了
昕凯还想说什么,可还是收了回去,回到了车里,看着晨曦。此时晨曦已经走到别墅的门前,安打开了门,说了点什么晨曦走了进去,门也瞬间的关上了,昕凯在门关上的一刹那,感觉到了心痛。“我他妈的要贱死了”昕凯骂了自己。

“随便坐吧”安有些冷淡。
“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啊,你不是什么款姐吧”晨曦希望用这个玩笑暖暖场,却发现是个冷笑话,自讨没趣的笑了两声。女端了杯酒过来,放在了晨曦面前,自己则拿起了一根烟,“啪”的点着了火,虽然只是微弱的火苗,但在这偌大冰冷的房间里,却显得格外的暖和。火苗点燃了烟。
“我不是一个人住”安吐了一口烟,冷冷的说。
“哦”晨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气氛再次有些尴尬
“你怎么不问问我和谁住在一起”安的眼神有些犀利
“你想说就说了,不想说就不说了”晨曦有些尴尬
“一个男人给我买了这套房子,一个已婚的男人,我是他的情人,更准确的说,我是个小三,是个情妇,二奶,叫什么都行”安的声音有些激动
“你喝酒了”
“喝了,刚才喝得时候,突然想起你了,就给你打了个电话,看你在干什么”
“你喝多了”
“你不是想知道那钱是什么意思吗?”
晨曦有些逃避安的犀利眼神。
“你看我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住着这么大的房子,姐姐我有的是钱,为什么不能拿点钱,找点乐子呢?”
晨曦腾一下的站了起来有些突然,安都有些迟疑,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以为那一晚,你是真的”晨曦眼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炙热
安被这种炙热的眼神看着有些不知所措,但强作镇定的冷笑了一下
“哼,是真的?“拿起了桌上的酒杯,抬到眼前,透过杯子看晨曦
“杯酒试人心,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喝了一口酒
“可我是真的,你走了以后我像丢了魂一样找你,可能有些土,但我觉得我是一见钟情,我……我喜欢你!“
安突然听到着大笑了起来,站了起来走向了晨曦
“你喜欢我?你说你喜欢我?”安围着晨曦转,手搭在晨曦的肩上
“我是被男人包养的情妇,那个男的比我大20岁,我都愿意跟他,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有钱,能给我想要的生活,物质,真他妈的给劲,真他妈的……”安刚要继续说,可此时晨曦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上前强吻了安,安被这一幕吓到了,本能的赏了晨曦一巴掌。
安和晨曦都被这举动吓到了,半晌没有动,晨曦再次上前强吻了安,安开始反抗,俩人撕扯在一起,晨曦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撕安的衣服,晨曦的欲火已经不得控制,大口喘着粗气,吻着安,安一直反抗,但突然她停下来了,像个死掉的人木木的呆在那,紧闭双眼留下了一滴眼泪。晨曦发现了瞬间停了下来,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火,呆呆的瞅着安。
“你们男人都一样,只是为了得到我的身体,而谁会知道我的心是否愿意呢?”安冷冷的笑了,幽怨的说。
“对,对不起”晨曦有些不知所措
“没什么,我习惯了,”安开始褪去自己的衣服“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晨曦拦住了安退衣服的手,把脱掉一般的衣服帮安穿好。
“我要的是你的心”晨曦安静的说“你的真心”
安忍不住的留下了眼泪
“滚!拿着你的衣服快滚”安扭过头去
晨曦拿起衣服跑到了门口停下,“我不管你是什么?你也可以不爱我,但阻止不了我爱你,我爱的是你的人?而不是你的身体”晨曦开门走了出去
门再次的被重重的关上,安瞬间的崩溃。
“我走上了一条路,这条路没有尽头,更没有退路,只有一直的走下去,知道粉身碎骨。晨曦,我是爱你的,但我的心已经脏了,不值得。也许今天的表演会给你带来痛,但痛一下就过去了,等到天亮的时候,我们都会打回原型,继续走下去。”

晨曦赤裸着上身,走在公路上,带着眼泪。此时身后出现了一辆车,支着大灯,把晨曦的路照的通亮,晨曦停住了脚步,车也停下了,晨曦转身,从车上下来的是昕凯。晨曦看了看,静静的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坐上了车。

