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同|华同社区|华人同志|华人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华同
搜索
黄金广告位联系EMAIL:ad@gaycn.us 黄金广告ad@gaycn.us
查看: 19041|回复: 15

大学与运动猛男的生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0 19: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知不觉的就过了大学生涯的第一年,在前20岁的人生里,发生过许许多多的事情,但是都没有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变化之大变化之快,现在身边多了一位人,让我懂得了许多,当然这许多里面,包括了SEX这一方面,在我从南方飞奔到北方来的时候,这些变化都是呈幻想状态的,却不知道,真的有一天,这些会发生在我身上。现在把一年里发生的事情写出来,就是希望以后在看到的时候,依旧甜蜜,依旧动心。
  W1 r1 N' \, p% l" a6 Q. a     
  \: E5 |8 d. [( E3 h一切都从大一开始的时候说起吧。那时候我接到了奋斗3年努力得来的一纸通知书,却没想到不是最想去的学校,而是在北方的(就是河南,我也没想到我会从广西飞奔到河南读书)的一所名校,带着离开故乡的沉重心情,踏上了求学的北旅。* e6 U  P  w0 P  G* y. |& M5 I! ?" w

2 R( I' [# n2 ^- }9 H6 o1 K7 S  刚来学校的时候,就收到通知新校区在建设,还不能全院搬迁过去,由于我是外省生,接到通知的时候已经比本地学生迟了大概2个星期,新闻系的宿舍已经全部住满人了,我来的时候听到这消息差点就没晕死在告示牌下。后来在举目无亲的状态下,我自己拖着很可怕的行李箱跑到宿管部那询问宿舍,才知道我被安排到了国际金融系的宿舍楼。
1 k' `6 i0 _5 j( ]2 w+ T9 u1 e8 q" [2 W1 e* n, f9 A' G
  办通了入学手续后,辅导员看我一个外省生拖着一大堆行李,立刻掏出电话CALL来了几个人帮我搬东西去宿舍楼(其实在大门口就有新生接待的站点的,但是学校太大了,我直接打的进的学校,的士司机又把我直接丢在了接待点的另一头,导致我拖着行李举步维艰啊)。看着进来的面孔,都是北方人略显粗狂的脸庞,黑黑壮壮的,和我这个白的和纸没差别的南方人对比起来,我太弱了,而且他们的男性荷尔蒙一直刺激我,害我从内心激动得有点发软。(我喜欢那种高壮有男人味型的)
8 V- S7 x/ |  r
" h2 n+ K$ F" c2 M$ S2 F  身边的哥们很快就互相熟识了,都是同一届的,倒还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班,他们听到我要住到国际金融系的宿舍楼时直羡慕我说我好命,后来我去视察过他们住的宿舍楼后,打心底里的直夸我当时自己有多幸运。# E. M' I! E- V5 W, A

; ^6 f" {( ~+ x; m8 r/ ^) @& ]  上大学,读书是一回事,看帅哥可就比天高了,脱离了苦读的3年终于放鸟出笼,还不折腾一番。靠着天生的口头功夫,很快和系里的同学还有学长学姐们混熟了,而我住的宿舍,也都是大一的新生,多是本地人,有1个外省的,却是河北的,也是北方人,小小的6人宿舍,5个北方爷们,就我一个南方小白脸,整天被他们拿来说没男人气质,水嫩得比娘们还娘们/ T8 n$ L6 K6 n" O- e
; e5 y! |& C, v7 W5 P
  洗澡变成了我快乐的时光,以前在高中洗澡的时候,虽然也是大家在一起洗,但都是穿着个内裤,然后就看到个模糊影子,每次都是诱惑到要命,但就是看不见庐山真面目,现在不同了,北方人灰常豪爽,进浴室一把光,当初我进去的时候就我穿着个白色CK平底,满浴室的罗体,就我一个小白脸穿着内裤的,当时就羞到挖洞钻进去。北方爷们就是爷们,高大并且强壮,黝黑黝黑的皮肤挂着水滴,下面的玩意是一根比一根强的势头,有时候还会被宿舍那群狼友拽着手去摸他们那,说媳妇帮爷我爽一下,每次碰到我都脸红不已,他们却笑得肚子疼。
7 O1 m& \# N: ~) b. j/ ?1 w6 @; ^8 e8 |) t  n8 _. }- \
  虽然爷们很多,但是那种让我怦然心动的男人还是了无声息,那段时间我就每天在浴室YY,偶尔在梦里和看不见脸的猛男缠绵一番,每天上课吃饭,偶尔就上街血拼衣服,日子倒是过得很满足,有人说过,平静的日子后总有暴风雨,这句话很灵,我遇上了一个极品。0 L. T* A$ R6 F8 s9 V
& h, @8 N  r5 E5 W) s- o
  那次是星期天的下午,我刚去采访了孤儿院的院长(俺新闻系的)要赶着回宿舍速度的赶出新闻稿上交到校报,由于赶得急,在回来的路上摔了一跤,全白的运动服脏了一大块,心疼啊,回到宿舍用最快的打字速度把稿子打好并邮出去,稍稍的松了口气,转身不经意的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乱糟糟的,衣服还脏了一大块,还好宿友星期天都有节目出去了,不然又要被笑死了。赶紧的,把脏衣服脱下来放盆里,穿着个平底白色内裤就冲去了洗浴间。
+ A- Y5 J- ~5 H8 @5 V0 r7 m& v3 j, F& S$ |$ P& O; Y: D
  星期天整栋宿舍楼都几乎是没有人存在,偶尔就听见一两声的脚步声和一点谈话声,一般都出去约会了,可怜我这个单身了20年的处男王啊。浴室没人,我把脏衣服洗了以后发现内裤也湿掉了,就想穿着内裤洗一次澡,省得等下我还要脱下来再洗(我承认,我很懒),回宿舍把洗浴用品拿来,站在蓬头下快乐的挫着头,享受着热水在皮肤上跳跃的感觉,洗到一半我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但是我全身都挫满了泡沫,也睁不开眼,也没看见是什么人。洗得差不多了,把身上的泡沫冲掉,然后把内裤脱下来就着水再挫两下,又完成了一次快乐的洗澡之旅。转身,看见浴室多了一个人影,应该是半途进来的那个,他背对着我在冲澡,就这样而已,我口水差点就没砸到地上。太帅了,那身肌肉,坚硬厚实而且不夸张,身高高了我整整一截啊,水流不断的从他精短的头发流淌到他性感的背部,以及高高翘起的臀部,还有一双SEX的双腿,我有点可耻的感觉到,我勃X了。, z9 y$ y: p8 P4 R% e

