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k 发表于 2013-1-8 20:48:52

我&流氓七年情

第一章   東哥
我住高雄人人稱我阿瑋,身高170體重68有點肉壯但很結實,長相也平平不起眼,
另一位男主角正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異性戀男人,
他住屏東叫阿東人人叫他東哥,身高186體重75高挑結實身上是找不到一點贅肉,
長的有點壞,有點帥平常不怎麼愛說話,雖然是流氓但是他不吃檳榔,嘴巴很乾淨
要以明星來比喻的話他應該是鄭伊健加上江國賓的綜合版吧,
很帥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對象,每個女人都想侵略他以便向其他的女人炫耀,
但是東哥卻對圍繞在他身邊打轉的女人一點也不敢到興趣,
對他來說隨手可得的東西不稀奇,
在我認識東哥的時候知道在東哥身邊跟了一個女人叫小芬,
是他的女朋友,聽說是剛交往不久,
還是東哥主動去追的,能讓東哥傾心的女人應該事長得很正吧,
小芬是高雄人長相甜美,身高165體重55三圍比例可說完美無缺阿,
我、東哥、小芬在認識後便開始了我們三人行的遊戲…………………..。
回溯到我16歲那一年,
「阿瑋!放學跟我走,介紹一位很好的大哥給你認識。」豆漿休息時間這麼跟我說
「誰啊!」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充滿好奇,到底豆漿仔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啊
「先不要問啦!不會害你啦。」豆漿仔拍拍的的肩膀
他越是說不害我只會讓我更害怕而已,因為豆漿仔是出了名的〝唬爛嘴〞
標準的 【生雞蛋的無放雞屎的一大堆】,嘴小〈台〉。
放學後豆漿帶我到屏東東港,一路上問他要去哪豆漿仔還是很神秘,
過了安泰醫院不久便見到一堆人聚集在7-11外面,有的蹲有的站,滿臉橫肉滿身刺青,摩托車林立,
每個人滿口檳榔,手上的七星、峰一根接著一根點個沒完,搞的煙霧瀰漫的
「幹!你要跟人〝剉堵〞帶我來〝衝三小〞」看到這種景象笨蛋也看得出來是要幹麼的
「不會啦!湊人數而已,到時候〝戰聲〞就好不用打啦」停好車「跟我走帶你見東哥」
看到豆漿仔好像跟這些人很熟的樣子,每個經過的人都很輕描淡寫的打招呼,
而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穿越那權豺狼虎豹身邊,每雙眼睛不懷好意的瞪著你,怪可怕的,
「東哥!我跟你介紹這是我朋友叫俊瑋。」豆漿仔正把我介紹給東哥
「東哥你好!叫我偉仔就好」還來不及讓豆漿仔開口我先自我介紹起來,接著問
「今天是要去哪一〝龐〞【龐是哪一角頭的意思】的啊
「偉仔!嗯……」東哥從頭到腳一直在打量我「偉仔已經有一個了以後就叫你小瑋」
「小瑋!細尾仔......哈哈!你是最細尾的」豆漿仔一邊挖苦我一邊笑到不能自己
「幹!笑三小!」我重重的一拳打在豆漿的身上
「厚!會痛哩」豆漿仔扶著手臂喊痛
「東哥!沒關係啦還是叫瑋仔就好啦。比較習慣啦,搞不好跟你一樣叫東仔的人也是很多啊,所以叫我瑋仔叫好啦」
「細尾仔也不錯聽啊,為什麼不喜歡」坐在東哥身邊的女人說話了
「如果你喜歡的話就讓給你啊,細尾仔小姐」男人說話女人差甚麼嘴阿,我冷冷的說
「幹!還沒有人敢這樣跟我說話,你不知道我是誰嗎,幹你娘哩」那女人握緊拳頭作勢要打我卻被東哥擋下來