晨曦走进了家,直奔酒柜,拿出了酒,快速的打开,疯狂的往肚里灌酒,昕凯走了过来,发现晨曦疯狂的举动,过去抢酒,但被晨曦挡了回去,再抢,再档,昕凯使劲的抢了过来,看着晨曦,猛的抬起酒瓶,大口的往自己肚子里灌酒,晨曦上去抢,没有抢回来,又抢,抢了回来,轮到晨曦灌酒,猛灌了几口之后,看着昕凯,嘿嘿的傻笑了起来,昕凯也笑了。
屋里一片狼藉,全是空酒瓶,俩人喝多了。晨曦嘴里冒了胡话
“她以为她是谁啊,凭什么不爱我,我……还想让我怎么样啊”
“她不值得你这样……”昕凯也冒酒话了
“不值!我都够下贱的了,我贱得都要死了”晨曦踉跄的站了起来
“你没有见,明知道不可能,可我还是爱上你了!都说同志的死穴是爱上直男, 可他妈的偏偏的爱……上……你了“昕凯猛地站了起来,却突然发现距离晨曦十分的进,近的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昕凯瞬间通电般的愣住,呆呆的看着晨曦。十秒钟,昕凯猛地冲上前强吻了晨曦,晨曦被昕凯的举动吓到了,推了一下昕凯,俩人愣住,又是十秒钟,俩人双目对着,晨曦猛地拉了昕凯过来,吻了昕凯,俩人肆无忌惮的交换着口中的唾液,欲火在双方身上燃烧,将俩人熔化在一起。翻云覆海的滚在地上,俩人激动的脱掉对方的衣服,一丝不挂的抚摸着对方的身体,仍然在激情的吻着,就像粘在一起一样。暴虐却充满着欲望,昕凯将晨曦放到身下,直视对方的眼睛,猛地头往下,亲遍了晨曦的身体,这个年轻的胴体,在无数个夜里出现在昕凯的梦中,而如今就在眼前触手可得,昕凯珍惜极了,完全沉浸在晨曦的怀里。而晨曦也被昕凯纯属的技巧弄得欲仙欲死,特别是在昕凯游弋在自己的下体时候,晨曦到达了兴奋点,猛然见把昕凯摁倒在地,在手中吐了口唾液,抹在了自己的阳物上,还没等昕凯反应过来,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一瞬间昕凯痛的喊了出来,手不停地啪打着地板,昕凯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扮演攻的角色,但这一次,却被晨曦犹如强暴似的动作,夺去了昕凯的第一次。这种痛是痛彻心扉的,但却很满足。俩人的欲火燃烧了整个房间,浴室,客厅,每一个角落。这一夜,昕凯的到了晨曦,但夜里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天亮了,妖孽势必会被打回原型。
阳光刺痛的射进了房间,晨曦被刺醒,猛然间发现自己出身裸体的躺在昕凯的床上,而昕凯也赤身裸体的躺在旁边熟睡这,剧烈的疼痛,让晨曦不知所措,昨夜的场景瞬间的回荡在脑海里。晨曦起身,走到了客厅,穿上了衣服,看着一片狼藉的场面,失落的瘫坐在沙发上。
“怎么了?”昕凯靠在客厅的墙上,赤身裸体的看着晨曦
“昨晚我们干了什么?晨曦直直的问了昕凯
昕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昨晚?你回来就猛灌自己酒”昕凯有些言辞闪烁
“然后呢?”晨曦有些激动
“然后,然后我陪你喝酒”
“然后呢?”晨曦追问
“你怎么了?”
“我问你然后呢”晨曦有些急躁
“然后,我,我们”
“干了是吗?”
“你能不这么说吗”
“干没干”晨曦有些恼怒
“干了”昕凯也有些恼怒“昨晚那么欲望难耐,现在翻帐了,早干嘛去了”还没等昕凯说完,晨曦一拳打了过来。
“我他妈的跟你干了?”晨曦暴怒
昕凯被这一拳打得措手不及,翻到在地,暴怒,起身回了晨曦一拳,晨曦也被打到了,昕凯站着看着晨曦,喘着粗气。
“我他妈的还真跟你这个变态干了!你怎么就这么贱啊”晨曦悲凉的说
“对,我是贱,我要是不贱,能一直暗恋你三年,我要是不贱,能对你一呼百应, 你开心,我就开心,你郁闷我跟着难过,想起我了就关心关心我,想不起来你就当我不存在。我也是人,我也有我自己的情感,我也有选择爱,和被爱的权力!”昕凯激动地说。
晨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滚,你给我滚的越远越好!你变态,别把我拖下水!”晨曦起身往门外跑走!
昕凯悲愤的看着晨曦离开的身影
“走吧!找你的那个贱人去吧,她明摆着玩你,你还当真的玩纯情,什么年代了,不兴真爱了!”说着说着自己哭了!嚎啕大哭!