" \2 A, X/ N* g; K6 V  男人靠个背部就吸引死我了,下面小弟弟硬邦邦的提示着我的窘境,心里又急切切的盼望看到男人的脸,多重矛盾害得我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帅哥转过身子来了,我X,不禁骂了一句,TM这么帅,男人味十足的脸廓外加剑眉凤眼,鼻子高而笔挺,嘴唇不大不小诱惑满分,我看到此时,小弟弟更是不听话的剧烈反应,我后悔啊,为什么我把内裤给脱了啊。我非常不协调的迈着步伐冲出去,由于我以为星期天没有多少人,宿舍又挨得近,换洗的衣服也没带,真是衰啊,在帅哥面前如此状况十足。帅哥也好像注意到了我的不自然,转过头看着我,我赶紧扭过脸,抱起我放在外面洗好的衣服冲回宿舍。冲进宿舍大门,我看到镜子里的我整张脸都在发红,小弟弟硬邦邦的贴在了肚皮上,浑身湿哒哒的,一副衰上天的衰样啊。  o" p* z+ O+ N) d1 Z2 }4 W2 S
& f  J. o7 k5 d& ^
  人一旦衰运到,一定会衰到低的。我垂头丧气的换好衣服,准备把洗好的衣服晾一下,当我看到我拿回来的盆子时,我很想一头就撞死在墙上算了。我洗衣服的盆子是淡蓝色的,装着的应该是我全白的运动服,而被我拿回来并搁在桌子上的,居然是一个黄色的盆子,里面装着的不是运动服,而是一套足球服,外加一条内裤和一双足球袜,此时我感觉到,新的宇宙在我的脑子里爆发了。
6 @$ e4 n, M( L* |$ R' [
1 \; _1 K) h2 S  }( N0 q3 ?  我呆傻无比的站在这个盆子前,稍稍的回神之后,我知道,这个盆子一定是刚才那个帅哥的,问题来了,现在我该怎么办。是把盆子还给人家,还是干脆当没发生过事情就这样过去,但是我那套衣服是NIKE,花了我近XXX人民币的啊。最后在心疼钱不容许损失的心里状态下,我决定把盆子拿去还给人家,豪迈的拿起盆子走出宿舍向洗浴间走去,却一步步迈得小而胆怯,心里不断的想着等下要和人家说什么啊,要怎么解释,该怎么开头,一大堆问题在脑子里堆积,心里在想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洗浴间。心里一横,反正不会死人,顿时勇气猛增百倍,抬起头决定给帅哥一个最好印象。事情证明,人要衰的话,不衰到让你痛哭,是不够的。偌大的洗浴间,空无一人。- Q$ I: [- l: x2 S1 B

- y  d! H: u& j# |* k- y* c  人走了?人走就算了,为什么我找不到我盆子的踪影啊,我刚穿了不够3次的NIKE啊,我的XXX人民币,这帅哥怎么就那么坏啊,不就是拿错盆子了么,干嘛把我的衣服都给没收了,当时我真的是哭的心都有了,没想到自己出糗不算,还损失惨重。最后我还在楼道逛了一圈,开着的宿舍门我都使劲的瞄了好几眼,就是找不到那个帅哥,整个人消失了一样,除了我手上的这盆衣服,没有什么能证明他出现过,难道我撞鬼了?/ R$ Y0 I: o5 p

8 _3 p7 J; i' ~  d3 J3 R1 r1 A那一天我心情都异常低沉,宿友回来看见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整张脸都被黑烟笼罩,没有人敢上来搭话的,都各自忙去了,看见没人理会我心情更沉闷,翻过身子准备睡觉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突然强子(宿舍老三,人长得高大脾气猛,说这名字是他的小名,都让我们这么叫,不然就和我们急,真是(#‵′)凸)喊了一句:“这盆子里的衣服是谁的啊,臭死列,还不赶紧拿去洗,不然俺扔了。”强子刚说完,宿舍的人都上去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走开,纷纷表示不是自己的东西,我突然想到,强子说的肯定是那套足球服。( S$ G: M2 C, g$ J