「要不然現在要怎麼樣來啊!你爸沒再怕的啦」被他動作這麼一激,我怒火中燒
「瑋仔!他是東哥的〝七拉〞啦,叫小芬,是大姊頭仔不要惹他」豆漿仔把我拉住
「果然!物以類聚,流氓配太妹剛剛好,小芬……姐!是吧」我打量了一下
「說也奇怪東哥這麼帥的男人怎麼會看上這樣沒教養的查某阿」我雙手抱胸說出從來對女人沒好的字眼
「幹!你欠打是嗎」小芬真的被我激怒了
我以為東哥會為了自己的女人教訓我哩,真的有準備挨打的打算,心想成甚麼強啊
「好了啦!妳在沖殺小啦,在細漢的面前純心要給我難看嗎」東哥沒打我卻罵了小芬,這讓我很意外
接著下來東哥很賞識我,不但覺得我有膽識外,又很好相處,一見如故的劈哩啪啦的拉著我說個沒完沒了
完完全全把帶我來的豆漿仔忽視掉,這種感覺很奇怪,才見面第一天有必要對我這樣嗎
是在收買人心,還是道上兄弟都是如此,我真的不知道,算了啦反正至少知道我有一位東港的東哥罩著我
雖然不是跟人家在混的但是交一兩個著樣的朋友也不錯啦,這是從我認識豆漿仔開始有的想法
晚上東哥帶我吃過晚飯,喝點酒後,往外面招招手「賢仔,你說今天誰約你出來〝喬〞的」
「是高雄的六合吉仔,我都已經嗆東哥的名字了,他說沒再怕,說會〝傳〞【傳是準備的意思】好等你」
「六合吉仔是誰」東哥的臉瞬間下來開口問賢仔
「東哥,是霸叔仔的兒子,他還叫我們盡量叫人,他吃〝慶飯〞等你」
「瑋仔!你敢不敢去!」東哥突然對我說
「啊!去啊!為什麼不敢啊」還來不及反應先應急再說啦
「歹勢勒,頭一天見面就讓你遇到事情」東哥拍拍我的肩膀
「不會啦!能幫你的忙就好了」心想反正都是做作樣子而已誰不會啊,先賣人情給東哥對我有好處
出發前例行的行前教育,發傢伙,我拿到一支鋁棒跟兩條黑布條,
東哥在我手臂上綁上黑布條「瑋仔,如果真的要打,記得,黑布條是自己人不能打」然後上車了
我真的愣掉了,好有磁性的聲音,帥呆了,這才叫男人嘛,可是他為甚麼要對我這麼好
「ㄟ!多的布條是要給你固定鋁棒用的,不然棒子掉了你只有被打的份喔」豆漿仔將我的鋁棒放到腳踏板
「喔!」上了車一直在回想今天與東哥的事情,「ㄟ!豆漿仔我問你唷!你跟東哥認識很久了嗎」
「有一段時間了,怎麼了嗎」
「東哥是不是對每個人都一樣熱絡啊,尤其是第一天認識的」
「哪有!他平常是不說話的,今天是我認識他以來說過最多話的,我想應該是對你很有好感吧」
「喔!那東哥幾歲啊,看起來很年輕」
「東哥才大我們一歲而已,70年次的」
「為什麼那麼多人跟他年紀也有的比他大也叫他東哥」
「那是東哥的爸爸留下來的事業的關係,至於做甚麼我就不知道囉」
「喔!」東哥!好傳奇的人物唷,一切還是個迷…….
待續‧‧‧‧‧
第二章         槍傷
〝車龐〞到了高雄六合路與中華路口果然在錢櫃外面有一群人蓄勢待發的在哪等著我們
而我跟豆漿仔混在人群中,我覺得好刺激又好緊張喔,車子一停好想很有默契的一起熄火,
只剩東哥的車頭燈是開的,算一算有30幾輛車,每輛都是兩兩雙載,哇靠哪來的那麼多人啊
對面那一群人三三兩兩的走來走去,其中有一位大概30歲的男人走過來,我想他應該就是六合吉仔吧
「誰叫東仔的,不是〝就熬〞不是〝蓋大尾〞你爸六合吉仔啦」那男人對著我們叫囂
我們不動聲色,哇嗚!太帥了流氓也講兵法的唷,兩國相爭不斬來使
「賢仔,你給你爸出來,賢仔!」第二次的叫囂
我們還是不動聲色,這叫以靜制動
「你是東仔是不是!幹你娘勒,給你爸下來」那男人有點黑卒仔吃過河朝著東哥的車子走過去
這時候場面有點混亂,為了不讓六合吉仔接近東哥有人擋著他,直到東哥下車才靜了下來
「吉哥是不是,來先不要生氣,說說看我們的人怎麼得罪你了」東哥先禮後兵的問候