经过阳光的直射,这个城市变得燥热让人难耐,晨曦拼命地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逃什么?不知不觉的跑到了安的别墅门口,站在楼前狂喊!
“安,你说来,我知道你在家,我爱你,我要你,咱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远离这个乌烟瘴气的城市,安,你出来啊。我爱你!”
安别墅的窗帘被拉开了一个缝,是那个阴冷的男人,他拿起电话拨了号码,说着什么。
晨曦还在家门口狂喊着,此时从身后来了一群打手,手拿棍棒,措不及防的给了晨曦一闷棍,晨曦被打倒在地,打手蜂拥而上拳打脚踢。别墅里的男人冷笑了一下, 此时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点了一只烟,心里暗自悲伤。
“怎么心疼了?”男人冷冷的说
“就是一个小男生,至于你这么费心”安冷冷的说
“抢我的东西,他手还嫩了点”
晨曦被打倒在地,一边被打,一边喊着安的名字,喊着我爱你这几个字。
打手停下,男人从别墅里走了出来,蹲在地上看着遍体鳞伤的晨曦,冷冷的笑了一下,转身走了,只留下晨曦一个人躺在地上。

医院里,昕凯疯狂的跑着,跑到了晨曦的病房,晨曦裹着纱布躺在病床上,昕凯心疼的瞅着晨曦,但没有进病房。安走了过来,看见昕凯,惭愧的笑了一下。
“都是皮外伤,修养些时间就好了”安静静的说
“他真的很爱你”
“你不也深爱着他吗?”安质问
昕凯有些语塞
“你比我好多了,至少没在人眼前亮着,让大家说三道四的”安幽怨的说。
“有的时候我到真希望能坦白我的情愫”昕凯有些难过
“先留着吧,时间到了,不想坦白都不行了!”
“你有什么打算,还回去吗?”昕凯突然问道
安愣了一下,微微的一笑,摇摇头“我就是最后的来看一眼,是他给了我勇气,离开了本不属于我的世界“
“那留下来吧,他更需要你”
安微微的一笑,又摇了摇头,“他自己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那你有什么打算“
安什么都没说。
“会回来吗?“
“等我褪去一身腐臭再说吧!“安微微的一笑,很甜美,转身离开了。


昕凯旁白:
安的微笑让我看到了她真实的一面,或许是之前太过浮华,让我放弃了发现她内心深处的伤。安是爱晨曦的,我坚定,或许这身轻便的装束,能够让他重新好到自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安,我不明白自己的内心,面对着我爱的男人心爱的女人,是恨,还是希望他们最终能在一起。但直到那天,我打开晨曦的房门时,他的失踪再次让我对自己迷茫了。晨曦消失了,就像在炙热的阳光中蒸发了一样,了无踪迹,无处寻觅。我的生活也恢复了平静,依然工作,依然聚会,依然做着我该做的事情,每当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却格外的落寞,这个时候,一个念头会涌上心头,或许晨曦此时正在和安在一起。这样漫无目的的生活了一年,褪去曾经的繁华,缺失感却如影随形的伴随着我,灵魂,它已经远离了我很久了。我要把它找回来!

西藏,距离神灵最近的地方,它神圣而纯净,多少身背罪孽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长头从出生地可到了这里,祈求得到神灵的眷顾,得到心灵的救赎。而此时,距离神灵最近的地方,寻找灵魂的孩子们正在这里等待神灵的眷顾。晨曦、安、还有昕凯,都不约而同的出现在这座城市,却彼此并不知情,或许有一天,他们会相遇在寺庙前的广场,穿过人群的时候,他们彼此回眸,又或许只是单单的错过,但至少在这里,他们褪去了曾经的繁华和欲望,与自己内心的灵魂深深地接触着。

我叫晨曦,今年30岁,我是个喜欢上直男的同志,或许不需要你的认同,但我一直找寻的是你们的理解。

ivan4683 发表于 2012-8-2 22:02:28

自己先顶个沙发!这是个同志喜欢直男的故事,有一部分在现实生活中是有生活原型的!但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毕竟它是文字而已。

sh61217 发表于 2012-11-24 20:02:52

很遗憾阿

yyg316425 发表于 2012-11-25 16:49:24

很感人呀最后都被涤荡干净了

chen.chen 发表于 2012-11-25 21:21:48

写的挺好的!感动

ivan4683 发表于 2012-11-26 22:22:06

谢谢各位的支持!

风之林 发表于 2012-11-28 09:16:20

爱上直男是一种痛

红尘君莫言 发表于 2012-12-3 00:03:17

最后一段…笔误?

乐乐豆豆 发表于 2012-12-23 07:51:37

人生如梦啊

少年扎西2 发表于 2022-6-24 12:09:41

谢谢分享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他女•他男》 BY 佚名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