. E2 {- i6 J3 i. y! U+ _  苍天啊,大地啊,咋我的命就那么苦呢?我损失了衣服不算,还要帮人家洗衣服,我长这么大,自己洗衣服都嫌累,更别提还帮别人洗了。(那时是抱怨,现在某人的衣服天天塞给我洗,美名曰:夫人的职责,怒)当时我搓着那团散发着强大男性气味的足球服,心里不停翻腾,要帮不知道的人洗内裤和袜子,这也太……拿着那内裤的时候我脸红到不行,老感觉心里毛毛的,最后涨红着整张脸,把衣服全部洗完,回到宿舍那群狼友们都以为我看A片刚回来,脸是红得不像话。人一旦衰运到,一定会衰到低的。我垂头丧气的换好衣服,准备把洗好的衣服晾一下,当我看到我拿回来的盆子时,我很想一头就撞死在墙上算了。我洗衣服的盆子是淡蓝色的,装着的应该是我全白的运动服,而被我拿回来并搁在桌子上的,居然是一个黄色的盆子,里面装着的不是运动服,而是一套足球服,外加一条内裤和一双足球袜,此时我感觉到,新的宇宙在我的脑子里爆发了。, i/ S* o& Q7 @3 M4 u7 u

' N4 |, F( f; i" K5 {7 S  我呆傻无比的站在这个盆子前,稍稍的回神之后,我知道,这个盆子一定是刚才那个帅哥的,问题来了,现在我该怎么办。是把盆子还给人家,还是干脆当没发生过事情就这样过去,但是我那套衣服是NIKE,花了我近XXX人民币的啊。最后在心疼钱不容许损失的心里状态下,我决定把盆子拿去还给人家,豪迈的拿起盆子走出宿舍向洗浴间走去,却一步步迈得小而胆怯,心里不断的想着等下要和人家说什么啊,要怎么解释,该怎么开头,一大堆问题在脑子里堆积,心里在想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洗浴间。心里一横,反正不会死人,顿时勇气猛增百倍,抬起头决定给帅哥一个最好印象。事情证明,人要衰的话,不衰到让你痛哭,是不够的。偌大的洗浴间,空无一人。3 N2 J; X/ Q" h& d' K
3 W4 i9 Z2 {7 \+ H, a" |/ e
  人走了?人走就算了,为什么我找不到我盆子的踪影啊,我刚穿了不够3次的NIKE啊,我的XXX人民币,这帅哥怎么就那么坏啊,不就是拿错盆子了么,干嘛把我的衣服都给没收了,当时我真的是哭的心都有了,没想到自己出糗不算,还损失惨重。最后我还在楼道逛了一圈,开着的宿舍门我都使劲的瞄了好几眼,就是找不到那个帅哥,整个人消失了一样,除了我手上的这盆衣服,没有什么能证明他出现过,难道我撞鬼了?7 Q* e, w& z. G4 p/ L) |9 T
1 d; h2 o5 h3 R3 o2 r) P4 \2 B2 P
  那一天我心情都异常低沉,宿友回来看见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整张脸都被黑烟笼罩,没有人敢上来搭话的,都各自忙去了,看见没人理会我心情更沉闷,翻过身子准备睡觉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突然强子(宿舍老三,人长得高大脾气猛,说这名字是他的小名,都让我们这么叫,不然就和我们急,真是(#‵′)凸)喊了一句:“这盆子里的衣服是谁的啊,臭死列,还不赶紧拿去洗,不然俺扔了。”强子刚说完,宿舍的人都上去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走开,纷纷表示不是自己的东西,我突然想到,强子说的肯定是那套足球服。: y: ?- x; _" w+ u6 X
; d/ @! u% e% n
  苍天啊,大地啊,咋我的命就那么苦呢?我损失了衣服不算,还要帮人家洗衣服,我长这么大,自己洗衣服都嫌累,更别提还帮别人洗了。(那时是抱怨,现在某人的衣服天天塞给我洗,美名曰:夫人的职责,怒)当时我搓着那团散发着强大男性气味的足球服,心里不停翻腾,要帮不知道的人洗内裤和袜子,这也太……拿着那内裤的时候我脸红到不行,老感觉心里毛毛的,最后涨红着整张脸,把衣服全部洗完,回到宿舍那群狼友们都以为我看A片刚回来,脸是红得不像话。
5 G* g3 L3 W4 ^% Q0 ?+ a* s, Z& _1 k4 E% K
  此后,没有任何声息的就过去了两周,宿舍的告示牌也没人贴出什么要认领衣服的告示,那套足球服挂在那晾了一周后被我收到了我的衣柜去,心里不停的为我的NIKE心疼,但是也没办法,也许这就是命。(事实证明,这确实是命,靠这套衣服,我才搭上了我家那个)还好这两周课比较多,又要忙着去做采访实习,生活充实得紧紧的,每天上QQ的时间都没有了,要是他不出现,这整件事我都要归从到生活小插曲里面变成回忆了。
+ H, k; k# t4 Z0 c# r; N$ D
) x" M. P2 q% G4 }& P  由于过了10.1以后,学校的文化周就要开始了,我加入的组织部是负责这一档活动的,责任虽大,但组织部就10多个人手,我被安排到广播通知这块,加上我也就3人,资源紧缺到不行,每天不停的跑去广播室天天洗脑一般散播着文化周的好处以及精彩,说到最后我都要吐血死在广播室了。当这段流程稍稍可以缓冲下来的时候,部长通知我,学校为了加强院和院之间的友谊,这次文化周要邀请别院的学生来观看,所以我就要抱着一大堆的邀请函跑到各个院系,找他们的学生会主席喝茶,那时候,自己小小的婴儿肥到最后全没有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 i! B! U- l8 a8 I7 b6 f- ?) r9 g
" ]0 @( C$ I/ B1 l$ f0 T  我们学校八大院系,虽然是八个,但是也够我呛了,学校的院系并不是挨在一起的,分得特别开,他们的学生会主席都和领导一个叼样,看见我爱理不理的,我都很想直接把人给揪下来踩一顿,TM就一破主席就鼻子朝天冲了。但是理智告诉我这是不可以的,所以我忍着不快把邀请函都完成任务的散发出去,到了最后只剩下一批了,财经学院的。/ j# ~& a3 I) w
+ \8 ^+ v3 @' m: v
  因为国际金融系就是财经学院的,我想我满宿舍的人都是这学院的,所以把它安排到了最后,图个方便。我抱着好几百份的邀请函回到宿舍的时候,就宿舍的老大坐在我的电脑前不停的聊QQ,看他笑得花痴又猥琐的样子,肯定是在调戏他的女朋友了。  v9 X4 O8 C: D

