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wsy 发表于 2015-12-1 15:02:41

中学割了包皮,结果......

看了些东西,就一心想去割了包皮。也是这几年两次得了龟头炎,主要就是因为不卫生,也没有办法,父亲早逝了,下面一个妹妹,就一间小屋,洗洗都不方便。   
自己攒了点钱,又撒谎向二叔和同学分别借了点。也不想告诉母亲,刚发育差不多的男孩,还好意思和妈说这种事情吗?第一次得龟头炎那是十来岁,自然是妈领了去的,被吗看了鸡已经是很不好意思的了,第二次就没告诉妈。
趁暑假看了门诊约了时间。想起来让护士给备皮多不好意思,要是硬了多难堪,决定自己来处理。买了个便宜的刮胡子刀,自己刮了毛。谁知道到了那天,我说我自己刮了,大夫说不行,非让我让护士再来一遍,要知道这样,我何必自己来呢。真不争气!还是硬了,臊死了,哎,没办法,问的是大夫男的给做,可是护士们都是女的啊,那大夫摸到我的鸡就先说了句“哪有男孩还这么封建的。”
   想的简单,做完手术就没事了,其实难过的在后面呢。疼啊,不敢活动,刚暴露的龟头蹭的难受。又不好意思说明。万般无奈打电话求助吧,找二叔吧,好在二叔至今未婚,怪人,就是不结。二叔来了,把我接到了他那。好了,可以随便了,小屋私密度很强,就我一个,干脆就光了。
   二叔提前回来了,我没防备,要急着拿裤衩穿。二叔笑笑,说怕什么,你就光着吧,是我怕看啊还是你怕看?俩老爷们怕什么?不瞒你说,这么热的天,你要不在,我也都是光着皮溜的。
   晚饭后,我看二叔正抹汗,就逗二叔,说您不是说自己在家也光着吗,这么热,您就脱了吧,我在了,您还怕看?二叔没有脱,敲了我脑袋一下。其实我真的也想看看二叔的长什么样。
   事情真没那么简单!换药的时候大夫一直说一两天就好一两天就好,可七天了,系带那里还是肿的厉害,二叔讨来个方子,给抹一种水,我说自己来,二叔说还是他来。二叔边抹边说你真多余割,也不和大人打个招呼,我们哥几个都是长包皮,遗传嘛,也没听老辈的因为有包皮就怎么怎么的。真臊的慌,竟然在二叔手里发生勃起了。虽然不是十分的坚挺,但足以让我难堪了。心里直念叨别起别起,可越想它偏越起。二叔说没什么,很正常,年轻人都敏感。其实我心里明白,都是这几天,老想着二叔的是什么样子干什么?还邪想二叔怎么个性出路,打枪?想的多了,这时候就现出了,可二叔是不明白的,还说是正常的呢。我趁机说,您也这么一碰就起?二叔说那是刚长个的时候,现在当然不了。我接着问二叔您的也包皮长?让我看看?二叔掐了我大腿根一下,说想什么啦你!
   自然我不甘心,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狠了狠心,悄悄的摸摸二叔没有反应,撩开裤腰,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不敢开灯。不死心啊,豁出去了,手指头探进去。人啊,就是贪心,摸到了包皮有多么长就行了呗,竟然不知足的继续探摸,直到二叔的开始发硬,我停止了摸动,体会着大棒在手下逐渐的挺起,直到一勃一勃的跳。我突然怕了,怕二叔醒转起来。慌忙慢慢退出手,这时候才感到了心在砰砰的跳。
   水肿依然不好,二叔火了,跟我去了医院,争执了一番。   终于好了。回家,谁什么也没说。妈妈一定是要知道了。因为给了我一些钱,只是说你拿着花吧。
   龟头太敏感了,直到开学龟头总感到不舒服。
   开学不久,好朋友周伟一天邀我去他家,没聊几句他就开门见山地问我做环切了?我一愣,失口问谁说的?他说是猜的。我说瞎说!他说真的,解手时候看到好像你是。龟头露着的。我掩饰的说那一定是我自己把包皮摞上去的。他说不对,我骗他。非要看看我的。我不肯,他要动手,我说你怎么这样呢,有什么可看的呢?他生气了,我俩坐那谁也不理谁,慢慢我觉得何必呢,看就看呗,大不了的事。想着给他看,赌气的说看就看,有什么了!去解裤,可不争气,又觉得阴茎要起来,又要系。周伟站过来,拦住了我,说好好的怎么又反悔了呢?故意勾人家馋虫是不?说着动手给我解、看见了就完了呗,可周伟没有,摸上来,就不停止了,我也没出息的就任他摸弄,说实在话,从打开始长,就又怕别人看到又想让人知道。不知道周伟怎么想的,边摸我的,边拉开自己的裤子,原来他的已经是挺硬挺硬的了,见到他硬,我的也腾腾的挺起来。看了个仔细,这下可明明白白的知道了他人的是什么样子了。他似乎是试探着给我摞动了几下,我真不好意思,但是也想,想尝试一下那个什么的(因为我不想是那个)一起的滋味而已,只是轻声说了句轻点儿。 周伟看我不反对,放心的动作起来,的确和自己打起来不同,主要还是心理上有种说不出的欢愉和满足,感到异常的刺激。第一次做这种事情那种复杂的感觉真的说不清。终于射了。不等我去说话, 周伟自然主动的要求我给做,头一次给别人做,笨手笨脚的。可能一时忘形,离大夫嘱咐我有手淫的时间要求短,事后环切的地方有些疼痛。想想可笑,在大夫嘱咐我的时候说当然你没有结婚啦,不会有性生活,但是手淫也要一个月以后啊。我竟然脱口说句我没有手淫过,真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大夫看看我笑笑,说你这样的好孩子真是少。


nongmingong 发表于 2015-12-4 11:28:57

呵呵。割完包皮手术的一个多星期日子真不好过。

chrisbitchy 发表于 2016-4-23 21:12:52

这后半部分感觉是色情小说啊

kx_boy168 发表于 2016-11-17 16:07:14

HAHA ,这是纪实版的小说吗

wqwqwqwqwq 发表于 2017-1-5 09:17:37

听几个割过包皮的哥们说他们水肿的时间都挺长

nongmingong 发表于 2018-7-12 18:18:27

看过同学割了肿的厉害

解放军叔叔 发表于 2018-7-13 06:46:11

怎么就不敢向父母要钱割包皮呢?自己的父母嘛有什么可害羞的!
偶读初二时和几个包皮长的同学约好暑假一起去割包皮,因为自小就怕爸爸,所以就向妈妈要钱,妈妈让偶给爸爸看看是否需要割,爸爸说硬时能自动翻就不用去割。偶的不行,爸爸就教偶每次洗澡时弄硬小JJ,把包皮向后翻拉到疼为止连续几次,一个星期包皮就翻了。
约好一起去割包皮的几个同学都木有去,都按偶爸爸教的方法去做一个星期左右都翻了,咱们班就一个包茎的同学去做了环切手术,其他的都木有去。

非主流爱情 发表于 2021-5-22 10:21:54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中学割了包皮,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