「幹你娘勒,不用說這麼多,這是〝奇蒙子〞的問題啦」看了一下我們的陣容
「我看妳們也沒甚麼誠意要來喬啦,帶那麼多人我看今天是沒有〝輸贏一下〞是不知道誰比較大尾啦」吉仔指著東哥鼻頭
哇操!真的沒看過那麼囂張的人,很想扁他,還比大尾勒,不過他真的蠻有種的啦感一個人來
「如果及哥執意要這樣我們就這沒話好說了」東哥冷冷的笑了一下,往吉仔的手指折下去
吉仔痛得大叫一聲,一堆綁著黑布條的人就像萬馬奔騰一樣衝向錢櫃那群人
對方也不甘示弱的衝了過來,才一下子就看不見豆漿的人,邊跑邊喊著豆漿的名字
「豆漿仔!啊!管他的!打!」我豁出去了,難得東哥看得起我,我就不能讓他失望
見一個打一個,個個都是往頭上敲,棒棒致命的要點,我就像是發了瘋一樣亂打,
把我平常的氣份都給發洩出來,殺出萬重圍,就在東哥旁邊,兩個人很有默契的點個頭,繼續打突然
「碰!」一陣槍響………………………………………..
我慌了、我停頓了、我不知所措了,那一槍好像是從我後面來的,「瑋仔,蹲下!」
不知道哪來的聲音,我照做了,緊閉著雙眼蹲在地上,頓時一陣安靜,好像時空都暫停了一樣,
當我眼睛一睜開看到東哥躺在地上翻滾,痛苦哀嚎,不知道哪來的力量
「幹你娘勒!東哥中槍啦!」一邊喊一邊跑向東哥身邊,一把拉起東哥,
身邊不知道哪來的車子,讓東哥坐上摩托車後,已經不管他是誰的車了長楊離開現場,
一路狂飆到九如路橋往鼓山方向狂奔,比較沒人了我才放慢速度
「東哥!東哥!」我緊張的叫著東哥還怕東哥摔下車子,拉著他的手環抱著我的腰,東哥就趴在我的背後
「嗯!你是誰?」東哥用盡力氣強忍著傷痛
「是我瑋仔,東哥要不要去醫院」
「不用啦,小傷回家再自己弄。」
「回哪啊?你這樣怎麼回屏東啊,我家就在這不遠回我家好了,我家有醫藥箱,可以撐一下」
「嗯!快點,很痛」東哥痛到全身發抖
我一路將東哥的手搓揉讓他暖和些,回到我楠梓的家,大家都睡了,悄悄的把東哥帶到我房間
看了傷口在小腿上,拿剪刀剪開東哥的褲子,還好是擦傷但有點深,不過血已經止住了,
幫東哥做了簡單的消毒包紮後,下樓整理東哥滴下來的血跡,我可不想隔天早上我媽看到後瘋掉,
回到房間看著躺在床上的東哥,心想,真的那麼有緣嗎,才第一天認識就來我家了,還這副德性來,
如果我禽獸一點東哥應該會被我〝消磨〞吧,但是我一點也沒有這麼想,
幫東哥擦拭完全身後換上乾淨的衣物,只見東哥喊熱,
開了冷氣,他又喊冷,天啊!該怎麼辦啊!摸摸他的額頭,發燒了,要退燒才行啊
弄了冰枕毛巾,餵了他吃退燒藥,就這樣照顧東哥一整晚,
我累了睡倒在東哥身邊,怎麼隱隱約約有感覺到有個人在看我,又摸我的耳朵一路滑到我的臉頰,
好像是我外婆那雙溫暖的手,「阿嬤!阿嬤!」我醒了,看看身邊的東哥,這景象讓我尷尬到無地自容,
我竟然躺在東哥的懷抱裡,馬上彈起來「東哥對不起!我昨晚太累了,我不知道…….」
「幹嘛那麼緊張啊,我又沒生氣!謝謝你救了我,還替我包紮」東哥有立無力的
「沒…沒甚麼啦,舉手之勞,大家……大家都是兄弟一場嘛,不要太見外」有點緊張的我「你的燒退了吧」
「嗯!沒有在燒了」
「那就好,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只是…傷口有點痛」
「喔!等我買早餐回來再幫你換藥」我準備踏出門,卻被東哥制止了
「不用啦!我早餐都沒有在吃的,先幫我換藥,不然發炎就不好」
「喔!」我拆開紗布準備換藥
「ㄟ!等一下!我昨天沒洗澡,可以讓我洗個澡嗎」東哥又制止了我的動作不好意思的問我
「喔!可以啊!廁所在那裏」我比著浴室「你先去洗吧,洗完在幫你換藥」