+ ^5 a; g1 Q: c7 k5 i  “老大,求你个事!”我把邀请函扔床上,整个人挡在老大面前。
# q( c+ T0 D2 }0 z7 @: D
* }4 X" L1 _* V+ {9 n  “啥事也不是这时候说的,一边去,去去去去!”老大一脸的不耐烦。, f6 b0 J/ j! |
! ^% d; @: O  T7 j
  “那好啊,我现在就把电脑给关了,下次还上密码,我看你怎么玩。”
# k7 e7 M: P  @5 h; v& }7 q) S; d+ z% G) l
  这威胁管用,老大立刻转头过来嬉皮笑脸的,更显猥琐:“小娘子,是不是欲求不满了,行,爷现在就满足你。”* g( d/ R* k; I5 }/ T
# Q1 f6 T- w( n9 P1 m9 u# F
  这老大平时猥琐惯了,满口的黄腔,我瞪了他一眼,说:“老大,文化周快开始了,你也知道,我们人文学院每年都在这时候派美女大肆表演的,现在每个院我都把邀请函发出去了,还抢手得不得了呢,就差你们院了,你说……”6 E. c. g$ _1 J% p$ d/ y8 k5 D
& ~; Q5 M) ^) k/ `1 @7 c
  话没说完,老大立刻扑到我床上,赶紧往口袋塞了几张邀请函,装出一副正经样:“说吧,所求何事。”2 a9 R2 E) Q" o6 p3 w2 A# L5 C

# C" Y$ w( Y/ u' w  “帮我把邀请函拿给你们学生会主席。”0 }. p- U0 C. `

  _% _. p) i- [+ Q  老大眼睛一睁,咳嗽了下,说:“还以为是啥事呢,屁大点事,自己找去,我们学生会主席和我们一个楼的,晚上你就找人家去呗。”说完他又一*坐在了电脑前,继续聊天,我看这也行,总比我跑到他们办公室看脸色强。
& t3 h7 H7 \" z' }1 e, t
8 l7 T4 c: d3 f7 L2 q+ y  晚上下自修,人七七八八的都回来了,老大拉着我就去找他们的学生会主席了,那时没什么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要是见面那么戏剧化,我真愿意不去,不过不去也认识不了我家那个了,命运啊。
4 B9 P  ]' n' i9 \2 M
; G4 y% r' b9 T  老大院里的学生会主席是大二的,住在5楼,我们住在2楼,学校的楼建设得把楼梯设计得老高了,爬到5楼的时候,我这个不爱运动的人气喘吁吁的,老大在一旁不断耻笑我,我瞟了个白眼过去。
7 ?1 l5 z& O- a1 J/ \5 [; k
) J# p! I  [. M  T+ v% Y  h0 t* Z  很快就到了宿舍门口,老大倒像无比熟悉一样,开门就进去,进门就大喊:“哥们,你们都在干嘛呢。”声音洪亮非常,这么失礼的举动,我想我一辈子也做不出来。老大人缘不错,进宿舍就和学长们聊了起来,剩下我一个人像个弱鸡一样傻兮兮的看着,心里无比想把老大给X了。老大聊得有点上瘾了,这样可不行,我使劲的咳嗽了一声,老大听到后立刻会意,转头就抱着一学长的头问:“维西呢,咋没看见人?”
% t/ w* [# N, Y  }9 k! J7 i4 }( Z2 @: S. M# L+ K
  “刚女朋友送宵夜给他,去楼下拿去了,和他女朋友腻一会儿就回来了吧。”
! ?8 |* ~: q& E( Y. f# k9 J, q9 n% R$ q" h
  “哦。”老大听完就抓起电话,叽里呱啦的说了大堆,然后拉我进门说:“坐着等吧,他等下就回来。”' G! s( Y6 M2 Y0 Y. j+ A  @1 n

" h! r0 X8 `( |, e7 m3 x) @  学长们知道我是来派发文化周的邀请函的时候,立刻显露出北方人直爽的一面,端茶递水的,还称兄道弟起来,目的我当然清楚,人文的美女们,这时候我真觉得,你们就是我们人文学院的魅力所在啊。
& B. h) [6 o4 o+ N
, h% P- ?# N; ~# `  和学长们聊天聊得起兴,门就开了,众人都回头看了下,我看到推门进来的人时,我脑子一热,身子一缩,双手不禁颤抖起来,是他,就是他,那个天杀的把我衣服给夺走的帅哥猛男。现在的他穿着一件背心和一条七分裤,背心紧贴着他的肌肉勾勒出道道分明的肌肉痕迹,他整个人是倒三角形的体型,这样看,更帅了。
9 N6 M5 }6 M% D3 @2 {$ W0 r
% A& u2 a; s3 E5 H5 S  又要差点被电晕傻掉,我今天来这是有目的的,不能被帅哥迷倒。, M3 P6 @$ a6 B( x! n) y$ _
% i9 C" U8 _1 q) f) V6 ~
  “小熙,维西回来了,他就是我们的主席。”老大在一旁笑呵呵的介绍。) m1 r7 \! J, k* W0 }& y$ \9 R
3 _8 ?* E$ ^" A3 z3 r! f
  什,什么,他,他就是……那时候,我整个人大脑都是空白的,现在回想起来,见面也真是无限戏剧化啊。他对着我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X,笑起来都能电死人。他拿着一小袋的东西,还飘着香味,应该就是学长们说的,女友的爱心宵夜。他把宵夜放在一个盆子里,然后坐到我身边(那时我不知道,我坐的地方就是他的床铺),他身上飘散着一点点的男人麓香,并不是那种让人发恶的味道,而是淡淡的,挑人心弦的味道,闻到这,我下面又开始反应了。* G: W; o' I3 C7 W
' S# Z. V( ?/ X! c: Y) Y. ?
  “维西,学弟找你说要派发人文的文化周邀请函,这可是好东西,等下到手可别忘记先便宜我们了。”学长在一旁打哈哈的笑着就回头各干各事了,老大也凑在他们一旁看着他们玩游戏。
+ J$ E) @) O1 X1 Q5 S  m% Z8 P& G9 V4 y0 f
  “呃,学长你好,我是09系新闻班的刘熙,我们这个月最后一周要举办文化周,学校要求我们要和院之间加强友谊,所以拿来邀请函,邀请你们前去观看指导。”我红着脸,头低低的,双手把邀请函递上去,没想到他没接,而我低着头没看见,伸出去的手撞到了他的胸口,热热硬硬的,我一紧张,满手的邀请函掉在了床上,散开一床。
  @. y3 ?6 j6 L5 e3 n9 c) }
" \# ]1 n' V3 @7 `  “学弟你紧张什么哈,脸都红了。”该死的,居然还在我面前取笑我,当时没有多想什么,就慌乱的缩着脑袋,涨红着脸。
/ F. K5 c/ W9 }$ }4 _* j+ k" J- n' D/ _, k
  “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真面善。”当然见过我了,你还把我的NIKE给抢走了,剩下一套破球服给我。
9 k8 g' p3 M8 m
2 Q, @# s* c* c0 G6 N8 I! S  “小熙在人文算半个人物的,长得水嫩嫩的,是我们宿舍的集体媳妇。”老大好死不死的在一边来了一句,害得我的脸更红了。
4 E  d$ a8 [( s* i5 ^- g4 h4 i3 n0 M. A
  “小熙,这名字蛮好听的,以后我也这么叫你,行不。”面前的大帅哥又露出了笑容,不行了,再呆下去我肯定会因为内分泌失调而死的,大帅哥在散落在床上的邀请函收拾了一下,说:“我会把这些给散发出去的,谢谢你的邀请。”
8 f$ y7 V5 g: P5 v; w. ^" g7 q
  呼,完成任务,我大大的喘了口气,快快的说了声“谢谢学长”,赶紧的拖起在一旁看得两眼发直的老大走人(回到宿舍老大埋怨我为什么不多留一下,原来当时他和学长在看小泽玛利亚的爱情动作片(#‵′)凸)。
+ a7 ]! e1 ^+ o- D; Q! H
1 R* X& v- g# H1 D  回到宿舍,我虚脱得在床上不断喘气,命少了半截之多啊……0 t8 o4 q: w6 v2 W$ b/ K