東哥動也不動的看我,我被他看到有點臉紅,雖然不是第一次跟男人獨處,也交過男朋友,
只是像東哥這麼帥的男人看我倒是第一次,說真的我迷失了一下下,
「東哥!你不視要洗澡?怎麼還坐著?」回過神來劈頭問
「先生!你以為這樣子的我還能動嗎?更何況還要自己洗澡」比比自己腿上的傷
「……」我~~「嗯!那你還要洗嗎」現在我是在講廢話還是裝傻,當然是要你幫他洗啊,
嘻!嘻!越想越性奮,越想越入迷,東哥要我幫他洗澡耶,是帥哥耶,他那根不知道有多大齁……
「當然要洗啊,可能要麻煩你幫我洗澡囉,反正都是男的沒關係」東哥不改豪邁的口氣要我幫他洗澡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哈哈哈…………
「喔喔!好吧!你都不要緊了,我沒問題」幫男人洗澡我可是很有自信的「走吧!背你去浴室」
到了浴室先拿了張椅子給東哥墊高他的腳預防碰到水,東哥則完全忽是我的存再把自己脫的一絲不掛的,
雖然昨天晚上也算是有過小小的肌膚之親,但是總不敢直視或停留太久,
現在是東哥主動的將他的身體給我看,這樣我就能正大光明的看了,而且還可以摸
「這樣會太熱還是太冷」我拿著蓮蓬頭幫東哥沖身體
「嗯!剛好」東哥閉上雙眼緩緩的回我這一句後都沒說過話了
蓮蓬頭的水落在東哥的肩膀上,看著東哥滿足的表情,真希望我是那些水花可以留在東哥的每寸肌膚上
厚實的胸肌,結實又壁纍分明的腹肌,一塊錢大小性感的乳暈,凸起有葡萄乾一樣的奶頭,真想咬他一口
全身光滑到會發亮,只有腋下有著男性的腋毛,還有從肚臍下延生到陰部的陰毛,
陰毛下是東哥最引以自豪的男根,及沉甸甸的睪丸好一付完美男子啊
擠了沐浴乳往東哥的背部開始幫他洗澡,在他肩膀上畫圓的方式來回按摩,從脊椎一直下去
雙手游移到東哥的脖子順滑到胸肌,還不時的輕撫他的奶頭,一直到他的腹部,東哥閉上雙眼好像很享受
蹲了下來出現在我面前的是東哥的男根,一邊幫東哥洗澡一邊欣賞它的雄偉,
在大腿內側洗完後尷尬的問「東哥,你的那個要自己洗嗎」
東哥看了我一下「你幫我洗就好了,洗乾淨一點」又繼續閉上雙眼
哇勒!現在是怎樣啊,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嗎?如此優質的男人竟然主動要求我幫他洗澡,還……
算我賺到的,整支男根在我手上厚實的感覺,彷彿可以知道他充血後有多大了
香菇般大的龜頭性感的龜冠,那裡正是男人的敏感帶,我決定要冒一次險,
一直著重在東哥的屌上面摸、搓、揉、洗,果然小東哥被我喚醒了,好大……
「不要一直玩它啦,會射出來,你要吃秀」東哥敲了我的頭一下
我就像是小孩子一樣「你硬了耶」
「廢話!你這樣玩不會硬才怪」
「東哥你的懶教架大支,你七啦不就宋死」以免東哥懷疑我,只好轉移話題也好讓我繼續跟小小東打招呼
「幹!你變態唷!啥咪不問問這」東哥不耐煩的罵了我,又馬上像小孩一樣撒嬌「卡緊ㄟ啦!我會冷」
「喔!」被東哥突如其來的脾氣嚇到趕緊收手,又被它轉換的脾氣搞得不知如何是好
「好了啦,腳抬高我要沖水囉」拿起連蓬頭花啦啦的把身上的泡沫洗掉
幫東哥洗完澡,換完藥,我跟東哥躺在床上看電視,但是東哥一直坐立難安,可能是槍傷在痛吧
要東哥在家等我,去買了止痛劑跟炒飯,會到家裡東哥已經痛到在地上打滾了
「東哥!怎麼了,事不是很痛啊?我幫你買了止痛藥回來了,先吃飯再吃藥」把東哥抱上我的床
這是我第二次抱著東哥,好溫暖的身體…………
「藥在哪,我要先吃藥」東哥真的痛到全身發抖
「不行啦!藥有含阿斯批林會傷胃,一定要先吃飯再吃藥。」我抓緊藥袋把飯的袋子拿給東哥