! h( t% i; {& w" \. W2 T  生活就是在平淡和**的交错中发展的,经过和帅哥的第二次碰面后,接下来的生活就被忙碌给吞没了。由于文化周的接近,我们组织部的压力越来越多,拉赞助的人马受到阻碍,而我们这些完成任务的自然就成为了加派人手,每天顶着太阳出去和一群奸诈的商家商讨,我们的目标是5000块钱,没有上限,这个数字对于学生来说已经很多了,商家最多就给那么三四百,还要我们给拉大横幅,出来半踏社会才知道,不好混啊。- U3 x5 }" E" ~4 }; \$ j

' j  x$ E& a  b2 A而好死不死的,我们组织部还要充当足球队的拉拉队,那时候我真想甩手不干了,累得半死又没工资得。足球赛开始的时候是下午4点了,我和组织部其他干事从外面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整件衣服都湿透了,但是北方的秋天已经开始刮冷风,又没办法,只能穿着这件衣服站在球场边当拉拉队员。0 ]( ^& m4 M; e: x7 T$ ?3 X4 L( F

/ C- V3 O; V# i# x2 m, ~6 |4 @1 z  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趁着没人注意,自己跑到阴凉的一边休息去了,我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今天出去拉赞助午饭都没赶得及吃,更别提午睡了,那时真的是有饥寒交迫的感觉啊。坐在那,瞌睡虫不停的折磨着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睡过去了。1 C& P% U% q' R/ F: T7 \$ z

4 D. T8 r/ ?* `/ W3 e& K  坐着睡是睡不沉的,就是迷糊了一会,不知道过了多久,老感觉有人在我面前,但又不想睁开眼睛去看,迷迷糊糊的半开眼睛,很瞌睡很瞌睡,又睡了过去,再次睡过去后,我觉得我做了一个春梦,有人在吻我的嘴唇,但是感觉又不像,最后梦就变成了不能呼吸,一下子我睁开了双眼,看见……那个天杀的大帅哥整捏着我鼻子笑,靠,整人都能笑得那么帅的,他是第一人。
7 W7 q5 D" r5 F( p! c/ D. u% J# G! u; d! a
  “学长,你干嘛啊,憋死我了。”我挣脱他的手,摸摸我发红的鼻头,感觉痛痛的还热热的。; e- H, t, s& s2 r' n) A
& ~7 {/ j* l. x$ E* d9 ?
  “没干嘛,看你睡得那么香,我没得睡,心里不平衡。”大帅哥露出一副痞子样和我说这句,真是……“小熙,看你睡得那么甜,小心被大灰狼给叼走了。”/ ?" Q, V+ X, A, g
( N6 c7 d# f# s, }; q6 i5 H
  这玩笑开在我身上,老子又不是娘们,哼,白了他一眼,准备起身走人。刚站起来就被他抓住了手臂拽了下,心里生气了,转回头气冲冲的吼了句:“干嘛!”  b/ ~- b$ Z2 I5 ?; H8 S) |6 i/ i8 o
  M8 r$ E) T  C1 z0 V
  声音也许有点大了,周围的人都向我们看了过来,我丢人啊……立刻脸红低下头。3 {& K- j! ^4 r3 e

7 c7 I  l0 x1 M5 C; z  “小熙啊,你是不是忘记还我东西了。”大帅哥继续痞子样,我刚想说老子欠你什么了,突然脑筋急转弯,想起了,那套球服。“想起来了吧,想起来就赶快还给我吧,你看,没有那东西,我都不能上场踢球了。”
/ a% y9 \% K$ E$ @) s$ l- ]
) G' B4 k# ?% R3 a/ D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球场,原来今天是新闻对金融的,怪不得他会存在这里,他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运动裤,整一个运动型男的摸样,旁边走过的女生看见我们两还不时的回头瞄两下,目光肯定都在他身上。
* `2 s, R( c3 L/ V9 K" E6 \9 k6 f5 O' F" D
  奥,对了,他既然提起,那我也不得不提我的心头之物:“那我的衣服呢?你还给我我就还给你!”( b% M7 C8 s6 o' }  M# n; {/ C% |
7 y# D( ^  c1 j( ]% U
  “哦,对了,那套运动服原来是你的啊,我还以为是谁的呢,那么新,要是你不说我都准备拿去捐献给孤儿院了,还好你及时。”他说话越来越痞子样,对他的印象坏透了,看来他真的是一张帅哥脸,一副毒心肠啊。“晚上出来和我们喝酒,你们宿舍的金世凯(老大的名字)也去,你就把衣服拿给我吧,我也把衣服还给你。”大帅哥突然换了一个样子,有点凶巴巴的,然后又让我把手机号码给他,再然后,就跑去球场那了,靠,跑步的感觉也是那么……不行,我太花痴了,我要戒掉他。8 n# K1 _6 E& c# j1 b2 R2 f

2 }- ~9 L: d8 K+ R: F# x& G  我以为他说晚上要拉我去喝酒是开玩笑的,没想到老大屁颠屁颠的跑回来,看见我还在电脑上不停的编写拉赞助计划书,立刻冲过来关掉我电脑的显示屏,说:“小熙,你可不道义了,我们学生会主席请俺们喝酒,你居然不去梳洗一下还在这玩电脑,你不该啊不该啊!”我转身回头,差点没把我吓一跳,老大今天居然把他的鸡窝杂草硬生生的用发胶给梳成鸡公头,再配上他一脸猥琐的表情,我差点没晕厥过去。老大没容我多说什么,勒令我速度的换洗一下,说我现在和济公徒弟差不多了。有那么差么,最多像个人形版的灰太狼而已。
9 v  {9 `: V9 i6 I
& U' z! j1 p0 P9 |" k8 R. d+ l  说到喝酒,其实我是很不想去的,我虽然常常去泡夜店,但都是和朋友去那打发无聊时光,谈谈心事,也不会发生什么不正当行为,我本身喝酒就不行,家里遗传基因出的,家族里没有一个人抽烟喝酒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总不会基因突变而有千杯不醉的体质。和老大在路上走,手里拿着要拿给那混蛋帅哥的衣服,心里想今晚肯定要被那混蛋给折腾死了,知道我不能喝还不得把我给灌死过去。
" X/ v1 Q! {$ ~; w! R0 G& [% o4 h8 H' p/ |; N% j% O/ @
  心情忐忑不安啊,拿着袋子的手都开始冒汗了,明明都已经是秋天了,大街上刮得风居然只会催汗,我额头都湿掉了,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那。我以为是去路边小摊喝的,没想到居然是在酒店,晕死,喝个酒至于么,虽然不是什么高档酒店,但也有点过了。不过老大说了,是他们的帅哥主席做东,庆祝今天把新闻系的足球给虐了,听到这,我就想甩手走人,什么嘛,是庆祝我们系被虐的庆功会,我来这是当狗腿子的啊!
7 F4 K5 c$ T+ o4 ]1 P8 m' x! U4 [+ m! N$ x
  酒店里的空调稍稍缓解了我的燥热情绪,老大和一旁的服务员说了几句,就和我招手,我俩跟着服务员走,看着包厢上头土到不行的称呼,心里不禁感叹中国的酒店业,真是万年不变。走进包厢,就看见了一群爷们在那抢着麦克风点唱,闹哄到不行,也有几个女生坐在一旁聊天,没看见正主,不会是放我们这群人鸽子了吧。(当时想最好是这样)
2 ]* ]4 Q# y. N+ f: r5 ?9 {$ i& [. n* X. @
  爷们里有几个是帅哥宿舍的学长,看见我来了,笑着打招呼,拉我到一边坐,说维西那家伙接女朋友去了,一会就来。原来正主是做护花使者去了,咋俺家就没那么好的命呢(有点后悔说这话,在之后的时间里我体会到,有人护和没自由差不多)。菜没点,酒就先上来了,北方爷们闹哄哄的开了一箱的啤酒,那几个女生都毫无羞涩的接了过去,老大递给我一瓶,喜欢热闹的北方人大喊着什么为友谊天长地久干杯,直接拿着瓶子豪饮,女生照做。这个时刻,我总不能扫兴的说,俺不会喝酒吧,硬着头皮,灌了两口,没想到北方人可怕的酒量是一口气干完了一瓶,看见我就灌了两口,只说我这个南方小娘子看不起北方爷们,不够朋友,旁人一直起哄,老大也不帮我,无奈的,整瓶吞下,喝完我差点没死掉,满肚子的二氧化碳啊!
$ U! W/ X, P# L7 t* J6 V
$ @3 H) n( u* z, @6 l! b( d  一瓶下肚我已经开始有点要晕的感觉了,这时候包厢门开了,是正主回来了,右手还拖着一美女(确实是美女,我这种哈帅哥都有点被惊艳到了),估计就是他女朋友了。一群人又闹哄起来了,说今天虐杀新闻的霸者回来了,要先干一瓶致敬!虾米,他不是说没球服不能上场么,这混蛋,虐杀我们新闻的还拖我来,真让我当狗腿子来了啊。8 B' ~1 }, M6 }
; u) `- V6 m5 @# I4 a
  他笑了笑,和女朋友耳边说了句什么,就转过来说大家今天不醉不归,说完自己拿起一瓶用牙齿撬开瓶盖,豪饮起来。我在一旁有点晕呼呼的,看着他仰头喝酒,喉结随着酒液流下而上下滚动,我感觉到嘴干口燥,靠,我这花痴病太严重了。* w, r2 n/ y% B! }3 {4 C( S! o9 m
/ |: [) V7 e! m. h
  来学校前,亲爱的爸爸就和俺说,去北方和北方人打交道,酒是少不了的,能档则档,挡不了就趁人不注意喝一小口,喝酒前一定要多吃菜,空胃喝酒醉得更厉害。老爸的话谨记在心中啊,上菜的时候,一群男人不停的喝啊喝的,就我一个人提起筷子不停的夹菜塞嘴里,把两颊都给涨得鼓起来了,这样我起码有借口说我在吃饭,不喝酒。这个方法用到一半就不管用了,为什么,因为我胃都装满菜了,都挤到喉咙了,那群人还不停的在拼酒,我随意的扫视几眼,发现帅哥像狼一样的眼神盯着我,眼里写满了小样不整死你才怪。8 g+ X  Y6 N0 a! D7 e
. h9 g1 }' t1 e, Q1 v0 d
  我赶紧低下头又夹了几口菜,虽然我很贪吃,但是贪吃也会饱的,实在是撑到不行了,心里低沉的和自己说,听天由命吧。我刚把筷子放下来,帅哥就离开座位和我旁边的人换了位置,手里拿着一瓶二锅头,笑眯眯地看着我,说:“小熙弟弟,今天咱们系赢球了,很高兴,来来来,喝一杯,给哥庆祝一下吧。”说完拿了一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大杯的白酒摆在我面前。
  q" x8 c4 J% @0 F# ?+ n/ [+ S. d, o
  庆祝你妹啊,要是知道这是含有侮辱性的庆祝会,老子打死也不来了。人在酒桌身不由己,几个喝得面红耳赤的爷们也转过身子来起哄说小学弟一定要干下这杯,不然就是不给面子,不喝的话就要脱衣服游街示众。我用很无辜的眼神看着递酒给我的帅哥,眼里写满了祈求,帅哥不自然的转了下脖子,突然的把手搭在我脖子上,色咪咪的说:“不喝也可以,给爷一个香吻就放过你。”其他人听到这句,都炸开了一样的起哄,我整张脸都红到要出血了。2 f& b2 N- [8 g