「吃甚麼飯啦」東哥把炒飯的袋子往地上丟「幹你娘,你是在囉嗦〝殺小〞,藥拿來啦」
「拿去啦」我很無言,只好妥協他了「一次吃一顆,不要吃太多會上癮」把藥袋跟水丟給他
自己默默的把灑在地上的炒飯撿起來,撿起每一粒飯粒我的心就痛一下,很想大罵出口
這全部都是我的心血耶,就這樣都在地上,你一定會被雷公打,浪費食物,不吃我吃,
我背對著東哥默默的吃著地上撿起來的炒飯,一邊吃還一邊掉眼淚
東哥吃完止痛藥後好像發現我在哭「瑋仔,怎麼了」
「沒事!」嘴裡滿滿的飯強忍著梗因的喉音
「你在吃甚麼」東哥移過來我背後
「炒飯啊!不吃浪費耶」為了避免東哥看見我在哭,把身體轉過去不讓她看到
東哥見到我的動作把我抓住,搶走我手上的炒飯「掉地上了,不要吃了啦,很髒」還把炒飯高舉
「給我啦!沒關係的啦地板我都有在拖,很乾淨啦」我試圖要強回炒飯卻動到東哥的傷口
「喔,幹!我的腳啦,會痛」東哥爭擰的喊出
「對不起!對不起!呼~呼~」一直在東哥的傷口吹氣來減少傷口的痛
「你在哭」東哥發現我的眼淚了「哭甚麼 」
「沒有啊」離開東哥身邊到了窗邊點根菸大口大口抽起來
「說啦,怎麼了啦!」東哥一直問著我,但是我就是不理他,東哥真的不耐煩了「瑋仔!過來」
「不要!」我搖頭
「叫你過來啦,囉嗦勒」東哥拉開嗓門大喊
真的!我太膽小了什麼都不怕就怕東哥大聲「喔」走到東哥的身邊
「坐下」拍拍床沿,我還是不動,東哥把我拉下來做在他身邊,他的雙手抱著我的脖子「瑋仔,謝謝你」
這是第三次貼近東哥的身體,是他抱我
東哥在幾乎與我臉貼臉的情況跟我道謝,但是我連動都不敢動「幹嘛謝我」
「因為你照顧我啊」
「那是因為你救我啊」
「你也救了我啊,如果你不帶我離開現場我可能就死囉」
「喔!沒什麼」
「對不起啦!不要生氣好不好」天啊!東哥跟我道歉「我不應該兇你的」
一句對不起融化了我的心,不爭氣的眼淚滑落出來
「不要哭啦!查甫人哭啥,安尼就在哭,你是查某姻仔呢」東哥擦掉我臉上的淚水
「對不起啦!讓你委屈了,你那麼照顧我還讓你受悶氣,不然你打我啊」東哥拉著我的手要打他的臉
「東哥……我……」我哪敢打啊,把手收回來
「不要叫我東哥了,只要你原諒我,以後你叫我東仔就好」東哥用它雄厚友磁性的聲音輕聲細語對我說
「嗯」我點點頭
「阿不叫一聲」東哥勒我的脖子
「東……仔!」
「阿不笑一下,你在哭就麥ㄟ!」東哥就像在哄小孩一樣
「嘻~~嘻~~」天啊!一定很醜
「對嗎!安呢才是我的好〝小弟〞【在這是指弟弟的意思】」東哥勒住我的脖子
「小…弟…」我疑惑住了
「嗯啊!後拜你就是阮小弟,有啥咪代誌甲我講,我挺你」東哥拍拍胸埔
「那……小弟說甚麼你都會聽囉」我低著頭說
「一定聽,一定聽,不聽我要聽誰的」
「真的」我看著東哥
「真的!」
「那…親……」我點了東哥的臉頰
東哥把臉頰湊過來「嗯!」
我親親的吻了東哥一下,好滿足喔!「哥~~~!」我抱著東哥滿足的喊出我這夢寐以求的哥,誰知道……
我碰到東哥的傷口「啊!會痛!」東哥痛苦的喊
待續........

少年扎西2 发表于 2022-6-24 12:05:25

谢谢分享

lm008580 发表于 2022-7-27 17:09:12

老体字看着难受

xyzxyz1 发表于 2022-7-29 22:21:31

好看的小说

少年扎西2 发表于 6 天前

谢谢分享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流氓七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