& F) j7 M  B$ t3 C( `! y) G  士可杀不可辱,我刘熙20年人生,大不了就酒精中毒昏迷算了。我立刻把眼神转成了愤恨,拿过帅哥手中的一大杯二锅头,一头喝下,咕咕咕的喝了下去。二锅头这玩意,喝下去和水差不多,可后劲十足啊,一杯下肚,没来得及回味,火焰立刻就在我的喉咙一直延伸到肚子蔓延开来,火辣辣的灼热,非常难以言语的不舒服感在肚子里搅开,有了想吐的感觉。帅哥看见我这样,赶忙叫人拿水过来。1 ?: j1 K! J# \0 L4 F* S3 Z
0 e: E0 L5 F- \! D8 z9 `9 v! {
  可惜啊,在水抵达我面前时,我已经双眼发黑,倒了过去。
, K: c. B8 Y' l3 N! v0 r9 o
$ r! {4 c% x7 y  穿插番外:+ t9 P+ ?- M& V& Y# S$ B1 f1 A

$ U- i4 q  _8 {' L# s2 |$ B  这是个不算番外的番外吧,就写近段时间的事情,因为故事是暑假开始前的事情,这里描写一点点生活中和他发生的趣事。
( U) f# Y% k% Q& @; s$ |1 e+ o1 I, }8 F  R; J3 q, \
  “熙,我明天踢球,我的足球服和袜子干了么?”3 ~$ @% \/ h9 ~# M% x
  S2 C7 U/ s2 b7 T, J
  半夜不睡觉,出来就发这么个短信骚扰我的美梦,我睡觉一旦睡过去就迷迷糊糊很痴傻的,但是他问了,我只得爬起来去阳台看看晾在那的足球服,摸了摸还有点湿,估计明天就干了。
+ R; T! |+ d& U
# t4 v: j1 I$ F- {0 x9 K  迷迷糊糊的回短信,实在是困到不行了,我要快点回去会周公爷爷,很速度的回了四个字。1 [4 m' B3 B4 j- ~6 k

; x1 G5 I9 _' W2 }  第二天去球场拿衣服给他,离开场还有段时间,他二话不说把我拉进学校体育场旁边的厕所给吃干抹净,一场运动下来,把我累得要晕死过去,直骂他不是人,快开球了还来这个。/ [6 g6 k2 D4 i% s

/ @; i8 j. ]8 d/ N) a7 b: _0 S3 F- P  “小熙,这是你昨天发给我的指示啊,夫人发话了,丈夫可不敢不听啊!”他露出十足的痞子样说这话,显得又流氓又帅气,真是前后矛盾。他上场踢球去,活力十足,我坐在一边翻开手机的已发信息,看到昨夜发给他的信息,差点没晕死过去,这混蛋,居然抓字眼。
: B5 ~6 M" p0 Q7 O; H% \, v9 ?
: i$ J9 i3 Y9 n  四个字,“明天干熙”,我吐血死啊,我发短信都习惯性的在短信内容后面加上自己的名字,昨晚太困了,居然,居然,居然把逗号给省了,害得我被他给OOXX了一番。9 W" s/ F% U/ A+ A# t  n8 T- w
5 _' O6 U9 j: j4 }. Z4 y
  此事件严重的告诉我们,发短信不要暧昧,暧昧的短信不要忘记加标点符号。
发表于 2014-1-20 22: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欢乐的感觉
发表于 2014-1-22 13: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大学与运动猛男的生活

warrain 发表于 2014-1-20 22:19 * ~: L" s9 S- r$ [" Q% R* O
这么欢乐的感觉

6 G2 @  N, H, x: ~没了吗?怎么都才写了开始啊
发表于 2014-2-10 13:13: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YY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14-2-15 08: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 谢谢请继续
发表于 2014-2-15 15:3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没有了吗?看着挺好玩的
发表于 2014-2-22 09: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 }# D5 q. l1 l2 g) A写的很好 谢谢请继续
发表于 2014-2-22 10: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请继续
发表于 2014-2-22 12:5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挖坑不埋来自: iPhone客户端
发表于 2014-2-23 19: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意思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华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人同志

GMT+8, 2022-7-6 11:15 , Processed in 0.041043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